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美元指数创近期新高后回落 持续上升仍受掣肘

  近期美元指数冲高回落。8月19日,纽约汇市收盘,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上涨0.45%至93.56,创2020年11月初以来的收盘新高,8月20日,冲高点93.73后回落,8月下旬,美元指数在93左右近期相对高位徘徊。自今年5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持续反弹,升幅约为4.5%。从近两年美元走势来看,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元指数自高位下跌,最大跌幅超过10%。美元指数是综合反映美元在国际外汇市场汇率情况指标,用来衡量美元对一揽子货币的汇率变化程度。美元指数的走势受美国经济、国际资本流动、地区间经济恢复不平衡以及新冠疫情等多种因素的影响。

  美国经济恢复支持美元指数短期走高。日前,美国商务部公布上半年美国GDP增速为6.2%,增速创数十年来新高,第二季度的美国经济同比增长了12.5%。市场调查机构Markit公布的7月美国制造业PMI指数为63.4,自今年初以来持续走高,达到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值,也高于疫情前的年均值。美元指数与美国经济正相关,经济的增长为美元指数上升带来信心。比照以往数据,美国经济周期中经济复苏阶段,投资会先于消费,美国财政部8月17日公布的6月国际资本净流入为315亿美元,年初以来连续6个月净流入,总额约为5633亿美元,投资的增长带动美元指数的上升。美国劳工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失业率环比下降0.5个百分点至5.4%,但仍高于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另外,7月美国非农业部门新增就业人数为94.3万人,高于市场普遍预期。失业率的下降增添了美国经济恢复的信心,间接推动美元指数的上升。

  但随着变异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近期快速蔓延,美国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量激增,将拖累经济复苏进程,对今后几个月就业增长构成风险。近日,高盛集团宣布将美国第三季度GDP增长预期从此前的8.5%大幅下调至5.5%,同时将2021年全年GDP增长预期从此前的6.4%下调至6%,预计2022年美国经济将增长4.5%。按季度看,经济恢复减缓将阻碍美元指数的上升步伐。

  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预期将提升美元指数,但市场分析者理解存在分歧。日前,美联储公布7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文件,透露了该机构今年启动缩减购债的可能性。多数意见认为,考虑到经济继续朝着预期迈进,今年启动缩减资产购买是合适的。市场对于美联储会议纪要理解为“鹰”派预期,美国及欧洲股市8月18日显著下跌,美元指数期间明显上升。如果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向,国际资本将会回流美国,将推动美元指数的上升。但也有外汇市场投资者认为,纪要体现相对“鸽”派的理念,杰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经济学家Thomas Simons和Aneta Markowska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现在唯一比会议纪要发布前更明确的是,公开呼吁‘尽早、快速’缩减资产购买计划的鹰派阵营并不代表多数观点。”美元指数在纪要发布后一度跳水逾30个基点,并在8月下旬93点位徘徊不前,显示这份纪要短期依然相对“鸽”派。

  货物贸易逆差扩大仍然不支持美元指数上升。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 2021年上半年,美国货物进出口总值为22221.08亿美元,同比增长24.0%,比2019年同期增长6.2%。货物逆差额为5415.24亿美元,同比扩大26.6%,比2019年同期扩大21.1%,两年平均年增长10.1%。数据显示,2021年6月,美国货物逆差额为1036.40亿美元,首次单月逆差突破千亿美元,同比扩大29.3%。货物贸易逆差不利于美元指数的上升,同时保持美元指数低位运行,有利于支持美国货物出口。

  欧元区及英国经济走势放缓,助推美元指数走高,但力度不大。8月23日,市场研究机构Markit公布的欧元区8月制造业PMI为61.5,环比下降1.1,连续2个月环比下降,为3月以来最低值。欧元区8月 Markit服务业PMI也出现小幅下降。同期公布的英国8月Markit制造业PMI、 Markit服务业PMI都出现下降。德国央行8月下旬在月度报告中表示,德尔塔毒株和疫苗接种放缓可能导致更严格的防护措施,2021年德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会“略低于”6月份预测的3.7%。欧元区及英国主要经济指标收窄,不利于提振欧元和英镑走势。

  自6月份以来,欧元对美元持续下跌,跌幅与美元从底部回升幅度大致相当,英镑对美元也从6月高位回落,虽然略小于欧元的下跌幅度,但也回到年初以来的低位。欧元、英镑对美元汇率的下跌助推了美元的短期上升。

  对于美元指数的后期走势,新加坡大华银行认为,过去两个月,美元指数“盘整阶段”似乎已经结束,但预期美元指数向2020年9月的高点94.74挺进还为时过早。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