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全球股市表现分化 机构偏好亚洲市场

  2021年年初至今,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的逐步开展,全球经济也逐渐复苏。市场情绪的回暖叠加全球整体延续了低利率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充足的流动性推动投资者风险偏好提升,资金的流入推动全球股市在波动中整体上行,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

  具体而言,由于美欧等发达经济体普遍实施了大规模的财政刺激以及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经济复苏程度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形势逐渐稳定,以美股为代表的发达市场股市表现总体优于新兴市场股市。发达市场股市继续高歌猛进,而新兴市场股市则有所走弱,两者形成明显反差。当前,非洲、拉美以及亚洲部分经济体疫情反扑,防控形势不容乐观,给经济复苏前景带来下行压力以及不确定性,这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股市的表现。

  美股泡沫风险加剧

  当前,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的经济复苏表现亮眼,成为支撑美股走强的关键因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最新更新的预测中,上调了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目前预计2021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0%,2022年将增长4.9%。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喜人的复苏前景并不能掩盖德尔塔新冠变异毒株的传播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不确定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美国当地时间7月27日表示,建议在新冠病毒传播率“高”或“较高”地区的人们,仍需要在室内戴口罩,无论是否已经接种疫苗。

  由此可见,在疫情的阴霾下,美国经济复苏依然充满不确定性。但持续走高的美股似乎正在背离美国经济的复苏,高企的美股价格是否存在泡沫成为关注的焦点。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首席研究员方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美国股市存在着严重的价格泡沫。

  具体而言,价格泡沫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自2020年3月以来,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但在美国“无上限”量化宽松和零利率货币政策的支持下,美国股市背离经济基本面大涨。美国经济复苏远远跟不上其股市上涨的速度。发达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依赖其国际货币地位,实质上透支了未来。第二,当前美国股市市盈率创下2000年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后的新高。第三,当前美国股市市净率创下2000年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后的新高,尽管较前期高点略有回落,但泡沫特征仍然十分明显。第四,当前美国股市市销率创下可获得相关数据的新高。2021年7月27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和标普500指数的市净率分别为3.6、4.5和3.2,而2007年末时分别为2.3、1.5和1.4,泡沫化程度大幅上升。市销率能很好地反映股票走势与实体经济复苏的背离程度,因此美国股市泡沫化已达到极高程度。

  新兴市场股市或遭遇冲击

  随着美联储开始向市场释放出考虑缩减购债以及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美股是否将遭遇负面冲击也值得关注。近期全球股市出现震荡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市场投资者越发担忧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央行决策者们会因通胀上行压力增加,而考虑提前退出宽松货币政策。

  不过,从美联储刚刚结束的7月货币政策会议结果来看,目前美联储总体依然维持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正朝着缩减购债的方向取得进展,但仍有一段路要走。而在货币政策会议结束后,美股三大股指涨跌不一,但总体变化不大。“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已经制约美国股市的持续上涨,市场进入调整阶段,美股泡沫可能随时破裂,相较近期高点,美国三大股指可能面临着30%至50%的调整。”方明说。

  更重要的是,一旦美股的价格在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后下挫,新兴市场股市大概率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波及。方明强调,相较发达市场股市调整幅度而言,新兴市场股市调整幅度可能较大,并且可能产生系列相关影响。

  具体而言,方明表示,一是股市泡沫破裂导致的资金外逃;二是资金外逃导致本币汇率大幅贬值;三是资金外逃和汇率贬值可能导致金融市场流动性紧张,短期拆借利率可能大幅飙升;四是央行可能出手干预,通过抛售外储,提升利率,稳定汇率,限制资金恐慌外逃,极端情况下可能实施外汇管制措施,以防范出现金融危机;五是如果外储有限,外汇管制措施无效,可能爆发金融危机;六是局部金融危机将冲击当地实体经济,使实体经济出现衰退;七是如果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出现金融危机,全球流动性紧张,可能使危机范围扩大。

  展望未来,资产管理公司DWS表示,就地区而言,仍然偏好亚洲新兴市场股市。尽管亚洲市场在今年年初已有不少挑战,但鉴于盈利增长预测高企(今年为40%)、对美国股市存在35%的折让(高于过去20年的平均折让),以及企业资产负债表稳健和消费欲不减,因此会继续看好该地区,尤其是在亚洲股票市场的科技公司比例远高于其他市场的情况下。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首席策略师卢伯乐(Luca Paolini)在7月全球市场展望中指出,未来5年,在较低的通胀率情况下,预计亚洲地区的增长速度将是世界其他地区的两倍。此外,在应对疫情危机时相对保守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意味着该地区的经济体有更多的政策空间。低估值的货币和股票在经过高速增长调整后,应该会带动亚洲股市在未来一年有突出表现。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