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加剧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全球经济在2020年陷入深度衰退,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显著增强。其中,以国际黄金以及原油为代表的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持续震荡更是频频引发投资者的关注。以美元计价的国际黄金价格自今年3月至今大起大落,曾在8月一度突破2000美元/盎司大关,但目前已大幅回调。

  与此同时,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年初曾一度跌入负值区间,市场一片哗然。全球经济衰退、人员与商品流动受限以及为遏制疫情蔓延而实施的严格封锁措施,均严重影响了全球市场对于原油的需求。而在供给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以及非OPEC产油国组成的“OPEC+”内部矛盾不断,给全球原油供应前景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黄金“光芒”有所减弱

  今年国际黄金价格可谓是呈现出“过山车”行情。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流动性风险骤起。市场对于流动性以及现金的渴求,导致避险资产黄金也遭遇抛售,国际黄金价格跟随风险资产同步下跌。而随着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拧开流动性“水龙头”,低利率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为金价的上行提供支撑,金价开始一路走高。

  不过,随着疫情在更多的国家陆续得到控制,市场风险情绪回暖,美股大幅反弹,国际黄金价格在8月高歌猛进后,在9月中旬开始回调,目前已下跌至1800美元/盎司附近,并且在多空因素的交织影响下持续震荡。

  总体而言,疫情成为影响今年乃至明年国际黄金市场表现的重要因素。与疫情相关的疫苗研发和应用情况及其对全球经济复苏前景的影响,正在主导着市场情绪。近期,有关新冠疫苗研发取得积极进展的消息不断释放,市场乐观情绪迅速升温。

  在疫苗利好消息的影响下,美股的持续攀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黄金作为替代资产的吸引力。市场对于越来越多的国家可能开始接种疫苗的预期,不利于黄金价格的走高。与此同时,疫苗研发的利好消息加强了市场对于全球经济复苏前景的乐观预期。若全球经济出现持续转暖迹象,这无疑将对黄金价格产生显著的下行压力。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球经济复苏根基并不稳固,美国以及欧元区国家的疫情形势依然十分严峻,笼罩在全球经济上空的阴霾难以散去,市场情绪预计仍将在担忧与乐观之间徘徊,国际黄金价格仍存在利好因素。

  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师杨傲正分析称,黄金虽然短线难涨,但从长远来看依然利好。“从中长期因素看,黄金其实难以结束大方向上涨态势。虽然市场对疫苗有极大的憧憬,但从2021年全年看,疫苗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广泛地生产并给大部分人接种,还是一个极大的未知数。”杨傲正表示。

  另外,美联储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以及美国联邦政府可能推出的新一轮财政刺激政策都或将提振黄金作为通胀对冲工具的吸引力。美联储在3月迅速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并且开启“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而从目前美联储的表态看,仍将在未来维持低利率以及宽松政策环境。与此同时,美国近期疲软的经济数据或将推动美国政府实施新一轮财政刺激政策。不过由于美国财政刺激谈判前景阴晴不定,黄金也仍在持续跟随波动。在货币与财政政策的双重影响下,美元预计将继续维持疲软态势,弱美元对于金价而言也是一项关键的利好因素。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展望2021年,三大因素将对黄金走势形成支撑。一是全球利率水平处于历史低位。潜在增长率下行,压制全球利率水平,欧元区、日本、丹麦、瑞士等国基准利率为负,美国、加拿大等步入或趋近于零利率,主要央行扩表规模处于历史高位,全球流动性宽松充裕,支撑黄金价格处于相对高位。二是全球通胀小幅回升。考虑到低基数效应、大宗商品价格阶段性回升、全球供给端恢复可能滞后于需求端,2021年通胀指标及预期可能小幅上升,在一定程度上利好黄金总体走势。三是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考虑到疫苗接种时间差,全球疫情防控仍面临挑战,部分国家可能二次探底,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国际格局动荡不安,避险情绪将阶段性回升,支撑黄金价格波动回升。

  “但是,黄金价格处于相对高位继续大幅攀升的空间较为有限。2021年,疫情退潮与经济复苏将成为主线,在宽裕的流动性驱动下,投资者更加偏好风险资产,避险情绪整体处于回落态势,黄金价格持续上涨动能有所削弱。”赵雪情说。

  原油需求端不确定性持续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跌入负值,成为今年国际原油市场令人无法忘记的重要一刻。随着全球范围内实施了严格的封锁隔离措施以及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出台,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已从4月时的低点反弹,但价格总体表现依然不佳。而在原油价格走势的背后,疫情的演变和发展是关键的影响因素。

  疫情的蔓延迫使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实施封锁措施,旅游、航空以及运输等行业几近停摆。而这些行业均是原油需求的大户。因此,疫情的蔓延成为国际原油需求端面临的重要下行风险。从目前的情况看,新冠疫苗研发与接种取得积极进展的消息,有利于提振市场情绪以及对原油需求复苏的预期,从而推动国际油价的上涨。然而,与此同时,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经突破1600万例,美国新一轮财政刺激政策谈判前景难料,欧洲地区新冠肺炎疫情也再度蔓延,市场悲观情绪加重。西财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方明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国际原油市场需求复苏面临的主要风险来自全球经济的复苏乏力,而这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控制情况、地缘政治局势的稳定情况和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情况。

  在原油需求端面临沉重下行压力以及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维持国际原油市场稳定、提振原油价格的重任就落在了供给端,也就是OPEC+联盟的肩头。事实上,从去年至今,OPEC+都在为推动原油市场供需平衡不断做着努力,减产协议的实施是助力原油价格上行的关键动力。不过,需要注意的是,OPEC+内部一直以来都存在着矛盾。一旦矛盾爆发,会对市场情绪产生明显的冲击,原油价格也可能遭遇下行压力。

  今年3月,在国际油价已经大幅下挫的情况下,OPEC与俄罗斯在维也纳会议上就减产协议谈判破裂,随即沙特宣布在4月增产,并宣布下调原油售出价格,俄罗斯也随即宣布增加原油产量,一时间,原油市场上的“价格战”以及“份额争夺战”纷纷打响,进一步加重了原油市场面临的负面冲击。

  行至年末,疫情的阴霾依然笼罩在原油市场上空,原油需求端的复苏仍充满不确定性。在此情况下,OPEC+日前就从明年1月起将减产幅度缩小50万桶/日达成一致,这一复产幅度小于原计划。并且成员国同意从2021年1月起每月召开会议,评估市场状况,并决定下个月的产量调整。尽管OPEC已经决定开始缩减减产规模,但缩减规模小于预期的结果还是给市场带来了信心。高盛全球商品研究主管杰弗里·柯里(Jeffrey Currie)预计,2021年底原油的目标价格为65美元/桶,并且需求也将迅速复苏,预计全球原油需求将在2022年达到1.025亿桶/日。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在限制了市场对原油需求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工作以及生活习惯。在“后疫情时代”实现全球经济的绿色可持续复苏已经成为了一项广泛的目标,全球能源消费结构也已开始出现调整。在全球越来越多国家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全球能源需求正在向更加清洁的能源转变,也预计将成为在较长期内影响原油需求的重要因素。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