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多重利空抑制全球原油需求复苏

  专家表示,国际原油市场需求复苏面临的主要风险来自全球经济的复苏乏力,而这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控制情况、地缘政治局势的稳定情况和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情况。

  与此同时,全球能源消费结构已经开始出现调整,在越来越多国家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全球能源需求正在向更加清洁的能源转变,而这也将成为后疫情时代抑制原油需求复苏的重要因素。

  尽管有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以及非OPEC产油国组成的“OPEC+”共同达成的减产协议支撑,但在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不确定性加大以及国际原油需求复苏前景艰难的共同影响下,国际原油价格或将继续承受下行压力。尽管当前国际原油价格已经从今年4月时的低点出现明显反弹,但是距离2019年同期水平依然存在着较大的距离,目前仍徘徊在40美元/桶附近。截至9月8日,WTI原油期货以及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继续延续下跌走势。WTI原油期货下跌7.6%,报收于36.76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则自6月下旬以来首次跌破每桶40美元,报收于39.78美元/桶。

  从供给端看,“OPEC+”的减产行动成为当前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利好国际原油价格的因素。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诺瓦克表示,俄罗斯8月减产执行率几乎达到100%。阿联酋能源部部长则称,8月阿联酋石油产量增至269.3万桶/日,已采取措施弥补8月的产量增幅,到10月所有等级的原油产量都将下降。

  相比之下,需求端的情况不甚乐观。当前,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中国、韩国等国家得到了有效控制,但从全球范围来看,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包括美国、欧盟以及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内的经济体出现疫情再度反弹的情况。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并且复苏步履蹒跚的情况下,市场对全球原油需求复苏的悲观预期也有所增强。

  国际能源署(IEA)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不确定性和航空燃料需求的疲软成为阻碍国际原油市场复苏的重要原因。IEA能源市场和安全主管萨达莫里表示,目前没有看到炼油活动出现强劲回升,航空燃料需求仍然是一个大问题。

  事实上,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各主要经济体实施严格的限制措施,旅行需求大幅减少,全球航空业受到显著的负面冲击,进而影响到对航空燃料的需求。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数据显示,7月全球航空货运需求同比下降13.5%,全球运输能力下降31.2%,国际航空货运的腹部容量减少70.5%。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6日,中国市场对航空燃料的需求量回升至去年同期的60%,并且回升的速度要快于其他市场。相比之下,美国对航空燃料的需求为去年同期的43%,欧洲国家为36%,亚洲其他国家为28%。

  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全球经济复苏态势较为疲弱。而美国作为全球重要的原油消费国,其经济复苏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仍位居全球第一位。若疫情再度大范围暴发,或将显著拖累美国经济的复苏进程,而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原油需要造成打压。

  此前,美国部分州因为出现疫情的二次暴发而一度暂停经济开放计划。而随着秋冬季的临近以及学校开学,美国存在出现更大范围疫情二次暴发的可能性。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流行病学家安德鲁·诺默(Andrew Noymer)预计,秋季感染浪潮将从10月中旬开始,并随着进入冬季而加剧。

  此外,当前欧洲地区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出现蔓延趋势,法国、英国等欧洲疫情严重的国家确诊病例再次出现大幅上升。与此同时,作为亚洲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印度当前的疫情蔓延迅速,经济受到猛烈冲击。印度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萎缩23.9%,创最大萎缩幅度纪录,这也让市场对于印度经济以及其原油需求的复苏持谨慎态度。

  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方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原油市场需求复苏面临的主要风险来自全球经济的复苏乏力,而这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控制情况、地缘政治局势的稳定情况和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情况。

  方明表示,首先,从疫情的全球扩散情况来看,欧美等国面临疫情二次暴发风险,而世界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巴西,成为全球第二,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着较大压力,原油需求的复苏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从地缘政治局势的稳定情况来看,疫情导致全球地缘政治的深刻变化进一步影响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和贸易体系,目前来看不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也不利于国际原油需求的复苏。

  再次,从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来看,发达国家股市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下非理性上涨,加之发达国家财政赤字压力上升,在疫情控制不力和经济复苏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受到较大挑战,这将极大地影响全球经济复苏,并影响国际原油需求的复苏。

  另外,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以下简称“沙特阿美”)下调原油销售价格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对未来国际原油需求复苏的担忧。日前,沙特阿美将阿拉伯轻质原油的10月对亚洲出口价格下调1.4美元/桶,这一价格比该地区目前基准价格低50美分。这也是沙特阿美连续第二个月下调对亚洲客户的原油定价。

  对于未来国际原油价格的走势,高盛的预期相对乐观。高盛认为,布伦特原油价格在2021年三季度前将达到每桶65美元。相比之下,诺瓦克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则表示,2021年,国际油价只会温和反弹,明年的均价为每桶50美元至55美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工作以及生活习惯,线上会议以及在家办公需求的增多,限制了人们在生活中对原油能源的需求。与此同时,全球能源消费结构已经开始出现调整,在全球越来越多国家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全球能源需求正在向更加清洁的能源转变,而这也将成为后疫情时代抑制原油需求复苏的重要因素。

责任编辑: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