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通胀高企叠加经济转弱 双重因素导致美国股市“抛售潮”

  2022年上半年,美国股市遭遇重挫,三大指数均创2008年下半年以来最差半年表现。其中,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半年累计下跌20.58%,为1970年以来最大上半年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累计下跌29.51%,与去年11月的历史高点相比下跌31.32%;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累计下跌15.31%。纳指和标普500指数更是分别在3月7日和6月13日跌入技术熊市,这再度将美股黄金10年或正走向终结的猜测推向风口浪尖。眼下,美股正面临着双重打击,即居高不下的通胀率以及经济衰退风险造成的巨大威胁。华尔街普遍认为,在今年年底之前,美股半个世纪以来最猛烈的抛售潮可能将继续演绎。

  通胀居高不下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今年5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环比上涨1%,同比上涨了8.6%,创1981年12月以来最大同比涨幅,刷新40年来新高。目前来看,这一数字仍未触顶,三季度美国CPI同比读数有进一步上涨的可能。首先,与疫情、俄乌冲突有关的供应短缺并非短期内可以消除,原油、天然气、粮食价格等仍面临上行压力。其次,从基数效应的角度上看,去年三季度环比读数较低,将对今年通胀数据回落形成阻碍。最后,美国劳动力市场紧张状况仍未缓解。5月新增非农就业超预期,失业率维持低位,劳动力市场呈现出需求旺盛、供给短缺的局面,职位空缺率和工资涨幅均处高位。这意味着,“工资—通胀”螺旋的风险正在加剧。中信证券分析认为,6月美国CPI同比增速仍在8.5%左右的高位,且三季度美国通胀或仍将处于磨顶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通胀走高促使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得愈发激进。当前,市场持续担忧美联储激进加息导致经济放缓。在刚刚结束的国会半年度货币政策听证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承认美国经济有可能陷入衰退,并称实现软着陆“非常具有挑战性”。在该听证会上,鲍威尔重申了抗通胀的“鹰”派主张,他表示,即使经济放缓,央行也很难从加息转向降息,只有看到明确的证据表明通胀正在以令人信服的方式下降才会转向。鲍威尔在会上直言:“我们已经偏离2%的通胀目标太远了。”

  展望下半年,高通胀压力难以消除,美联储紧缩步伐料将延续。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的“美联储观察”工具的最新数据,美联储到7月份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3.1%,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为96.9%;到9月份累计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为2.0%,累计加息125个基点的概率为63.1%,累计加息150个基点的概率为34.9%。但流动性收紧会对金融市场造成负面影响。紧缩的货币政策可能影响企业盈利表现、压低企业估值和抵押品价值,引发部分金融机构和僵尸企业融资困难,进而带来股市的动荡。

  经济衰退风险攀升

  今年以来,随着地缘政治“黑天鹅”的起飞,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持续攀升,加速迈入加息周期的美国首当其冲。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表示,未来两年,美国几乎不可避免会出现经济衰退。而各项数据也在为美国经济敲响警钟。

  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下降1.6%,较此前数据下调了0.1个百分点。而根据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实时跟踪经济数据并持续作出调整的GDPNow模型,今年二季度经济产出萎缩了2.1%。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萎缩,这已符合技术性衰退的定义。二季度的一个重大变化是利率加速上升。为遏制飙升的通胀,美联储自3月以来总计将基准利率上调了1.5个百分点,今年剩余时间和2023年可能还会进一步上调利率。可以看到,在高通胀和快速加息下,美国经济的活力正在减弱。

  市场研究机构埃信华迈公司公布美国最新制造业数据显示,美国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初值为52.4,创23个月新低,并大幅低于预期的56和前值57。制造业产出指数初值为49.6,刷新24个月低位,跌入萎缩区间,远不及前值55.2。与此同时,美国6月服务业PMI为51.6,创5个月新低,低于预期的53.5和前值53.4。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在6月降至16个月以来的最低点。而美国6月大企业联合会消费者信心指数为98.7,为2021年2月以来新低。

  市场研究机构埃信华迈公司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美国6月份经济增长速度大幅放缓,不断恶化的前瞻性指标预示第三季度经济可能将出现萎缩。“调查数据与6月份经济年化增长率不足1%的情况相符,商品生产的增长已经在下滑,庞大的服务业增长大幅放缓。”知名投行高盛目前已将2022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以及2023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1.75%、0.75%和1%。高盛预计,由于通货膨胀和俄乌冲突导致宏观经济疲软,美国经济2023年陷入衰退的概率达30%,高于此前预测的15%;2023年或2024年进入衰退概率为48%,高于此前估计的35%。

  美股仍有下行空间

  2022年4月至今,伴随俄乌冲突以及持续的高通胀对经济可能带来的反噬风险,市场开始担忧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前期相对抗跌的大市值、价值股出现明显调整,比如苹果、微软等。眼下,市场的担忧进一步升温,导致除美元外的美国主要资产全面下跌。伴随美股市场风险偏好的持续收敛,投资者正不断缩短权益资产投资期,唱空美股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短期来看,中信证券提出,在通胀等宏观数据出现实质性改善或可循信号之前,短期美股市场波动仍将延续,且缺乏趋势性方向,中长期走势同样不容乐观。摩根士丹利策略师迈克尔·威尔逊在最新发布的投资报告中写道,尽管今年美国股市暴跌让上市公司价格更加合理,但标普500指数还需要再跌15%至20%,到3000点左右,市场才能完全反映出经济萎缩的情况。高盛认为,当前股价只是反映了经济温和衰退的情况。高盛策略师大卫·科斯汀表示,美国企业的盈利预期仍然过高,预计美股将进一步下调。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