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俄乌冲突负面影响持续发酵 欧元区经济滞胀风险显著上升

  自俄乌冲突升级以来,欧元区经济前景明显转弱。受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能源价格上涨影响,欧元区通胀持续走高。与此同时,欧元区居民实际收入萎缩,实际工资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企业销售增长放缓并大幅减少投资。通胀“高烧”难退,而经济增长迟缓,当前欧元区的滞胀风险已显著上升。在此背景下,不少国际组织已下调了对于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表示,受俄乌冲突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影响,将欧元区202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调降1.1个百分点至2.8%。世界银行则在6月更新的预测数据中,将2022年欧元区经济增速进一步下调至2.5%。

  通胀居高不下

  高通胀,是当前欧元区经济面临的首要风险。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5月通胀率同比增长8.1%,创下欧元区创立以来最高水平。从细分项来看,欧元区5月能源价格同比上涨39.2%,食品和烟酒价格上涨7.5%;工业品价格同比上涨4.2%,服务价格同比上涨3.5%。数据显示,能源依然是欧元区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增长的主要动力,5月同比增长39.2%,前值为37.5%。中金公司宏观分析师刘政宁认为,当前欧元区通胀高企主要由能源价格上涨所致。这是因为不少欧元区国家的能源供给,如石油、天然气、煤炭,依靠从俄罗斯进口,俄乌冲突加上欧元贬值,加大了进口能源的价格压力。最近有迹象显示,欧元区通胀压力正从能源向其他领域扩散,消费者与企业的通胀预期也在上升,这也将增加未来的通胀压力。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赵雪情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元区通胀上行主要由两方面因素驱动。其一,全球供应链受阻,供需格局失衡,致使工业产品以及能源价格快速上行。特别是俄乌冲突加剧供需失衡局面,并进一步推升全球食品价格。由于经济结构与对外依赖度,欧元区物价承受了巨大冲击。2022年以来,能源、食品、工业产品对欧元区通胀上行的贡献度约为80%。其二,近期欧元区内部需求正在快速恢复。随着疫情管控措施放开,旅游休闲等需求超预期强劲,消费以及价格压力从商品部门快速传导至服务部门。2022年5月,欧元区服务部门物价上涨3.5%,达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最高水平。未来一段时期,欧元区服务价格上行,低失业与劳动力短缺并存,通胀水平将处于相对高位,何时回落存在不确定性。总体而言,当前的欧元区通胀由内外双重因素驱动,未来一段时期仍将维持相对高位。

  经济增长迟缓

  值得关注的是,高通胀下,欧元区经济增速有所放缓。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0.2%,低于去年四季度的0.3%。欧盟四大经济体中,法国、意大利经济出现萎缩;西班牙、德国经济也仅分别环比增长0.3%和0.2%。受到俄乌冲突的影响,欧元区经济增长下行风险凸显。

  市场研究机构埃信华迈公司公布的调查初值数据显示,6月欧元区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51.9,较上月的54.8下降2.9点;服务业PMI为52.8,较上月的56.1下滑;制造业PMI为52.0,较上月的54.6下滑,并跌至22个月以来低点。从分项看,制造业产出指数从51.3下降至49.3,新订单指数从48.7下降至44.7,为连续第二个月低于50的枯荣线,新出口订单从47.7下降至45.1,为连续第四个月低于50的枯荣线,这些数据显示出总需求扩张动能放缓。另外,PMI中的价格指数居高不下,供应商交付也未见改善,显示出由供给收缩带来的通胀压力仍存。

  埃信华迈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由于疫情解封带来的需求推动力已经减弱,欧元区经济增长显示出步履蹒跚的迹象。眼下,生活成本的冲击以及企业和消费者信心的下滑正在拖累欧元区经济增长。威廉姆森认为,由于商品需求锐减,尤其是现金紧张的消费者对服务的需求减少,新业务的增长已经停滞。欧元区6月份的经济放缓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突然的,下半年可能会更糟。

  摩根士丹利美国首席经济学家艾伦·曾特纳认为,一方面,俄乌冲突可能会导致“供应中断局面”,即欧洲突然禁止进口所有俄罗斯能源商品,引发欧洲经济衰退,并可能波及其他经济体;另一方面,乌克兰局势略微缓和可能会提振企业信心,同样,全球供应链的修复可能推动经济增长加快,不过短期内经济上行的可能性非常微弱。总体而言,摩根士丹利预计欧元区经济将在今年第四季度陷入温和衰退,并会持续收缩两个季度,然后在投资增加的推动下,在明年第二季度恢复增长。

  中金集团也认为,欧元区经济前景黯淡。一是因为欧元区经济复苏动能本来就比美国更弱;二是俄乌冲突对欧洲国家的冲击更大;三是欧洲央行将开始加息,欧元区部分国家与核心国家的国债利差扩大,加剧市场对金融条件收紧以及债务风险的担忧。中金集团认为,在经济放缓与通胀压力仍存的双重夹击下,欧元区已经陷入滞胀困局,未来6至12个月的经济前景将充满风险与挑战。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