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欧洲央行将“接力”加息 紧缩力度备受关注

  伴随着6月画上句号,2022年下半年正式拉开帷幕。展望7月,欧洲央行将接过英国央行、美联储的加息“接力棒”,无疑是国际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所在——这将是欧洲央行11年来首次加息。6月29日,西班牙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受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推动,6月份该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0%,远高于5月份的8.5%。西班牙通胀高企只是欧元区的缩影之一。事实上,数月以来,欧元区通胀始终居高不下。5月份,欧元区通胀率按年率计算攀升至8.1%,不仅再创历史新高,且是欧洲央行通胀目标的4倍多。

  欧元区通胀数据持续高企,不仅打压了人们对通胀即将见顶的希望,更是加大了欧洲央行7月大幅加息的压力。6月30日,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东兴证券海外宏观分析师康明怡表示,欧洲央行在7月加息几无悬念,但会否激进加息还存变数。不过,由于欧洲通胀成因复杂,欧洲央行在加息进程上还存在较多掣肘。虽然当前距离7月21日欧洲央行议息尚有时日,但目前来看,欧洲央行7月加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更大。

  预计在7月之后,欧洲央行9月持续加息的概率也很高。如果欧洲央行中期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这很可能导致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在今年年内转变为正数,这也将标志着2014年以来欧洲央行负利率时代的终结。然而,欧洲央行加息后续影响不容忽视。一则,因为欧元区各国的经济发展并不均衡,有些失业率较高甚至经济衰退迹象明显的国家,能否承受得住欧洲央行货币紧缩的压力?二则,在欧元区黯淡的经济前景下,加息可能会进一步放缓经济增长,这会否反过来阻碍欧洲央行紧缩力度?三则,近来欧元区多国借贷成本飙升,欧洲央行为此召开了不同寻常的紧急会议,欧洲央行在7月加息的同时会否出台新工具应对欧债抛售风险?欧洲央行加息会否导致欧债危机卷土重来?

  欧洲通胀压力飙升

  受俄乌冲突影响,能源市场持续动荡,食品价格飙升,5月份,欧元区通胀率按年率计算达8.1%,再创历史新高。欧洲央行的一份报告称,尽管欧元区农业规模庞大,但面向欧元区消费者的食品价格至少还将继续以接近创纪录的速度上涨一年。另外,在截至2022年4月的一年里,欧盟化肥成本飙升151%,这意味着食品价格将在2023年继续上涨。市场人士广泛预计,未来数月,欧元区食品价格压力将进一步通过定价链影响欧元区的消费者食品价格。另外,从横向来看,德国、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等欧元区成员国通胀无一例外地“爆表”,爱沙尼亚的通胀率甚至创下欧元区最高,达到20.1%。

  6月28日,欧洲央行管委及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强调,由于通胀高企与经济低迷的风险攀升,欧洲央行必须在未来几个月内保持警惕,必须管理好这两种风险。一方面,这两种风险可能促使通胀在更长时间内高于预期;另一方面,加息的确可以降低通胀,但却会令经济承压。因此,接下来的几次欧洲央行议息会议都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愿景:欧洲央行既要通过加息摆脱欧元区多年来的负利率,但同时又要充分尊重、充分依赖经济数据。此外,欧洲央行还要保持政策灵活性,以便在未来几个月对潜在的变动作出相应调整。

  “欧洲的通胀风险要高于美国。”康明怡表示,不过,欧洲通胀受到俄乌冲突的影响更大,例如能源和农产品供应紧缺;但美国的通胀叠加了消费强劲。所以,相对而言,欧洲的通胀更为单纯一些。

  7月或加息25个基点

  在欧元区通胀“高烧”难退之下,6月9日的欧洲央行利率决议出现“转折点”:7月1日开始结束每月200亿欧元资产购买(APP),7月21日加息25个基点,9月利率决议会议上继续加息,加息幅度则取决于届时的欧元区通胀情况。本周,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重申,计划在7月加息25个基点,以开启持续的加息周期。但不少欧洲央行官员已经提出了更为激进加息的主张,认为应当在7月大幅加息50个基点。与此同时,在欧元区经济已经放缓的背景下,欧洲央行加息决心还是受到部分市场人士的质疑。他们认为,即便为了打压通胀,欧洲央行未必舍得赌上欧元区经济。

  康明怡表示,由于欧洲通胀相对来说比较单纯,如果能源和食品价格能下行的话,欧洲通胀风险应该也会有所放缓。从最新的数据来看,虽然其通胀仍处在高位,但比预期的要稍微低一点,这从侧面说明欧洲整体经济中消费并不是特别旺盛,所以,欧洲如果通胀持续高位,其经济应该会比美国更快地进入放缓甚至衰退的情景中。这也就是为何最近美元指数一直较为坚挺,欧洲央行在加息节奏上较为犹豫的重要原因。

  康明怡分析认为,从当前欧洲特别是北约对俄罗斯的态度来看,能源价格特别是天然气价格在短期内很难恢复到俄乌冲突或者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虽然欧洲现在想要尽力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但这将导致其能源成本上升。例如,向美国购买天然气的成本是明显要高于向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成本。从这个角度来看,欧洲通胀水平,特别是中期通胀水平将比疫情之前要高,毕竟能源成本在抬升。

  “随着通胀高企,许多欧盟成员国的国债利率也面临着从负值到正值的风险。”康明怡说,这也就是为何欧洲央行要讨论碎片化工具的一个原因。但这个并不会阻止欧洲央行7月加息,毕竟其现在利率水平非常低,相对于其通胀水平的差值,在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现在的变数是,欧洲央行会不会在7月大幅加息50个基点。“到目前为止,欧洲央行内部已经有两位官员明确支持7月加息50个基点。”康明怡说,考虑到主张加息50个基点的人数还是比较少,因此目前来看,欧洲央行7月加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预计欧洲央行未来还会有1到2次的加息。

  加息“后遗症”不容小觑

  相对于美联储,欧洲央行在加息进程上明显掣肘更多。一则,欧元区各国的经济发展并不均衡,不同经济体对货币紧缩的“体感”温度会有明显差异。例如,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家已经出现较为明显的经济衰退迹象,是否能够承受加息冲击尚难断言。而各国失业率不同,例如,法国失业率高达7.3%,希腊失业率高达12.5%,德国仅有5%,其在货币紧缩时面临的痛苦也不相同。二则,欧元区虽然有统一的货币,但财政政策方面尚未做到完全统一,这也就导致各国国债收益率存在高低差异,由此存在爆发债务危机的风险。例如,希腊的政府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为193.3%,西班牙为118.4%,意大利为150.8%,都超过了一倍。如果欧洲央行停止购买债券和开始加息,这些国家最有可能出现无法足额偿还债务的局面。

  事实上,即便欧洲央行尚未开启加息,但数周以来欧洲债市已经出现了抛售潮。6月初,欧洲央行为此特别召开了不同寻常的紧急会议,并宣布将开发一种新工具来应对这些风险。然而,市场至今仍不知道该工具何时会投入使用,以及它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国债收益率攀升、融资成本上升的欧盟成员国承受的痛苦。因此,在7月21日的欧洲央行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会否宣布推出新的计划,让市场相信欧洲央行对抗“欧元区金融分化”的承诺,也颇受期待。面对市场质疑,6月28日,拉加德坚称,新工具不仅“有效且适当”,而且包含足够的保障措施,足以保证欧盟成员国财政政策的稳健运行。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