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滞胀“灰犀牛”困扰多个经济体

  全球经济在2022年依然挑战重重。在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传播以及今年年初俄乌冲突爆发的共同影响下,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银行在内的多个国际机构已经下调了对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世界银行预计,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为2.9%,发达经济体为2.6%,新兴市场以及发展中经济体为3.4%。

  更重要的是,当前,全球经济不仅面临着经济增速下滑的风险,与此同时,部分经济体不断攀升的通胀水平正在将其拖入滞胀的困境之中。为了应对仍在走高的通胀,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多家央行不得不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加大加息力度,但这一行动同时也会进一步损害经济的复苏,这些经济体的经济环境正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英国以及欧盟主要成员国的通胀水平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美国5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8.6%,欧元区5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同比增长8.1%,英国5月CPI同比涨幅更是高达9.1%。而除美国和欧洲多国外,部分新兴市场以及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胀水平也出现了明显的抬升。土耳其5月CPI同比涨幅已达73.5%,创下23年来的新高。

  国际清算银行在6月26日发布的最新年度报告中提出,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的影响是不均衡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情况要好于进口国。但是,整体来看,结果无疑是紧缩的。由于大宗商品是关键的生产投入资料,其成本的增加会限制产量。与此同时,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推高了各地的通胀,加剧了俄乌冲突爆发前就已出现的通胀走势。

  国际清算银行强调,随着情况的发展,最初出现的由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特殊价格调整导致的短暂波动,变成了更大范围的价格上涨以及更多国家通胀水平的飙升。截至2022年4月,全球已经有四分之三的经济体通货膨胀超过5%。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通胀水平的持续飙升?瑞士宝盛银行在最新发布的《2022年年中市场展望》中提出,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话,可以追溯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及相关封锁措施出台开始,这导致消费在一段时期里受到抑制。而当政府开始放松这些限制措施,对各类产品和服务的需求迅速上升,即出现所谓的“受抑需求释放”。部分经济体央行创纪录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刺激措施则为经济活动提供了进一步支撑。此外,封锁措施造成了全球供应链中断,这个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如此,一方面是需求增加,另一方面是供应减少,两者叠加在一起就导致了价格飙升。之后,俄乌冲突“火上浇油”令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进一步加剧了通胀压力。

  通胀水平是否还将继续上升,甚至变得更加根深蒂固,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在国际清算银行看来,抛开政策应对不谈,通胀是否会根深蒂固,最终取决于工资—价格螺旋上升是否会加剧,并且不应低估这一风险。主要原因有三点:首先,已经看到了部分国家特别显著的价格(如食品和能源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家庭和工人对通胀的看法和对其未来演变的预期尤为敏感。其次,考虑到价格压力的扩大,通胀总体上无疑已走出了“理性不关注”区域(在该区域内,通胀对行为影响甚微),进入了“高度关注”区域(在该区域内,通胀开始对行为产生更大影响)。最后,价格导致的实际工资下降可能会促使工人寻求弥补购买力损失。同样,考虑到工资和成本压力的普遍程度,企业应该更容易将更高的工资转化为更高的价格。

  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英国、欧元区以及加拿大等发达经济体央行已经开始采取行动,试图抑制通胀继续走高。但目前政策效果并不显著,通胀数据暂时未能呈现见顶迹象。市场普遍关注本周即将公布的美国关键通胀数据,用以评估和调整对美国通胀水平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的预期。

  “许多国家最近的通胀数据处于数十年来未见的高位,但我们认为通胀在2022年下半年应该会缓和。预计2022年全球通胀率将达到7.9%,但大部分涨幅将发生在上半年。另外,预计到2023年全球通胀率将显著下降至3.8%。”瑞士宝盛银行表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