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滞胀风险显著上升 法国下调今年经济增长预期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法国这一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前景已显著恶化。本周,法国政府将该国2022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预期从4%下调至2.5%,低于欧洲央行对于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的平均预期2.8%。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法国GDP环比下降0.2%,低于此前该机构预估水平,加剧了人们对法国经济的担忧。然而,在黯淡的经济前景下,法国的通胀却在持续攀升。今年5月份,法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创下1985年以来新高。当前,法国经济正面临低增长与高通胀的双重挑战,滞胀风险显著上升。

  经济数据疲软 通胀快速走高

  在地缘政治风险与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下,近期公布的多项法国重要经济指标均不如预期。制造业方面,制造商受到需求不足、供应链日益紧张和价格飙升的影响,生产活动大幅放缓。市场研究机构埃信华迈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51,低于预期值54和前值54.6。与此同时,服务业PMI也在下滑,法国6月服务业PMI初值为54.4,同样低于预期值57.6和前值58.3。标普全球经济学家菲尔·史密斯表示,造成服务业增长降温的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封锁逐步解除的推动作用有所减弱。总体来看,6月份法国综合PMI从57.0降至52.8。史密斯认为,PMI加速放缓,可能反映了欧洲和俄罗斯围绕天然气供应方面的紧张关系恶化给企业信心以及通胀和供应链造成的负面影响。

  在经济数据走弱的同时,法国通胀持续攀升。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法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2%,这一涨幅创下1985年以来新高。食品与能源价格的走高是拉升通胀的主要动力。数据显示,法国食品价格5月同比上涨4.2%,高于前值3.8%,新鲜食材的价格上涨有所放缓;能源价格5月同比上涨28%,高于前值26.5%。值得关注的是,这一上涨势头在短期内可能很难消退。

  食品方面,欧洲央行表示,在截至2022年4月的一年里,欧盟化肥成本飙升151%,这意味着食品价格将在2023年继续飙升。凯投宏观全球经济主管詹妮弗·麦基翁认为,政策制定者不能忽视食品通胀带来的风险,尤其是鉴于食品价格对通胀心理的影响如此明显和深远。麦基翁预计,如果农产品价格继续上涨,发达经济体的消费者支出将减少0.7%。

  能源方面,随着欧盟对俄制裁的持续升级,欧洲能源价格预计进一步上涨。本月,欧盟就对俄实施石油禁运达成共识。虽然仅达成了“缩水版”协议,但仍对能源价格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高盛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师杰夫·柯里预计,今年夏天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最高将涨至每桶140美元,这也将支撑通胀持续走高。

  货币政策转向在即 债务压力持续上升

  在通胀持续飙升下,欧洲央行正着手加快收紧货币政策。在本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欧洲央行宣布自7月1日起结束资产购买计划下的净购买,并同时开启加息周期,这将是欧洲央行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加息。根据欧洲央行最新政策决议,货币政策委员会预计将在7月的会议上,将关键利率上调25个基点,9月再次提高关键利率,加息幅度取决于届时通胀的变化,如通胀居高不下或继续恶化,加息幅度可能大于25个基点。当前,欧洲央行的存款机制利率维持在负0.5%的负值区间,若7月和9月的两次加息落地,预计欧洲央行将至少加息50个基点,这意味着欧洲央行将在今年三季度退出已经维持了8年之久的负利率政策。

  然而,利率的上升也会给经济带来新的挑战,最为直观的便是债务压力的上升。事实上,目前的法国已是“债台高筑”。法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法国公共债务突破了2.9万亿欧元。报告显示,法国第一季度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上升至114.5%。相关数据显示,自疫情发生以来,大规模增长的法国公共债务在今年第一季度增加了888亿欧元,绝对值达29018亿欧元。这一大幅增长主要来自国家债务增加了648亿欧元,而社会保险管理部门的债务则增加了256亿欧元。

  抛开疫情带来的短期冲击,欧元区此前长期的超低利率货币宽松政策也是造成债务规模快速扩张的原因。从历史数据来看,债务增长潮都开始于实际利率较低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很容易相信债务成本很低甚至可能不存在成本,从而依靠大幅举债来提高经济效益。但债务在任何条件下都不会是免费的,超低利率的货币宽松政策虽然在短期内降低了债务成本,但随着加息周期的开启,情况将会变得完全不同。随着货币政策转向,甚至加速收紧,政策利率及其预期水平抬升,将带动各期限利率水平提高,致使金融条件收紧,融资环境恶化。在今年总统竞选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在其第二个五年任期内纠正公共财政状况并许诺减轻债务负担。法国高度重视政府消费对调节经济增长的重要作用,尽管存在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压力,削减政府消费支出仍困难重重。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