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欧洲央行:7月可能加息 9月大概率结束负利率

  当地时间5月23日,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10多年来的首次加息可能会发生在今年7月, “很可能”将在第三季度末(9月)结束负利率政策,预计净资产购买计划将在第三季度初结束。这是迄今欧洲央行释放的最明确的货币政策紧缩信号——欧元区货币政策将由此步入拐点:在上一轮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以及新冠疫情的多重冲击之下,欧洲央行一直在超级货币宽松政策上“大步前行”,在负利率政策上步入“深水区”。即便欧元区通胀高企,但在今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内,拉加德也大多以维持“鸽”派言论,不遗余力地重申欧元区经济尚未像美国那么强劲,欧洲央行将采取更为渐进的方式来应对通胀走高。但如今,拉加德有关加息的“口风”正更趋“鹰”派,而欧洲央行正在酝酿重大的政策转变。

  双重原因致拉加德“口风”转变

  事实上,拉加德发出如此相对明晰的加息信号可谓是意料之中。近一周以来,已经有多位欧洲央行官员释放欧洲央行须在7月加息的言论。例如,拉加德早先曾表示,欧洲央行可能会在下个季度初净购债结束“几周”后实施加息。拉加德说:“在欧洲央行停止净资产购买之后的某个时间,有可能是几周之后的某个时间,加息就开始了。”而荷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利率制定机构中“鹰”派色彩较浓的成员之一诺特更是直言,如果通胀继续攀升,欧洲央行7月可能需要加息50个基点——这是首次有人提出如此激进的政策调整。不过,至于7月会否加息50个基点,拉加德则语焉不详,相反她淡化了在经济增长引发担忧之际加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对于缩表,她则表示,现阶段讨论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政策还为时过早。

  导致拉加德“口风”转变的主要原因,无疑是欧元区通胀“高烧”难退。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欧洲也未能幸免于难。疫情之下,欧洲央行为了刺激经济不得不再次扩大量化宽松政策,将利率维持在负值区间。在新冠疫情尚未结束之下,俄乌冲突又接踵而至。能源和粮食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飙升,多种大宗商品的价格纷纷创下多年新高甚至历史新高,对俄乌进口依赖较大的欧洲首先受到打击,最为直接的反映就是通胀大幅飙升。

  数据显示,欧元区的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高达7.4%,创25年新高;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的CPI同样达到7.4%,创40多年来新高。这与欧元区CPI在2020年后半年一度跌至负0.3%的情形简直是天壤之别;且大幅高出2%的欧洲央行的通胀“红线”。通胀走高之下,欧洲央行加息压力大增,毕竟与英国央行、美联储相比,欧洲央行明显行动缓慢:欧洲央行当前的存款利率仍然为负0.5%。目前来看,在俄乌冲突悬而未决、全球供应链危机待解、新冠疫情反弹之下,欧元区通胀前景难容乐观,欧洲央行在加息问题上的确是宜早不宜迟。

  导致拉加德“口风”转变的第二个原因,与欧元汇率存在关联。随着美指走高,欧元持续下跌,一度引发可能跌至与美元平价的担忧。尽管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制定者并未瞄准汇率,但对欧元或将与美元平价的担忧正日益成为舆论焦点。通常来说,本币贬值有利于增强该经济体出口竞争力,但与此同时却会提升该国进口商品价格。

  去年以来,欧洲央行内部有官员已经对美元升值、欧元走软给予了口头干预。他们表示,将会让欧元升值来遏制欧元区的高通胀。但欧洲央行迟迟不加息仅限于“纸上谈兵”,美联储却亮出“真枪实弹”在5月激进加息50个基点,这使得市场中看空欧元的观点进一步增强。欧洲央行内部也有批评者认为,欧元疲弱有违汇率稳定的目标,欧洲央行需密切关注欧元对美元汇率走软对欧元区通胀的影响。

  需关注经济放缓和债务风险

  然而,对于欧洲央行来说,在平衡加息相关得失的问题上可能并不轻松。

  从经济层面来看,5月17日,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后,欧元区19个国家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5.1%,环比增长0.3%。虽然这一数据好于同期美国的负增长且略高于市场预期,但并非意味着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一路无虞。欧盟委员会在5月16日发布的2022年春季经济展望报告中表示,在欧盟经济从新冠疫情影响中复苏之际,俄乌局势放大了此前预计会消退的消极因素。欧委会预计,欧盟和欧元区的实际GDP增长在2022年和2023年分别为2.7%和2.3%,低于今年2月展望报告中的预期。增长放缓的欧元区经济会否因为欧洲央行开启加息之路,而最终重回衰退?这也是许多经济学家担忧之处。

  从债务市场来看,虽然欧洲经历了上一次债务危机的洗礼,已经设置了诸多的“安全阀”;欧元区再度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较小,但欧洲债务市场却远非乐观。数据显示,目前欧洲许多国家已经负债累累,2021年第三季度末,欧盟成员国政府债务占GDP比例最高的几个国家依次是希腊(200.7%)、意大利(155.3%)、葡萄牙(130.5%)、西班牙(121.8%)、法国(116%)、比利时(111.4%)和塞浦路斯(109.6%)。今年以来,欧元区政府融资成本不断上升,例如,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今年年初的负0.177%,上升至0.955%;意大利10年期国债也从今年开始的1.371%,飙升至2.953%。一旦欧洲央行开启加息,欧元区债务市场会否再度经历“暴风雨”?这个问题目前看上去并非是杞人忧天。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