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元指数高位震荡 强势美元冲击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

  今年年初至今,美元指数涨势迅猛,目前已经重新站上100。受到避险情绪以及美联储货币紧缩政策的影响,美元指数在今年第一季度开始波动走强。从历史表现上看,美元往往会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走强,显示出对投资者更强的吸引力。联合国在日前发布的《2022年中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中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1%,低于今年1月时预测的4%增速预期。全球经济复苏被笼罩在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地缘政治冲突风险下,市场对于经济复苏的担忧增加了对避险资产美元的需求。

  与此同时,全球通胀水平居高不下,美国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依然高达8.3%,短期内出现明显降温的可能性不大。在此情况下,美联储继续坚持着“鹰”派立场,持续收紧货币政策的美联储预计也将为美元上行提供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当前美元指数仍处在高位水平,但近一周以来震荡态势明显,非美货币对美元有所反弹。截至5月24日,受到欧洲央行释放加息信号助力欧元上行的影响,欧元对美元大涨超过1%,美元指数下挫,回落至102附近。当前市场上对于美元能否继续走强以及美元的走强将何时达到顶峰存在分歧。从目前的情况看,美联储“鹰”派货币政策走向以及美国经济是否将陷入衰退,或将成为影响美元走势的主要因素。

  尽管全球经济复苏的放缓有助于增强美元的吸引力,然而,一旦美国经济复苏陷入困境,将损害美元走强的经济基础。为应对高企的通胀,美联储已经向市场展现出了坚定加息以及缩表的信心。在今年3月和5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和50个基点后,目前美联储预计将在6月和7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分别加息50个基点,并且并未完全排除后续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圣路易斯联储行长布拉德日前再度重申了他的观点,他认为,美联储今年应该将利率提高到3.5%,以便更快控制住高通胀。而在控制好通胀的情况下,美联储可以在2023年和2024年开始降低利率。

  事实上,尽管美联储开启新一轮加息的主要目的在于控制美国不断走高的通胀,但同时美联储的行动又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美国经济的复苏前景。自美联储3月开始加息以来,华尔街中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唱衰美国经济,认为美联储难以达到让美国经济“软着陆”的目标。

  美元指数在上周一度下跌达到1%,创下了2020年11月以来的最大跌幅。这与此前美元的强势走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出现降温的迹象,美债收益率也在上周出现回落,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前景的担忧,给美元施加了下行压力。

  数据显示,美国今年第一季度GDP年化环比下降了1.4%,低于市场预期的增长1%,也大幅低于去年第四季度6.9%的增长。美国银行日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预计美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较低,但随着美联储逐步收紧金融环境,明年美国经济或将陷入衰退。

  “上周,美元7周以来首次收跌,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拖累美元进入技术性调整。对于美元而言,美联储的强硬姿态将使其重新获得动力。不过,随着全球债券收益率上升,美债收益率溢价优势对美元的支持力度在减弱。另外,如果美国经济数据显示出现更多疲软迹象,美元指数可能继续向下调整,即使其他货币也同样面临来自基本面的考验。”FXTM富拓高级研究分析师卢克曼·奧图努加表示。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尽管美元在近期有所震荡,但总体而言依然处于高位,表现强劲。而强势美元可能给全球经济以及金融带来的风险也得到了更多的讨论和关注。安联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日前撰文指出,美元走强从理论上来说有助于提高实力较弱国家的出口,同时降低进口成本,为美国的通胀降温。但同时,美元的快速升值将给全球经济以及动荡的金融市场带来风险,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将面临进口价格上涨、偿债成本增加等风险。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和工银国际宏观分析师徐婕也指出,美国离通胀中枢实质性回落仍有一段距离,在通胀呈现高波动特征的背景下,美联储“鹰”派风格仍将持续,美元指数高位震荡的趋势或将延续。美元作为全球主导货币,其指数变动的溢出效应将通过全球贸易渠道与国际金融渠道,在计价货币、支付货币、融资货币等特殊属性间的相互作用下影响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一方面,美元走强会降低贸易总量水平,基于价格黏性与贸易需求弹性,造成全球贸易市场萎缩;另一方面,美元走强会提升借贷成本,加之美联储紧缩政策落地,将加剧新兴经济体债务压力,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