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元强势 全球经济复苏面临考验

  今年以来,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逐步收紧,美元汇率持续走高。上周,衡量美元对6种主要货币汇率的美元指数升至105关口上方,创下20年来最高水平。本周虽稍有回落,但仍徘徊在104附近,较年初上涨近10%。从基本面看,美元本轮升值背后的原因复杂:从美联储强势加息带来的利率和收益率息差,美国相对欧洲更为有力的经济增长前景,再到美股动荡所带来的避险资金,均推动了美元走强。而“强美元”周期的到来,也为全球经济增添了风险。

  多重因素推动美元上涨

  美元指数的波动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受到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目前,美联储正加快货币紧缩步伐。在本月的议息会议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加息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0.75%至1%之间,这也是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同时,美联储宣布将于6月1日起缩减规模近9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以配合加息举措,遏制飙升的通胀。加息与缩表双管齐下,标志着美国货币政策已再度进入“沃尔克时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当地时间5月17日表示,通胀下降前不会停止加息,他强调降低通胀的使命至关重要,价格稳定是美国经济的“基石”。如此之快的加息速度,显然会与其他国家央行步调拉开差距,这也意味着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利率和收益率息差将进一步走阔,国际资本将大量流入美国,进一步支撑美元走强。

  其次是受到欧元走势的影响。美元指数是通过计算美元和对选定的一揽子货币的综合变化率,来衡量美元的强弱程度。其中,欧元权重占比最大,达到了57.6%,这使欧元的走势对美元有较大反作用。而当前欧洲经济复苏面临着较大压力。一是欧元区经济增速放缓。2021年,在第二季度、第三季度持续增长2%以上后,欧元区经济增速在第四季度降至0.3%,今年一季度更是进一步下降至0.2%。二是通胀率持续走高。欧盟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4月调和物价指数(HICP)同比增长7.5%,续创历史纪录,这是该数据自1997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高水平。而近期俄乌冲突带来的以能源产品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或将进一步推高欧洲通胀,也为欧洲经济的增长前景蒙上阴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上月公布的最新预测中已再度下调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期,预计欧元区2022年经济增长率为2.8%,2023年进一步下降至2.3%。经济前景趋弱,也致使欧元走弱,支撑了美元的上涨。

  再次,由于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主导地位,因此也具有避险性。近期全球风险资产波动剧烈,美股更是步入下行周期。本周三收盘时美国三大股指普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幅3.6%,至31490.07点。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超过4%,至3923.68点,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重挫4.7%,至11418.15点。这让市场资金纷纷涌入避险资产的“避风港”,也助推了美元的涨势。

  “强美元”增大全球经济复苏风险

  在“强美元”下,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尤其是部分新兴经济体正感受到阵阵寒意。从历史上来看,每一次美联储加息都将伴随着美元大幅回流美国。在加息周期开启前,美联储政策往往处于极度宽松的状态。宽松货币政策降低了美元的借贷成本,美国资本会借美元投资到相对利率更高的发展中国家,以寻求更高回报。这带动证券组合投资快速流向新兴经济体,以弥补美国资产较低的回报率。然而,随着美联储加息,美元快速升值,由于以美元计价资产有着更好的回报前景,投资者可能将资金从部分新兴经济体再度转向美国,美元大规模撤出将导致一些经济比效脆弱的新兴经济体货币贬值和剧烈的金融市场波动。

  国际金融协会(IIF)本月发布的《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4月流出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总额为40亿美元,虽较上个月98亿美元的流出规模有所回落,但与去年同期数据净流入398亿美元相比差距极大。这也是新兴市场国家首次连续第二个月整体面临资金流出的处境。IIF经济学家乔纳森·福顿表示,出于地缘政治因素、全球流动性面临收紧、通胀高企以及疫情不确定性等原因,投资者对风险的敏感度较高。未来一段时间,全球资金流动仍将处于波动中。

  与此同时,高位且不断上升的利率还将导致新兴市场国家借贷成本升高。美联储的低息政策,造成资金大量流入亚洲发展中国家,公司大举借取低息美元贷款。但美联储加息将导致资金流出,公司美元贷款难以续借,造成流动性困难。如果美联储加息节奏过快,一些经济形势不佳、过度依赖外部融资、偿债能力弱的国家将“雪上加霜”,甚至面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风险。今年4月,斯里兰卡财政部发表声明称,该国政府决定,在完成债务重组前,暂时中止偿还全部外债。在美联储加息背景下,面临债务风险的并不只有斯里兰卡,而且这些国家的债务风险反过来也会通过贸易和金融渠道传导到全球,危及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稳定。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