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国经济前景依然迷雾重重

  虽然现在的美国经济看上去一片火热——企业景气度高企、居民收入增长、房地产价格飞涨,然而,市场中看空美国经济甚至认为美国经济存在衰退可能的声音却卷土重来。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在3月16日的一则推文中表示,美债收益率曲线的形状越来越指向衰退,这并不奇怪。

  首先,从美债市场来看,现有迹象并不能完全推断出美国经济未来一定会衰退的结论。的确,美国债市所显露出来的不祥之兆让人无法忽视。本周,随着市场继续抛售美国国债,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跃升至201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41%。5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攀升9个基点至2.63%,使得5年期和30年期(2.54%)这一关键的美债收益率曲线自2006年以来首次出现倒挂。无独有偶,本月稍早,5年期和10年期(2.46%)美债收益率曲线也曾出现倒挂。通常来说,美债期限利差收窄,往往是经济衰退的前兆。然而,这并非是个一成不变的铁律,基于期限利差的经济预期也存在“犯错”可能。期限利差倒挂往往预示着经济将很快陷入衰退,快速收窄可能是因为加息导致的短端快速上行,未必是即将衰退的信号。例如2016年前后,美债期限利差快速收窄,但美国经济维持韧性。

  其次,从实体经济数据来看,美国经济复苏仍在“正轨”之中。美国企业实际库存处于低位,新订单持续高景气,企业库存回补行为仍将对中短期经济形成有力支撑。从企业端来看,尽管名义库存高增,但在剔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库存水平仍处于历史低位。历史经验显示,美国实际库存处于低位时,容易因周期的力量而发生回补,进而对中短期经济形成有力支撑。同时,美国企业的资本支出意愿维持高位,伴随疫情退潮,资本开支对经济的支撑或将进一步凸显。从居民端来看,薪资提升与就业修复持续超预期且已进入良性循环,叠加线下消费自然修复的需要等,继续提振私人消费。美国企业端的高景气,产生了大量的招工需求。数据显示,美国职位空缺数已连续7个月超1000万,远超美国失业人数。美国企业招工需求旺盛带动薪资高增,进而使得私人消费增速维持高位。其中,美国商品消费有韧性,服务消费有望随着疫情退潮而进一步改善。

  再次,从俄乌冲突的角度来看,美国经济可能会因此承压,但尚不至于因此“伤筋动骨”。一方面,俄乌冲突的“黑天鹅”的确大幅冲击大宗商品市场,拖累美国经济复苏和打乱供应链,增加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例如,美国2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速再创40年新高,其中食品项同比增幅创新高,能源项环比增速大幅提升。若俄乌冲突持续,可能导致后续美欧进一步对俄采取能源制裁,这将增加全球原油供给的不确定性,进而再次抬升油价。悲观情形下,未来油价存在阶段性上冲每桶200美元的可能性,这势必会给美国经济复苏以及通胀带来巨大压力。但另一方面,目前来看,俄乌冲突持续恶化的可能性并不大,正在逐步步入尾声。另外,美国经济现在和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应付油价冲击的能力不可同日而语。美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而且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美国经济的石油密集程度明显降低。这也为美国经济对冲高油价预留了空间。

  最后,从美国通胀和美联储的角度来看,未来美国通胀风险不容小觑,且美联储年内更快更大幅度加息也势在必行,但这些对于美国股市、美国经济的影响几何,尚待观察。在本月美联储以8比1的票数通过加息25个基点的决议5天后,3月2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的公开讲话中有关通胀的态度再度出现了变化。鲍威尔首次提出未来货币政策路径将基于通胀条件不会明显好转的假设。鲍威尔说:“我们认为,美国通胀短期内不会有改观。价格稳定对维持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必不可少,美联储将采取必要措施确保价格恢复稳定。特别是,如果我们得出结论认为,在一次或多次会议上用加息超过25个基点来采取更积极行动是合适的,我们将这样做。如果确认需要在中性利率之外采取更收紧的立场,我们也会这样做。”

  鲍威尔此前一次通胀立场变化是在去年末,当时通胀持续高企迫使他放弃了“通胀暂时论”的观点,他承认通胀压力不会是暂时的。虽然有观点认为,过快以及过大幅度的加息,会令美国经济复苏直接由过热急剧下拉至衰退,但历史规律却并非如此表现。从历史来看,在1965年、1984年和1994年,美联储都大幅加息但是并没有引发衰退,另外, 2015年加息后的衰退也不是因为美联储加息,而是缘于新冠疫情。对于2022年内美联储为了遏制通胀更趋“鹰”派的加息,究竟是否会带来美国经济衰退,还需进一步观察。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