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多国通胀数据持续攀高 通胀难题考验全球经济

  为对冲通胀上行压力,目前全球已有近30个国家宣布启动加息,但前期“大放水”造成的惯性影响难以立即消除。且本轮通胀是多因素叠加的结果,仅靠一味地收紧货币政策难于祛除病根。在疫情走向不确定、全球经济走向不确定的大背景下,各国货币当局仍需艰难地在防通胀和稳增长之间寻找平衡,不太可能出台过于猛烈的遏制通胀政策。

  世界多国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通胀数据攀高的现象仍在继续。在新冠疫情阴霾未散的背景下,能源价格、食品价格走高导致多国物价压力加大,这对疫情下的2022年全球经济复苏产生重要影响。为对冲通胀上行压力,目前全球已有近30个国家宣布启动加息。但本轮全球通胀是多因素叠加的结果,且各经济体通胀成因并不相同。仅靠一味地收紧货币政策难于祛除病根,更可能造成触发债务危机、延缓甚至中断经济复苏进程的反向后果。

  多国通胀数据“亮红灯”

  1月19日,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2021年12月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为5.4%,高于预期的5.2%,为1992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天然气和电力价格的飙升,食品和非酒精饮料、家具和家庭用品、服装和住房以及家庭服务价格的上涨,都推高了通货膨胀水平,特别是食品方面,面包和谷物、肉类和土豆等价格均出现上涨。目前,英国通胀上升的势头还没有结束,预计到4月时英国家庭的能源账单将上涨约50%,将显著影响英国的通胀水平。

  1月12日,美国劳工部劳工统计局发布了2021年CPI数据。数据显示,从2020年到2021年,所有项目的CPI上涨了4.7%。其中,食品CPI的涨幅低于整体通货膨胀率,为3.9%。牛肉、小牛肉、猪肉和家禽的通货膨胀率都超过了总体膨胀率。鸡蛋和奶制品的CPI涨幅均低于总体通胀率。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在过去一年中,进口商品的价格,特别是食品、燃料和工业部件的价格上涨了10%以上,这是自2007年以来最大的年增长率。1月7日,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也显示,欧元区去年12月通胀同比上涨5.0%,超过市场预期值4.8%,继去年11月之后再创历史新高。从细分项来看,能源与食品价格仍是重要推手。从不同国别来看,法国、德国等欧元区主要经济体的通胀率已企稳或有所回落,但其他国家仍感受到较大的价格压力。

  除了美欧等发达国家通胀数据“亮红灯”之外,不少新兴经济体同样也感受到通胀走高的压力。1月11日,巴西地理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巴西通胀率为10.06%,创2015年以来新高。数据显示,2021年巴西通胀水平远高于2020年的4.52%。燃料、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是巴西通胀高企的主因。预计2022年上半年巴西农产品价格仍将保持上涨态势。

  2021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普涨,多国物价上涨水平达到10余年来的最高点,通胀已成为威胁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风险。有分析人士表示,与二十世纪90年代初不同的是,目前通胀上升主要是由大宗商品和商品价格飙升推动的,这是与疫情相关的供需变化的结果。目前,通胀上升的许多来源仍可被描述为暂时性的,但由于通胀以出人意料的速度上涨,人们对通胀持续时间的担忧也在增加。高利率、高通胀率和工资增长有限的矛盾,意味着许多家庭的财务状况将恶化。

  各经济体通胀成因不同

  为对冲通胀上行压力,目前全球已有近30个国家宣布启动加息,但前期“大放水”造成的惯性影响难以立即消除。且本轮通胀是多因素叠加的结果,仅靠一味地收紧货币政策难于祛除病根。更何况,在疫情走向不确定、全球经济走向不确定的大背景下,各国货币当局仍需艰难地在防通胀和稳增长之间寻找平衡,不太可能出台过于猛烈的遏制通胀政策。

  “我们在美国看到的部分情况与世界其他地区非常相似。”花旗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内森·西茨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国际背景环境相关,尤其是美国总需求的强劲。在全球供应链紧张影响下,世界各地运输成本上升,包括食品和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过去一年,全球油价上涨了55%以上。用于汽车和航空航天工厂的镍上涨了27%,咖啡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价格飞涨冲击了包括美国消费者在内的世界各地消费者,通货膨胀抵消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工资增长。以美国为例,不少美国主要公司正在提高零售价格。汰渍洗衣粉等公司表示,大宗商品价格上升意味着每年多增23亿美元的成本,而运费成本则上升了3亿美元,因此,已经提高了所有10个产品类别的价格。

  有经济学家表示,美国比其他地区通胀上涨速度更快,这是美国经济结构和为抗击疫情而采取的大规模金融救助措施带来的结果。从2020年3月开始,由于经济下滑,美国国会火速批准了总计近6万亿美元的资金。在多轮“大水灌溉”之下,美国股市表现优于欧洲和亚洲股市,也增加了美国家庭的“钱包”金额。根据美联储的数据,自2019年底以来,美国家庭净值增加近28万亿美元。经通胀调整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在疫情期间实际上有所增加。在家工作期间,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把他们的消费从餐馆和电影院转移到购物上。购买的衣服、笔记本电脑、家具和汽车推高了耐用品的价格,因为供应商难以跟上需求的步伐。在过去一年中,美国耐用品的价格上涨了16.8%,是餐饮、理发和医疗等服务价格涨幅的4倍多。

  但在美国以外,通胀的推动力是不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燃料价格上涨意味着化肥价格上涨,进而导致食品价格上涨。由于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的40%,去年该地区的通货膨胀率从6%上升到9%。在欧洲,雇主支付工资让他们的员工继续工作,但工资通常不到原先的100%。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布恩表示,与美国政府直接推动消费者支出激增不同,欧洲的消费依然低迷。她说:“欧元区通胀的最大驱动因素是能源价格,我们都知道原因:天气影响、天然气库存和储备不足、基础设施维护延迟、投资不足,尤其是可再生能源投资不足、地缘政治,这些问题都不可能迅速解决。”事实上,加息等货币政策对欧洲能源短缺带来的通胀走高无能为力。

  目前来看,一些国际因素对通货膨胀的影响是暂时的,例如,供应链中断最终会由市场自行修复,新冠病毒预计将从早先“紧急情况”逐渐变成与经济复苏共存的“慢性刺激”。但有些因素可能会对全球通胀带来长期影响。例如,美国拜登政府正在推动关键供应链回归美国,这可能会增加制造成本;部分经济体老龄人口增多,适龄劳动人口减少会增加劳动力成本,而全球经济向低碳和绿色转型也意味着能源成本的攀升。有机构预测,未来几年的全球通胀率将徘徊在2.5%附近。

  受困于通胀大幅攀升,市场人士预计,美联储或将今年内的加息时点提前到3月。但人们越来越担心,美国遏制通胀的加息行动将引发新兴经济体债务危机。自2010年以来,发展中国家债务已经增加了一倍多。另有数据显示,2021年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支付的债务已占政府收入的14.3%,高于2010年的6.8%,为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如果美联储过快加息,会导致发展中国家面临债务增多和本币贬值的双重风险,可能会触发新一轮的债务危机。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