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欧元区经济复苏面临多重挑战

  随着2022年的到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已迈入第3年。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经济在经历了疫情发生初期的“断崖式”下跌后,目前已逐步迈入复苏轨道。但由于疫情的不断反复,这条复苏之路走得比想象中更为曲折。回首2021年,在疫情影响下欧元区经济增速几经起落。展望今年,挑战仍存。全球经济增长动能回落,而供应链紧张状况短期内难以缓解,将对欧洲制造业复苏与经济复苏具有限制作用。同时,欧元区内部各成员国复苏节奏不同,各行业以及各阶层受到疫情影响存在差异,将拖累整体修复步伐,也将加大货币政策协调难度。此外,疫情的影响仍未消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可能会在下周公布的最新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下调对欧元区的增长预测,原因是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和通胀持续走高的担忧。就目前来看,欧元区的经济复苏之路仍是阻碍重重。

  供应链问题或难缓解

  由于疫情冲击和疫苗分配不均,全球正经历严重的供应链危机,物流、能源、劳动力等多个领域出现明显的供应链瓶颈。由于亚太和非洲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多数为大宗商品出口国,其疫苗接种率较低,严重限制了当地生产恢复和产品提供。从生产端看,上游原材料、大宗商品、关键零部件供给严重不足。芯片交付周期已由以前的9周至12周延长至22周以上。同时,原油、天然气等能源短缺状况不断加剧,铜、镍、铝、锡等工业金属库存下降,相关产品价格大幅上扬。从物流环节看,各国疫情封锁措施和主要港口疫情暴发扰乱了国际航运效率,发达经济体劳动力短缺进一步恶化内部物流效率,大量货物积压港口,无法及时运到国内消费者手中。

  当前,供应链危机带来的原材料短缺和成本攀升,正在压制欧元区制造业复苏势头。市场研究机构埃信华迈公司数据显示,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为58,低于前值58.4,为2021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虽继续保持在50的荣枯线之上持续扩张,但呈现出涨势放缓姿态。具体来看,欧元区经济的“两驾马车”德国与法国表现均不如预期。德国当月制造业PMI数据为57.4,低于预测值;法国则成为欧元区最差表现,该数据仅为55.6。埃信华迈报告提出,许多欧元区的企业仍在遭受供应商短缺带来的不利影响。埃信华迈高级经济学家Joe Hayes注意到,PMI中采购库存数据在12月大幅提升,各生产厂家正在抓紧“囤库存”。

  值得注意的是,供应链问题在短期内或仍难缓解。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表示,由于疫情演变的不确定性和疫苗分配的不公将继续冲击全球供应链的稳定运作,供应链问题将在短期持续,预计将在2022年二季度前后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但在供应链中下游的芯片、制造和工业金属等产品产能利用率已较高、生产供应弹性较低,加之一些国家推动的产业链重构措施,这些产品供应短缺可能持续较长时间。这意味着,供应链问题将为欧元区经济复苏带来持续挑战。

  通胀数据持续走高

  通胀是去年贯穿欧元区经济全年的另一个关键词。欧盟统计局上周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去年12月欧元区通胀继续上涨,并连续两个月刷新历史纪录。受能源价格大幅上涨和供应瓶颈等因素影响,去年12月欧元区用以衡量通胀的消费者物价调和指数(HICP)攀升至5.0%,超过11月的4.9%,为欧元区成立以来新高。

  具体而言,当月欧元区能源价格同比上涨26.0%,是拉高当月通胀的主因;食品和烟酒价格同比上涨3.2%;服务价格同比上涨2.4%;非能源类工业产品价格同比上涨2.9%。疫情反复加剧了全球供应链难题在欧元区影响的复杂程度,原材料短缺、运输部门效率低下,石油、天然气以及电力等价格上涨持续推升通胀。此外,欧元区各国防疫措施的实施造成劳动力短缺,也让企业用工成本连续两个月高企。根据欧央行公布的最新预测,通胀走高仍将持续,该行预计2022年欧元区通胀率平均水平为3.2%,远高于此前预期的1.7%。

  此前观点普遍认为,欧元区通胀会在去年末筑顶回落,而这一预期落空则是由于能源价格的大幅上涨。荷兰国际银行表示,欧元区通胀是否见顶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后续的油价走势。不过,IMF对欧元区通胀形势仍保持乐观态度。该组织认为,以目前的天然气和石油期货价格来看,能源通胀很可能已经见顶,并将从现在开始回落,预计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预计将在2022年下降,并在中期保持在欧央行2%的目标以下。

  货币政策协调难度加大

  如何掌握货币政策正常化节奏,是欧元区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去年12月,欧央行在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主要再融资利率零、边际贷款利率0.25%和存款便利利率-0.5%不变,决定放缓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但提高了常规资产购买计划,引发市场广泛关注。具体而言,欧央行将今年二季度将常规资产购买计划的购债速度从每月200亿欧元提高至400亿欧元、今年三季度将每月购债300亿欧元。从今年四季度开始,常规资产购买计划将回归到正常200亿欧元的水平。

  量化宽松操作“一收一放”,显现出当前欧央行在货币政策上的两难处境。考虑到经济复苏与通胀上行,欧央行决定放缓紧急购债计划。另外,为了缓冲PEPP缩减甚至退出的影响,欧央行决定提高常规的资产购买计划。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经济复苏基础尚不坚实,欧央行希望保持政策灵活性和选择权,货币政策决策由数据驱动,同时,欧央行牢记2011年过早加息的教训,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优惠利率延续至2022年6月,重申“不太可能在2022年加息”。

  此外,欧元区内部各成员国复苏节奏不同,通胀走势也存在差异,这让货币政策协调难度进一步加大。欧元区的通胀数据正传递出不同的信号,一方面,欧元区通胀率仍在继续上涨,意大利、西班牙等规模较大的经济体通胀率大幅提升;另一方面,欧元区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德国和法国的通胀却出现了达到高峰后开始回落的迹象。赵雪情表示,未来一段时期,欧央行货币政策面临两方面压力。一是欧元区在疫情封锁与重返开放之间反复。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等指标抬头,欧洲多国在重新开放与重返限制之间摇摆,人流、物流受阻,经济复苏基础脆弱,制约货币政策转向步伐。二是欧元区外部挑战与内部失衡相叠加。

责任编辑: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