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能源短缺超预期 全球经济复苏面临挑战

  全球能源价格在今年下半年以来大幅上涨。今年二季度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快速上行,被视为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的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度较去年同期大涨8倍。12月10日,荷兰TTF天然气期货欧市尾盘涨4.14%,报105.750欧元/兆瓦时,当周累涨18.82%。与此同时,ICE英国天然气期货同日也收涨4.95%,报268.80便士/千卡,当周累涨18.09%。除此之外,国际油价自8月以来在震荡中大幅走高,10月份,布伦特原油和纽约原油期货曾双双突破80美元/桶大关,创7年来新高。但目前两者暂时跌落至80美元/桶下方。

  在能源价格飙升之下,全球缺电、缺气、缺煤现象愈演愈烈。面对国际能源短缺,不少市场人士担忧1970年代的“能源危机”和“大滞胀”或再度重演;但也有观点认为,本轮能源短缺不会导致上一轮能源危机重演,两者存在显著不同:一是当前是电力、天然气、煤炭短缺,而非石油短缺;二是本轮能源短缺主因是减碳政策和极端天气,而非地缘政治冲突。

  该如何看待当前的全球能源价格飙升?其背后的原因有哪些?能源危机大概会持续多长时间?其决定因素有哪些?由于全球新冠疫情和通胀前景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复苏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当前的能源危机会对全球经济复苏带来哪些影响?对于化解全球能源危机,专家们有哪些建议和思考?

  供给不足成主因

  对于当前能源价格大幅飙升的现象,经济学家们纷纷给出了自己的剖析。为应对气候变化,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进行电力清洁化,其中,欧洲国家走在了世界前列。欧洲OECD国家中,煤炭和核能的发电占比大幅下降,从1990年的合计67.5%降至2020年的34.1%;水力发电占比基本稳定,天然气、风力和其他清洁能源发电占比显著提高。电力清洁化在降低碳排放的同时,也造成了能源供应稳定性下降,脆弱性上升。水力、风力、太阳能光伏等清洁能源高度依赖天气状况,发电不稳定。与此同时,传统能源中占比最高的天然气又高度依赖进口,容易受到国际天然气供应和价格的干扰。

  水力、风力和太阳能发电最怕天气异常变化,而今年全球恰好遭遇极端天气冲击。海上风力减小导致欧洲风力发电不足。风电是欧洲的重要电力来源,2020年占比达14.1%。2021年欧洲风力较往年显著减弱,导致上半年欧盟风电同比下降7%,二季度英国风电同比下降14%。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能源转型无法跟上需求。尽管近年来为应对气候变化,多国积极发展新能源产业,推进能源转型,但从当前全球能源供应和消费构成来看,新能源占比仍然很低,远不足以弥补传统能源供应的缺口。

  “能源价格飙升的主要原因是供给不足。”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表示,从当前欧洲涨价最猛的能源——天然气的情况来看,2015年以来,欧洲天然气生产规模呈现逐渐下台阶趋势,原油、天然气、煤炭等越来越依赖进口,能源不稳定性较大。2020年欧洲经历冷冬,取暖需求上升,但产能收缩使得库存消耗明显,2021年9月底,欧洲天然气储存设施的负荷水平仅为74.7%,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而在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这一数值高达97%。

  天然气进口方面,美国的油气开采与生产受到8月底以来飓风艾达的严重扰动,大量的油气生产商暂停了石油平台的开采及炼厂的加工生产工作,墨西哥湾沿岸码头附近的管道系统也被暂时关闭。石油及天然气供应不足,叠加飓风造成当地的电力设施被摧毁,不仅导致美国国内电力短缺、天然气价格及汽油价格大涨,也导致其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大幅降低,进一步加剧了欧洲的天然气短缺。而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供应稳定性易受地缘政治影响,输气量在2020年明显下降,2021年8月初的亚马尔—欧洲管道火灾更是给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雪上加霜。

  陈兴表示,供给不足的背后是全球范围内过快的能源转型。在全球减碳目标背景下,传统能源领域的投资近年来明显下降,新冠疫情更加剧了这一趋势。2021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气投资总额比疫情发生前的水平下降了约26%。传统能源企业减少传统能源领域的资本开支,纷纷转向投资新能源领域,但新能源的投资转化为新能源供给需要时间,造成传统能源短期可能存在缺口。

  此外,可再生能源发电不足更加剧了天然气、石油等能源的供需矛盾。2020年,欧洲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达35%,而煤炭消费量占比达23%,天然气占比达18%,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依赖度较高。但风能、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受季节、气候等自然因素的影响,无法稳定地供应电力。比如,今年由于遭遇极端高压影响,北海风力不足,海上风速大幅低于前值及预期值,发电量显著降低。欧洲风能协会数据显示,上半年欧盟风能发电量同比下降7%。英国政府数据显示,英国第二季度风力发电量同比下降14%。与欧洲类似,美国也遭遇了极端天气的影响,年初至今,因拉尼娜现象持续发酵,美国遭遇罕见的干旱天气,极度干旱地区占比一度高达25%以上。受此拖累,美国水力发电量大幅下滑,明显低于往年同期水平,对火电的替代需求增长。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降低,导致了天然气发电需求激增,在天然气供给紧缺的情况下,不断推高天然气价格。当天然气发电成本足够高时,企业又转而寻求石油作为替代,进一步提升了原油需求、抬升了油价。

  能源危机加大全球经济复苏难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小幅下调0.1个百分点至5.9%,维持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4.9%不变。在IMF降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背后,能源价格高企成为主因之一。另外,能源价格的上涨也导致全球通胀压力加剧。美国劳工部12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在11月同比激增6.8%,通胀数据刷新了1982年新高。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是推高通胀的主要原因。世界银行最新一期《大宗商品市场展望》显示,预计2021年能源价格平均较去年上涨80%以上,并将在2022年继续保持高位,随着供应限制缓解,预计2022年下半年开始下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高斯表示,能源价格上涨为全球带来显著的短期通胀风险,若能源价格持续走高,恐拖累能源进口国经济增长。他表示,能源价格涨幅比以前所预测的更明显。各国从去年的全球经济衰退中复苏所作出的政策选择将变得更复杂。

  不过,IMF首席经济学家姬塔·戈皮纳特认为,能源价格上涨虽然让很多家庭承受了巨大压力,但不会导致类似20世纪70年代的危机,有望“在2022年第一季度末”开始出现缓和。全球经济复苏的标志是需求强烈反弹,而去年为了控制疫情,经济活动出现瘫痪,导致需求大幅萎缩。然而酷暑之后到来的漫长寒冬会导致能源需求大幅攀升,库存也将出现枯竭,尤其是欧洲的天然气储备。他表示,目前,在冬季的几个月时间里,能源价格将会维持高位,预计到明年一季度末和二季度会开始回落。

  对于本次能源危机会否造成上一轮危机重演以及对全球经济有何影响的问题,陈兴对记者表达了以下四个方面的看法。第一,能源结构性短缺可能超预期。今年4月以来,欧美天然气价格快速上涨,与天然气携手涨价的还有煤炭。由于火电在欧美地区的电力结构中仍占据主导地位,天然气和煤炭等传统能源价格的飙升导致欧美地区的电价大涨。然而,从美国页岩油和页岩气、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的产量变化来看,天然气的产量水平已经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而石油产量仍明显低于疫情前。由此可见,天然气短缺的主要原因不是供给端出了问题。天气异常造成欧美等地区对电力和天然气需求超预期可能是天然气短缺的主要原因。此外,由于石油产量没有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可能影响了伴生气的产量,加剧了天然气短期的缺口。“但是总的来说,与前几次主要产油地区的军事冲突造成石油危机相比,本次能源短缺将会是短期的和结构性的,不会发生严重的能源危机。”陈兴说,从欧佩克的产量和美国油气钻井数来看,都没有恢复到疫情发生前的水平,具有较快增产的空间,不会出现能源全面短缺的状况。但在全球碳中和背景下,尤其是欧洲以及美国拜登政府持续推进减排目标,无疑将令传统能源产能弹性降低,而在新能源供给波动较大、脆弱性较强的交织影响下,可能会引起天然气和电力的供需缺口超预期。

  第二,通胀压力高企推动全球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加快。能源价格飙涨,已大幅推升主要经济体的通胀压力,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加快正常化。通胀背景下,货币流动性环境在未来一段时期的边际变化,或将加大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以及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暴露。2021年以来,虽然通胀一直超预期,但受主要央行维持宽松货币立场不变支撑,以美股为代表的风险资产整体表现很好,估值持续处于高位。一旦主要央行的政策立场因为通胀走势发生边际变化,那么流动性宽松到风险资产提升估值的链条将被破坏,风险资产波动性随之可能阶段性加大。在这一背景下,需持续警惕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

  第三,电价上涨等将导致生产受阻。欧美能源短缺愈演愈烈,巴西、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受能源危机影响,电力缺口不断扩大,电价不断上涨,并向下游产业传导,进而推升整体制造业成本。一方面,天然气、原油、动力煤等能源价格暴涨,纷纷创下近年来新高。其中,天然气成为本轮能源价格上涨的领头羊。另一方面,受主要化石能源价格暴涨的推动,美国、欧洲等主要经济体电力价格出现大幅上升。与此同时,能源是最基础的生产资料,无论是电价上升还是拉闸限电,都会严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第四,全球能源结构的转型目前已是大势所趋,传统能源难以放量。陈兴表示,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能源供应链受到的负面影响难以迅速消退,且疫情也仍有诸多不确定性。目前又是世界主要用能国家进入冬季之时,预计本轮全球能源短缺及价格上涨问题在明年大概率难以得到缓解。

  全球绿色能源转型是大势所趋

  “能源价格上涨也导致全球通胀压力加剧。”陈雳表示,在化解能源危机方面,从短期来看,目前没有任何可再生能源能代替天然气发电迹象,且传统能源供应难以大幅度扩张,全球能源危机短期内将进一步发酵。从长期来看,全球正向绿色能源转型发展,传统能源产能供给日渐衰退。对于能源设备的条件,将迎来一个大周期,尤其是对有色金属的拉动将会相当直接。

  对于如何化解全球能源危机,陈兴提出了四点建议。第一,稳定传统化石能源保底供应。在国际能源署(IEA)“2050净零排放”路线图中,石油和天然气在2050年仍将为世界提供约20%的能源,世界能源供应问题可能将广泛和长期存在。但是基于目前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的储能设施还不够完善,全球仍需要大量化石燃料。因此仍然要稳定化石能源的保底供应,实现可再生能源增量替代,化解能源供应安全风险。第二,加强能源供应跨区域协调。为做好防范和备案,需要加强能源供需形势的监测预警,统筹不同能源的供应并组织清洁能源的多元化生产。同时,还要加强跨地区、跨行业和跨部门的协调调度。目前,已有不少国家加强了能源的调度,例如美国通过微网监测电力使用情况,进而协调输送不同区域电力资源。10月26日,欧盟成员国能源部长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了电力市场改革、自愿联合购气计划以及欧盟能源存储方案等能源解困的中长期措施。第三,合理调整石油、煤炭、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结构。第四,大力发展储能系统。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不断提升,对电力系统的灵活调节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发展储能是平抑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间歇性和波动性影响、提升系统稳定性的关键途径。储能应用场景应多元化,全面覆盖可再生能源的发电侧、电网侧和用电侧,可用于削峰填谷、调峰调频、缓解电网堵塞、保障电网稳定性、提升供电可靠性等。

                                                         制图:莫莉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