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加重全球债务负担

  自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债务水平飙升。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新增债务17万亿美元,全球债务总额达275万亿美元,全球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从2019年的90%升至2020年的105%。这一增长在很大程度上由政府借款大幅增加所致。IIF认为,经济刺激政策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也带来了金融和预算失衡等挑战,2021年全球经济或背负创纪录债务,拖累复苏前景。不断膨胀的全球债务如同“灰犀牛”,可能正隐藏在暗处,随时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致命一击,成为全球需要面临的长期重大风险。

  疫情重创世界经济,各国为支持消费者和企业,普遍推出了大规模刺激政策,财政支出大幅增长。与此同时,经济停摆带来税收下降,财政赤字不断扩大,这是造成全球债务激增的主要原因。IIF发布的《全球债务监测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在去年底将全球债务水平推至逾275万亿美元的历史性新高。然而,由于全球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仍在不断增加,今年各国仍在进一步追加防疫救助支出。比如,美国总统拜登计划以支持家庭收支为中心,进一步推出1.9万亿美元的追加抗疫救助计划,这将进一步增加其债务负担。

  与此同时,海外新冠肺炎疫情的剧烈反弹,迫使很多国家针对家庭和企业实施了新的限制措施,这让全球经济的复苏进程面临阻碍。去年11月中旬以来,全球经济复苏势头趋弱,其中,欧洲经济的下行势头尤为猛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虽然全球经济活动自去年6月份以来有所回升,但是有迹象显示,复苏可能正在失去动能,危机可能会留下深刻、不均等的伤疤。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极高。”面对疫情反复,各国政府不得不加大财政支出,而疲软的增长削弱了税收,使得财政赤字不断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结构不均衡成为目前全球债务主要特征。从国家类别来看,发达经济体是推升全球债务的主体。美国占据了全球债务全部涨幅的近一半,其总体债务规模在2020年将达到80万亿美元,相比2019年底增加了9万亿美元左右。其中,美国债务增长的主体是政府部门和非金融企业,债务规模分别上升了3.7万亿美元和1.7万亿美元。欧元区虽然债务水平总体仍低于2014年二季度的55万亿美元历史高位,但总体政府债务上涨了1.5万亿美元,去年三季度总体债务规模达到53万亿美元。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在去年前三季度上升了3.7万亿美元至65万亿美元。根据IMF的预测,2021年发达国家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预计为124.9%,比2020年上升2.2个百分点,为二战后的最高水平。

  从债务类别看,非金融部门债务是推升全球债务的主体。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非金融部门债务规模达到了206万亿美元的高位,较2019年底上升了12万亿美元。其中,政府部门债务增幅占60%。全球非金融公司债务上涨了约4.3万亿美元至80万亿美元历史新高,家庭负债规模上涨了5万亿美元至50万亿美元。日本、加拿大、美国成为去年非金融部门债务增幅最大的三个国家。

  不过,受疫情影响,全球利率水平当前处于低位,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而产生的财政和债务压力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降低。为提振经济,以美联储为代表的部分经济体央行大开流动性“水龙头”,在降息的同时扩大资产购买规模。其中,美联储作为全球系统性重要央行,已迅速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并且开启了“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另外,欧洲央行因已采取负利率政策,因此扩大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成为其政策重点,目前PEPP购债规模已扩大至1.85万亿欧元。负利率政策正在为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提供相对有利的环境。

  但即使在低利率下,一些国家仍面临债务违约风险。IMF数据显示,仍有约一半的低收入国家和部分新兴经济体已经或即将陷入债务危机。黎巴嫩、阿根廷已分别在2020年3月和4月发生主权债务违约,预计2021年底,新兴市场国家将面临7万亿美元债务到期压力,其中以美元计价的外币债券占总体规模的15%。在发达经济体方面,受主要发达经济体超宽松货币政策压低借贷成本影响,发达经济体2020年内发行的短期债务规模占总体债务发行规模的比例超过了45%。因此,未来1至2年内,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都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目前,包括二十国集团(G20)、世界银行在内的不少组织已经对贫困国家进行了部分债务减免,G20将在今年春季决定是否进一步延长债务减免措施至2021年年底。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