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多重挑战 全球贸易“危”“机”并存

  去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令全球经济陷入恐慌,也令全球贸易雪上加霜。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表示,在疫情的冲击下,去年第二季度,全球贸易大幅下滑近20%。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多个国家的再度反弹,令全球贸易前景再度承压。世界贸易组织(WTO)预测,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将同比下降9.2%。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电子商务、在线购物以及全球供应链多元化等因素正在给全球贸易带来新的机遇。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的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贸易的冲击和扰动是全方位的,其冲击和扰动分为两个阶段。不过,也给全球贸易带来新的机遇,包括线上服务等国际贸易新商品(包括服务贸易商品)、新业态兴起,也促进了创新。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也将对全球贸易合作带来积极影响。他预计,2021年全球贸易规模将出现反弹。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力倡加强国际合作和反对贸易保护,为全球经济发挥了“稳定器”和支柱作用。

  疫情重压全球贸易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令全球贸易遭遇重大打击。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产业链供应链体系遭到巨大冲击,国际贸易投资大幅下滑,全球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同时,疫情的发生也使得各国间的开放与合作面临考验,贸易保护主义在一些国家越演越烈。虽然2020年第三季度世界经济有所好转,但随后疫情的再次反弹成为影响全球贸易复苏的重要因素之一。“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贸易的冲击和扰动是全方位的,从数量和结构两个方向覆盖了国际贸易供给、需求两端和中间的物流运输的各个环节。”梅新育表示,冲击横跨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各个领域,对需要自然人流动的国际贸易冲击尤其显著。

  他认为,疫情的冲击和扰动分为两个阶段。在疫情在全世界蔓延、全世界完全处于摸索应对方法的第一阶段,在数量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国际贸易全面萎缩:在供给端,众多国家许多生产长时间停顿。在需求端,有效需求因收入/支付能力锐减而显著下降,有效需求下降又反过来进一步抑制了供给,导致许多供给价格雪崩,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恶性循环。在中间的物流运输环节,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巨大的梗阻。

  在结构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国际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商品构成、流向发生了重大变化,医疗物资贸易、线上服务等急剧膨胀;许多实物贸易、旅游服务等大幅度萎缩。在贸易流向影响方面,中国、越南等抗疫措施积极有效且深入参与全球贸易体系的国家,在国际生产和贸易中所占份额上升。

  “在世界各国开始探索出抗疫的基本规律,并相继实施超强力度反危机措施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贸易的冲击扰动进入第二阶段。”梅新育说,这一阶段突出体现在一批初级产品价格因超强力度反危机措施而大幅度暴涨,预计这一影响将在今年得到比较充分的暴露。

  或重塑全球贸易体系

  新冠肺炎疫情在迫使全球贸易直面危机的同时,也给全球贸易体系带来新的发展机遇。随着各国纷纷采取限制出行和隔离等抗疫举措,不少企业因为疫情停工停产,但线上业务却快速发展,尤其是在线贸易迅猛发展。供应链加速数字化,使得跨境服务和数字经济正在迅速取代货物贸易。此外,随着商业的服务创新和模式加快迁移,人们的生活与工作习惯也加速改变。数字化进程正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

  2020年11月15日,涵盖15个成员国的RCEP签署,这意味着全球最大自贸区正式诞生。梅新育表示, RCEP将对全球贸易合作产生积极影响,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该协议既全面、面向未来,又充分考虑现实基础,符合客观经济规律和经济发展客观需求。其次,这份协议再加上中欧投资协定、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升级,表明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持续升级、全球贸易体系解体的风险降低。

  全球贸易或将反弹

  根据WTO的预测,2021年全球商品贸易将出现7.2%的温和反弹。世界银行也预测,在最理想的情况下,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恢复到4.2%,但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之前的贸易水平。疫情之下,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影响了国际间的合作。在全球疫情依然严峻的背景下,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仍是全球多国的共同呼声。

  “今年全球贸易在规模上比2020年应该有所回升反弹。”梅新育表示,但存在一系列潜在风险,抗疫形势可能出现重大反复和波折,从而重创国际贸易复苏。这种反复、波折风险来自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许多国家完全寄希望于疫苗的抗疫策略,可能被实践进一步证实是行不通的。病毒演化变异速度可能超过疫苗迭代更新的速度。西方国家普遍使用的核酸疫苗(mRNA疫苗)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大规模应用过,这次投入使用存在着潜在风险。其次,西方主要国家极度宽松财政货币政策不仅直接扰动了国际贸易市场,而且隐含着引爆一些国家经济金融危机的风险,从而进一步间接冲击国际贸易。第三,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今年宏观经济稳定性乃至社会政治稳定可能面临重大冲击。值得一提的是,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力倡加强国际合作和反对贸易保护,这是为全球经济发挥了“稳定器”和支柱作用,其中意义不言而喻。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