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请勿留恋低垂的果实

  经济学家泰勒·考恩曾在其著作《大停滞?》中提出一个观点:几个世纪以来,美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源于享用了无数“低垂的果实”;当果实被摘完,经济也就随之陷入停滞。从此,“低垂的果实”用来泛指那些在各个行业中可以轻松取得的成就。摘完了低垂果实后,面临的恐怕就是“难啃的骨头”。

  保护合法权益已十分必要

  当前,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被广泛关注。在新领域中,避免争抢“低垂的果实”,保护长远健康发展的趋势,十分必要。

  习近平总书记在最近发表的《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一文中指出,“规范数字经济发展。推动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要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并强调“要纠正和规范发展过程中损害群众利益、妨碍公平竞争的行为和做法,防止平台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依法查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要保护平台从业人员和消费者合法权益。”

  当前,同世界数字经济大国、强国相比,我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在快速发展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健康、不规范的苗头和趋势,这些问题不仅影响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而且违反法律法规、对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构成威胁。这其中,算法的“精巧设计”就是一例。

  算法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必备工具,嵌入数字生活的方方面面。然而这些年,一些互联网平台“事件频发”:外卖行业,算法计算着外卖员的绩效产出,带来的是抢单行为多发,派送压力陡增,交通安全、生产安全隐患频现;在新闻推送和短视频领域,算法制造着“奶头乐”的满足,制造着移动互联时代的“手机瘾”;电商对消费者的价格歧视令人深恶痛绝,背后也少不了算法在作怪……其令消费者咋舌,也令平台从业者吃了不少苦头。在几大平台几乎“垄断”了购物、出行、餐饮等大多消费领域后,算法的“精巧”带来的是从业者和消费者群体的异化。

  算法的精巧设计,正是“低垂的果实”。保护平台从业人员和消费者合法权益,规范数字经济发展,已十分必要。

  停止争抢“低垂的果实”

  卓别林的著名影片《摩登时代》,生动描绘了第二次产业革命对个人的严重“异化”:工人被当成了完全意义上的“生产工具”,资本家发明了自动喂饭的机器,以避免工人因吃饭耽误工作。在繁重工作造成的异化中,工人把人们的鼻子当成螺丝钉来拧,卷入流水线机器的皮带里……

  当前,在算法的“精巧设计”下,外卖员的工作情境、针对消费者的价格歧视……种种现象已不容乐观。

  前不久,《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审议通过,并经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同意,自2022年3月1日起施行。这一规定旨在规范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活动,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促进互联网信息服务健康发展。

  记者注意到,这一规定共35条,对有关算法的商业运用进行了详细规定。

  如第四条规定:“提供算法推荐服务,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和伦理,遵守商业道德和职业道德,遵循公正公平、公开透明、科学合理和诚实信用的原则”。第六条规定:“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应当坚持主流价值导向,优化算法推荐服务机制,积极传播正能量,促进算法应用向上向善”。同时,办法也明确:“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算法安全主体责任,建立健全算法机制机理审核、科技伦理审查、用户注册、信息发布审核、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反电信网络诈骗、安全评估监测、安全事件应急处置等管理制度和技术措施”“不得设置诱导用户沉迷、过度消费等违反法律法规或者违背伦理道德的算法模型”……

  新规定的出台,是在引导算法在企业利益取向与用户权益保障之间寻求平衡,从而避免平台巨头们继续争抢“低垂的果实”,进而推动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牵住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牛鼻子”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

  《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一文指出,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各国竞相制定数字经济发展战略、出台鼓励政策,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据2021全球数字经济大会的数据,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二。2021年9月,中国信通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也显示,2020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全球居首,为13.6万亿美元,中国以5.4万亿美元位居第二,德、日、英等国的数字经济规模都保持在2万亿美元上下。

  然而,另一组数据却并不乐观,从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来看,德、美、英等国,都以超60%的比重位居全球前几名,而我国的这一数字为38.6%。前路依旧任重道远。

  学界比较通行的分类方法,将数字经济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以技术为主的核心层,指传统的IT部门,包括软硬件制造、电信服务等;第二个层次是狭义的数字经济,包括电子业务、数字服务以及平台经济等;第三个层次是广义的数字经济,包括电子商务、工业4.0、算法经济等。

  在这一分类背景下,第一个层次是核心,第二三层次是第一层次衍生的产品和应用。其中第三层次非常依赖市场和规模。中国市场的超大规模性,造就了第三层次的快速增长。

  于是,评论界就曾指出“既然可以通过做大规模赚快钱,谁还会花力气啃硬骨头。”

  算法设计得再巧妙,终归是企业和用户之间的“零和博弈”。平台如果只关注第三层次,醉心规模化、多元化,甚至金融化,平台之间难免进入内卷。只有在第一层次的深挖,才能形成革命性突破。

  《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一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文中强调,要牵住数字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这个“牛鼻子”,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提高数字技术基础研发能力,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尽快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把发展数字经济自主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也强调,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打通经济社会发展的信息“大动脉”;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

  近年来,随着对互联网平台监管力度的加强和相关管理规定的不断完善,市场上已经营造出明确的导向。更有意义的是,在人们的观念中,也开始清醒地认识到以往借助国内超大规模市场聚联财富形成的第三层次的繁荣,也仅是“低垂的果实”,而要掌握未来的主动,必须加强核心技术攻关、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推进重点领域数字产业发展。

  当更多的果树被种下,“低垂的果实”便不再诱人。

责任编辑:云阳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