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深化改革优化治理 民营企业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

  民营企业首次获得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格、成品油非国营出口资格;截至去年年底,全国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列入台账的无分歧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欠款全部清零;截至8月末,民营企业贷款余额达52.5万亿元,比年初增长11.5%。今年已为7000多万户民营企业发放贷款,贷款户数增长30%……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司长徐善长日前在国家发改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作为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牵头部门,近两年来,国家发改委会同各地方各部门聚焦民营经济面临的短期突出问题和长期体制机制难题,大力推动《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落实,取得了一些成效,民营经济的发展环境不断优化。

  规范行业发展创造更公平更优化发展环境

  近段时间,有关部门针对资本无序扩张、垄断等违法违规行为出台了监管举措。徐善长表示,这些举措针对的是“无序”,强调的是“规范”,是推动相关行业健康发展、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务实行动、必要之举,不针对特定所有制企业,更不是针对特定所有制的特定企业。由此引发的“打压民营经济”的曲解和杂音,是毫无根据的。

  “依法整顿市场秩序,促进公平竞争,是成熟市场经济的表现,将为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所有市场主体创造更公平、更优化的发展环境。”徐善长说。

  过去一段时间,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确遇到一些困难,但在中央和地方各类惠企纾困政策的支持下,大量民营企业不等不靠、主动作为,凭借自身活力和韧性,稳步前行,呈现出高质量发展的新趋势。徐善长举例称,比如,今年前三季度,民营企业进出口总额增长28.5%,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8.2%,比去年同期提升2.1个百分点,成为我国外贸连续16个月正增长的重要动力源。再比如,入围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含港澳台)共有34家,比上年增加5家。近期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也显示,民营企业利润水平增长显著,销售净利率、资产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人均营业收入、人均净利润水平均比上年有所提高。

  “广大民营企业在追求自身发展的同时,更加注重履行社会责任,积极为国为民分忧,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新冠疫情、局地汛情等面前,积极作为,充分展现了中国民营企业的责任与担当。”徐善长说。

  保供稳价措施逐步落地 多举措缓解中小企业经营压力

  今年以来,受国际国内多方面因素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明显上涨,给下游行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带来一定经营压力。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副司长蒋毅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不利影响,国家发改委认真贯彻落实各项决策部署,会同有关部门综合采取增产增供、投放储备、进出口调节、市场监管、预期引导等多种手段,全力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多批次投放铜、铝、锌、原油等国家储备。督促重点煤炭企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增产增供,加快释放优质产能。持续加强期货现货市场联动监管,约谈部分行业重点企业及协会,多次赴有关交易中心及重点企业进行联合调研,督促企业守法合规经营,依法严厉打击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违规行为。

  谈及下一步应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具体举措,蒋毅表示,国家发改委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大宗商品价格监测分析,组织好后续批次国家储备投放,多措并举增加市场供给,持续加大期现货市场联动监管力度,遏制过度投机炒作,维护正常市场秩序。随着一系列保供稳价措施落地,政策效果将逐步显现,下游企业经营压力也会逐步有所减轻。

  在谈及电力价格时,蒋毅表示,在当前电力供求偏紧的情况下,市场交易电价可能出现上浮,一定程度上会推升工商业企业用电成本。分企业类别看,对高耗能企业而言,由于其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影响会大一些。对其他一般工商业用户而言,由于其单位产品生产用电少,用电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较低,市场交易电价出现一定上浮,所受影响是有限的。

  考虑到不同用电户的情况,国家发改委还作了针对性安排,蒋毅介绍,一是鼓励地方通过采取阶段性补贴等措施,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用电实行优惠。二是继续落实好已经出台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中小微企业融资、制造业投资等方面的一系列惠企纾困措施。这些举措将有效对冲对中小企业生产成本带来的影响。

  民营企业参与混改进展顺利深度广度大幅提升

  当前,随着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断深化,民营企业参与混改的深度和广度都有大幅提升,总体进展顺利,阶段性成效突出。

  徐善长介绍称,混改试点方面,2016年至今,国家发改委、国资委牵头开展国企混改试点,先后推出了4批共208家试点。目前,近100家试点已经完成了引入战略投资者、调整股权结构、优化公司治理、深度转换经营机制等主体任务,共引入外部资本2000多亿元,外部资本平均持股比例达到35.9%。近60家试点企业已经开展或计划同步开展骨干员工持股、限制性股权激励、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等中长期激励计划,员工持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平均为8.6%。

  徐善长进一步表示,民营企业参与国企混改的效果集中体现为“五升五降”,即混改企业治理能力和活力效益提升,亏损面下降;各类资本权益保值增值,企业杠杆率下降;混改企业劳动生产率提升,核心员工流失率下降;混合所有制企业核心竞争力提升,与业内领军企业差距下降;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空间提升,市场准入限制下降。

  “‘引资本’与‘转机制’相结合。”徐善长表示,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向混合所有制企业派出董事、监事、经理层等高级管理人员,深度参与公司决策、经营管理和内部监督。民营企业在市场机制、效率效益、科技创新等方面的优势与国有企业的资本、资源、技术、管理优势实现有机融合,混改企业迸发出勃勃生机与强劲发展动能。

  展望未来,徐善长表示,国家发改委将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部署,进一步延伸工作内容,细化指导服务,研究建立混改引战对接机制,为社会资本参与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搭建更多平台和渠道。围绕国家重大战略,在新能源、储能设施建设等领域开展增量混改。同时,正在总结混改试点和面上混改实践经验,研究制定深化国企混改实施意见,将实践中形成的规律性认识上升为政策制度,推动国企混改不断深化、取得更大实效,培育更多产权多元、治理现代、激励有效、充满活力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