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解读 | 支持扩大内需 银行服务再发力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明年要抓好的八项重点任务,其中,第三项提到要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

  扩大内需的要点之一在于激发和释放消费潜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必须在合理引导消费、储蓄、投资等方面进行有效制度安排”,以推动形成强大国内市场。

  从目前来看,扩大消费还面临诸多制约,要释放消费潜力,就必须打破“就业——收入——消费”循环堵点,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要促进就业。

  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投资对扩大内需的关键性作用。应该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落实“增强投资增长后劲”要求,重视制造业投资这一扩大内需的重要抓手,积极推进“扩大制造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投资”。

  今年以来,按照中央“六稳”“六保”工作部署,银行业在稳企业、保就业工作中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银行业应该如何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从消费和投资两方面入手,落实扩大内需的战略要求?

  以金融服务促进充分就业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在宏观政策“六稳”基础上提出了“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这是中央首次提出“六保”。值得关注的是,保居民就业放在了“六保”的首位。

  “在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要抓住消费这个扩大内需的‘压舱石’,就需要去促进就业。通过就业获得收入,这是消费的根本性的来源,没有就业就没有消费的可持续。”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曾刚表示,银行业必须强化对普惠金融尤其是小微企业的特别支持。“因为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重要力量,只有将保市场主体工作做好,进而带动就业,消费才能够有持续增长。”曾刚说。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在受访时同样表示:“要坚持‘保市场、稳就业’的工作重心,继续用好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贷款问题,巩固支持中小企业发挥就业市场主力军的作用。”他同时表示,未来银行业在促进充分就业方面需要将现有一些政策进行延续。“要继续加大减费让利力度,积极落实企业纾困政策,根据企业实际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妥善制定续贷、还款计划,对于出现潜在风险的中小企业合理处置风险,不搞盲目断贷、抽贷、压贷。”唐建伟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业内专家认为,此举有助于我国保市场主体和保居民就业目标的进一步实现。

  此外,唐建伟还表示,银行业可以通过加强与政府、企业等的协调协作,继续推动供应链金融,完善金融科技平台和线上化模式,搭建便捷、高效的供应链金融体系,满足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金融需求。

  挖掘县乡消费潜力

  通过提升低收入人群可支配收入,从而挖掘消费升级的潜力,同样是扩大内需重要手段之一。

  “所以,银行业要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提升乡村发展空间,助力乡村提升可支配收入水平。”曾刚认为,在这个过程中,银行业应该及时探讨在乡村振兴中银行的服务模式,在促进国家战略实现的同时,也帮助银行自身开拓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唐建伟建议,挖掘县乡消费潜力,银行业首先要做到的是继续巩固金融支持县乡脱贫攻坚成果,加大创新产业扶贫、消费扶贫和就业扶贫;同时,要充分运用银行县乡区域营业服务网点资源,推动农村普惠金融服务快速发展,制定针对中小企业、农业企业、科技企业的信贷投放政策,围绕乡村振兴、城乡融合等重点项目提供投融资服务。

  此外,适时推动县乡及广大农村地区消费金融发展,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完善县乡区域征信,扩展包括信用卡、消费分期、汽车金融等金融服务,加大与农村电商平台合作等,同样是银行业未来可以探索的工作方向之一。

  加大制造业支持力度

  5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考察时强调,要把扩大内需各项政策举措抓实,把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做强做优。

  制造业为何如此受重视?“‘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进行产业升级,而制造业是其中重点。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人们逐渐认识到国家在制造业领域保持优势的重要性。而在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大背景下,一个完整的制造业体系尤其是高端制造业体系不可或缺。”曾刚说。

  过去几年,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的过程中,制造业很多周期性行业一直处于去产能的阶段,由于信用风险比较高,加之行业自身资金需求并不充分,从而导致在银行业的信贷投放中,制造业贷款在新增贷款中的占比下降,制造业存量贷款的占比同样也在下降。目前,很多制造业行业的去产能已经接近尾声,调整结束后信用风险随之下降,整个行业恢复发展。

  在国家战略和行业背景的叠加作用下,银行业未来一段时间的信贷投放重点就要落在强化对制造业的投入上,新增贷款占比要显著提升。

  曾刚指出,未来需要的“显著提升”并不是简单地对制造业贷款扩大规模,而是要探讨更新的服务产业链金融的模式。

  “在制造业层面上,我们认为下一步的数字化是要从零售端逐步过渡到对公端,银行业要积极参与搭建数字化产业金融平台。在数字化生态的基础上,进行更好的数据获取和上下游企业整合,面向产业链提供系统的、全面的金融服务。”曾刚认为,数字化产业链金融是未来银行业对制造业提供支持的非常重要的业务模式和发展方向。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