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周小川:数字货币的目标是零售市场 无意成为“武器”

  “数字货币是一个动态的议题,最开始提出的问题和后来提出的问题都是有一定差别的,特别是国际上看到的一些讨论,提出的问题有一些新的说法。”4月16日,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并围绕“关于数字货币的几点问题及回应”发表主旨演讲。

  如何区分和评估CBDC(央行数字货币)与商业银行的M1(狭义货币)?其可行性和稳定性如何?

  周小川表示,认为M0(流通中货币)是100%稳定的,M1(狭义货币)是商业性货币,不具有100%的稳定性,这个说法是值得质疑的,而且容易引起信任上的混乱。他表示,极个别情况下,商业银行也会出现问题,但商业银行的货币或者其账户里的资金具有相当高的稳定度。当然,央行发行的M0本身也不是100%稳定,还要考虑其购买力。此外,他以香港为例表示,香港由三家商业银行进行发钞,他们能够满足非常高的标准,所发行的货币总体来讲是高度稳定和通用的。因此,判定货币是否稳定,应满足一系列高标准,如资本充足率、存款准备金、存款保险机制、强有力的监管以及公司治理。周小川表示,稳定币不是自称的,“我们不要轻易动摇对商业银行账户资金的信任。”

  如何理解人民银行所强调的数字货币e-CNY(数字人民币)定位于M0?

  人民银行曾表示,研发数字货币是为了替代M0。周小川认为,首先,这表明人民银行发行数字人民币的应用重点是零售环节,特别是借助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终端给用户提供方便。其次,从管理的角度来看,央行作为一个机构,其内部任何业务都需要通过某一个部门管理,“研发的费用、试点的费用从哪儿出,都是有管理的。M0的定位也避免了大家打乱仗”。再次,当前M1的运行体系比较正常,数字人民币定位于M0可以避免对正常运行的M1系统造成冲击。

  值得关注的是,M0和M1之间并不是隔绝和截然分开的。周小川认为,二者中间是有管道的。在一定条件下,M0和M1中间有管道连通,近似等价,不会出现“M0是央行货币就是高度稳定的,M1不是央行货币就不稳定”的情况。

  有观点认为,当前,研发数字货币必须要立法先行,要有国际标准。对此,周小川表示:“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还在研发、创新过程中不可能把立法完全搞清楚。”

  中国人民银行法明确,中国人民银行履行的职责包括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维护支付、清算系统的正常运行。周小川表示,数字人民币就是人民币,是M0的替代,人民银行发行数字人民币没有法律障碍。

  关于国际标准,周小川认为,发行货币是主权事项,由各个国家自己定义,没有涉及国际标准,我们希望国际组织能起到一定作用,特别是在跨境支付标准中起到引导和建立秩序的作用,但法律并没有要求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必须先有国际标准。

  应该如何把握研发过程中多种方案、多种产品的竞争?数字货币有几个不同的赛道,一种是Token-based(以代币为基础)的赛道,另一种是Account-based(以账户为基础)的赛道,还有以支付指令为基础的赛道。周小川强调,不同赛道竞争的重要标准就是安全性。“在这个竞争过程中要注意公平,不能够恶意打压对手方,也不能够破坏金融基础设施。”

  他以银联诞生的过程举例,数字货币的研发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太强调高度的一致性,不可能事先决定由谁做标准,只有在实践中多方案并行,竞争选优,到一定阶段由一些机构来增强这种通用性,才能强制性地或半强制性地推进互通性。

  地缘政治背景下,人民银行是否应该加快发行并更多地发行数字人民币?对此,周小川认为,货币的印制由央行决定,但货币是否能有效流通取决于应用,只有市场对货币有需求,印制的货币才能够发行出去。国家虽然可以赋予货币强制性的命令,可能导致货币的地位有所提升,但最终还要看市场。

  国际讨论中有声音称,“中国数字货币发展挺快,是将来了不起的武器,是你的资产”。针对这一说法,周小川表示,货币发行是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中央银行要通过制度保障、承诺和后援支持来保障央行发出去的货币有购买力。想把数字货币应用在地缘政治方面,并不那么容易。

  “在当前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情况下,大家都关注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数字货币在中间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周小川表示,首先, SWIFT并不是跨境的国际支付系统,也不是一个金融交易组织,而是通讯组织。其次,CIPS在设计上是为了人民币跨境支付所设计,即人民币跨境支付和结算、清算所使用的系统,目前少数几种主流币种可以使用,但使用频率不高。再次,中国的数字人民币设计是为了零售,为了方便百姓、商户,不是为了替代美元,因此,数字人民币在地缘政治方面发挥功能也不现实。

  跨境支付避开SWIFT能否完成?“理论上应该可以,因为它的基础是贸易,可以以物易物,易货贸易。”因此,如果把SWIFT作为制裁工具,应该考虑到一定有其他通讯渠道来继续完成贸易。周小川表示,SWIFT已经形成了它的效率和市场规模,如果避开SWIFT另开一个渠道,可能会影响贸易效率。他表示:“如果我们金融的支付系统或者是支付通讯系统,滑入某种冷战格局,对大家来说都是会有损失的。”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