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聚焦稳健经营 银行业进一步筑牢高质量发展堤坝

  人民银行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末,我国银行业总资产为344.76万亿元,同比增长7.8%;负债为315.28万亿元,同比增长7.6%。从数据看,过去一年,我国银行业实现稳健发展。

  业内专家表示,围绕今年稳增长各项要求,银行业要继续聚焦加大信贷投放,同时做好风险防范和负债成本稳定等工作。

  信贷投放更注重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3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专题会议(以下简称“金融委会议”)都对2022年的信贷投放作出了部署。从政策的具体要求来看,今年金融机构的新增贷款规模既要扩大,增长又要保持适度。

  金融机构的新增贷款规模如何保持合理适度?

  “从《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来看,还是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让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相适应。”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内专家在受访时普遍提出,最近一段时间,国际局势复杂多变,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对我国的经济发展也造成一定压力。面对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需要金融机构继续做好实体经济的支持工作,加大信贷投放,助力稳增长和稳预期。

  从近期公布的各项数据来看,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政策发力适当靠前的要求下,今年前两个月,国民经济持续恢复发展,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稳增长实现“开门红”。

  3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今年设定了5.5%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而实现5.5%左右的增长,这是在高水平上的稳。

  因此,服务高质量发展稳中有进,需要金融机构从信贷投放的规模、结构和价格几个方面同时着手,给实体经济更好地支持。

  “在信贷投放总量扩大、规模适度的前提下,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要注意对价格和结构进行进一步优化。”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扩大投资并不是低水平的重复建设,也不是既有投资模式的延续,而是要强化有效投资,在实现促投资、稳增长目标的同时,为中国经济长期、高质量发展奠定新的基础,这也是跨周期调节的题中应有之义。

  “围绕制造业、科技创新、专精特新、绿色发展、‘三农’、乡村振兴、共同富裕等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银行业需要再加大支持力度,增加中长期贷款比重,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温彬认为。

  近期国内疫情多点散发,部分中小微企业再次受到波及。做好困难行业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工作,加大帮扶力度,同样是银行业需要关注的重点。

  “严峻复杂的内外部环境,让中小微企业面临原材料涨价、成本上升、经营需求不足等经营压力,各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信贷投放要格外关注这些暂时遇到困难的中小微企业,并且要逐步推动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温彬表示,让困难行业的中小微企业能够得到金融有效、有力的支持,有助于保市场主体和稳增长。

  持续做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各项工作

  近日,人民银行批准了中国中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筹)和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金融控股公司设立许可。

  人民银行表示,设立金融控股公司,有利于推动非金融企业有效隔离金融与实业,防范风险交叉传染,实现金融股权集中统一管理,促进规范可持续发展。

  事实上,对于金融行业来说,防风险是永恒主题。业内专家表示,经过3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我国金融领域的主要系统性风险已经得到较好化解,但仍然需要持续做好防范金融风险的各项工作。

  金融委会议提出,要及时研究和提出关于房地产企业有力有效的防范化解风险应对方案,提出向新发展模式转型的配套措施。

  业内专家表示,房地产行业的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对经济金融稳定和风险防范化解具有重要作用,因此也是银行业需要通过调整和优化政策来积极支持的领域。

  “对合理的居民首套房、改善性住房按揭需求和房地产开发中的资金需求,银行要及时满足。”温彬表示,同时,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并购贷款的方式让出险和困难房地产企业项目能够交房保供,进而维护市场稳定,实现金融对房地产市场的持续支持。

  “房地产行业企业重点环节的风险化解工作,银行要积极参与,要配合地方政府及相关金融监管部门加快对个别机构的风险处置。”曾刚表示,此外,银行也还需要加大保障性租赁住房支持力度,推动房地产市场结构调整,促进房地产行业企业转型。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要“加快不良资产处置”。

  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银行业累计处置不良资产3.13万亿元,同比增加0.11万亿元,再创历史新高,有效降低了信用风险水平。2017年至2021年,5年间累计处置不良资产11.9万亿元,超过此前12年处置总量,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提供了重要保障。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良资产处理仍是银行业今年的工作重点,需要各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升不良资产批量处置能力,不断加快不良资产处置力度。

  聚焦负债成本稳定和负债端管理

  “2022年,银行业应继续强化负债成本管控,保障业务稳健运行。”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内专家认为,随着银行资产端定价逐步趋于下行,负债成本稳定的重要性也更为凸显。“目前,银行在负债成本上面临存款成本较为刚性、存款期限定期化等制约,但随着存款业务到期重定价,存款报价机制改革红利在2022年进一步释放,叠加负债成本下降,有助于银行通过主动结构性调整来控制成本。”曾刚认为。由此可见,银行做好负债管理,重点是要优化负债结构,进一步推动负债成本下行。

  “银行业需要抓好核心的基础的存款,通过为客户提供优质金融服务,提高客户黏性,通过多做交易类结算类存款,来保持银行负债的稳定和低成本。”温彬建议。

  “从银行的角度来讲,需要在匹配好流动性的情况下,适度多元化其负债结构,并且适当增加主动负债。”曾刚表示,在当前金融市场利率较低的背景下,适度增加同业存单、同业负债、金融债券等主动负债,拓宽主动负债渠道,有利于优化银行负债结构,降低整体融资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在1月1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2021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人民银行会切实维护存款市场的竞争秩序,稳定银行负债成本。

  “通过清理第三方存款、将协议存款纳入到治理机制等举措,管理部门规范存款市场的竞争,规避因为互相竞争所导致的利率的刚性,助力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从而为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创造条件。”曾刚说。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