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中小银行将深化治理改革加速“抱团取暖”

  “受益于稳增长和宽信用的政策环境,2021年,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得到明显提升,但从结构上看,全国性银行的业绩增速明显好于区域中小银行。”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对《金融时报》记者说,当前,中小银行在资本补充、治理结构、资产质量等方面均存在短板,与大型银行相比发展差距被持续拉大。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化中小银行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改革,加快不良资产处置。中小银行风险防范与改革发展再度成为热点话题,受到业界持续关注。深化中小银行股权改革和公司治理为何重要?在行业分化加剧的背景下,中小银行未来应如何破局,不断拓宽自身的生存空间?

  探索:扩大不良资产转让试点工作

  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是近年来监管部门多次提及的重点问题。《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到,与此前《政府工作报告》提及的对不良贷款的风险防范不同,将“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明确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尚属首次。

  在政策大力支持下,当前,银行不良贷款率总体实现了稳中有降,但中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依然处在相对较高水平。具体来看,根据银保监会数据,2021年四季度,国有商业银行与股份制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均为1.37%,然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和3.63%。

  可见,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面临着较大的资产处置压力。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中小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的重点问题在于处置方式较少,手段单一,渠道匮乏。这既不利于中小金融机构减轻发展包袱,又不利于提升其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

  为了进一步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监管部门不断积极探索创新试点工作。2021年1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复同意试点开展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和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首批参与试点的银行包括6家国有大型银行和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

  “监管部门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已有一年,取得了积极成效。”董希淼建议,未来,应尽快将中小金融机构纳入不良资产转让试点,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提升防范和化解风险的能力。

  董希淼表示,下一步,应多措并举,综合运用清收重组、自主核销、不良资产转让和不良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进一步加大不良资产处理力度。同时,放宽政策限制,鼓励更多市场主体积极参与不良资产处置,提高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供给能力。

  解困:深化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改革

  “深化中小银行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改革,有助于从根本上提升中小银行的独立性,以更好地着眼于发展、着眼于服务实体经济,而非服务于股东。”薛洪言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中小银行公司治理已经取得了积极成效,如“三会一层”结构不断优化,资本约束的现代经营理念基本形成。但是,股权结构失衡、激励约束机制不健全等公司治理问题仍然困扰着不少中小银行。

  多位业内专家均表示,股权管理是商业银行公司治理的一个重要方面和关键环节。

  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权过于分散、‘内部人’控制、大股东越位等都是当前中小银行面临的突出问题。这些问题处理不当可能会导致不正当的关联交易,甚至让中小银行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改善中小银行股权结构,需要严把入口关,提高对股东的资质要求。董希淼认为,一方面,中小银行要及时清理不符合资质的银行股东;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引进与自身发展方向相吻合的股东。以农商行为例,可以着眼于挑选从事农业领域的战略投资者。

  然而,在化解股权结构的问题中也存在着一些矛盾。“现实的情况是,在银行股东资质要求较高的标准下,中小银行往往找不到合格的股东。”董希淼对《金融时报》记者说。

  对此,董希淼表示,未来应在确保股东资质基本合格的情况下,适当调整和优化股东资质的要求,进一步简化审批程序。

  除此之外,董希淼还表示:“中小银行应从关联交易、组织架构、考核激励等方面着手,完善公司治理体系,理顺公司治理运作机制,提升中小银行内生的经营管理水平和稳健发展能力。特别是对股东资质进行穿透式监管,避免中小股东贪图融资便利等短期行为。”

  突围:“抱团取暖”趋势将延续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原银行董事长徐诺金提交的一份《关于促进中小银行稳健发展的建议》引发关注。

  《建议》中提到,通过吸收、新设合并以及引入战略投资者,成为当下解决中小银行困局的主要思路。徐诺金认为,合并后的中小银行有利于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丰富多层次的信贷融资体系,围绕金融下沉领域重点发力。

  “以前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是为了做大做强,而现在主要是为了‘抱团取暖’。”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目的较以前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

  近几年,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案例越来越多,趋势也愈发显现。业内专家认为,这是行业发展驱动力转变所引发的必然现象。

  “当前的行业创新是科技和数据驱动的创新,无论是科技还是数据,大中型银行才有优势,很多中小银行都无力应对数字化的挑战。”薛洪言认为,在这个背景下,为更好应对行业加速分化的局面,合并重组成为中小银行的理性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合并重组都能达到“1+1>2”的理想效果。董希淼提醒,合并重组之后,如果几家机构融合得不好,可能会产生更多问题。

  “不是通过简单合并重组就可以让中小银行防范风险、提高竞争力。”董希淼认为,要注意在市场化和法治化这两个原则基础上进行合并重组,切勿让合并重组成为一些中小银行掩盖风险的方式。

  针对未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发展趋势,薛洪言对《金融时报》记者说:“可以预见,未来会有更多的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同时,一些经营灵活、成功转型的中小银行也有更大的动力通过上市等方式扩充资本金,持续增厚实力,以更好地应对数字化转型的挑战。”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