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重磅!这场发布会谈及货币政策、房地产、数字人民币…

  1月18日,国新办举行2021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出席发布会。

  刘国强指出,总的看,2021年的货币政策体现了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的要求,前瞻性、稳定性、针对性、有效性、自主性进一步提升,我国主要金融指标在2020年高基数基础上继续保持有力增长,金融体系运行平稳,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稳固。

  刘国强表示,2022年,人民银行将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加大跨周期调节力度,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更加主动有为,更加积极进取,注重靠前发力,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力度,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一是保持货币信贷总量稳定增长,二是保持信贷结构稳步优化,三是保持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四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稳”本身就是最大的“进”

  谈及2021年货币政策,刘国强指出,2021年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下半年开始前瞻性发力。通过在7月前瞻性降准0.5个百分点等措施,提早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为下半年也为2022年一季度经济持续稳定恢复做好铺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政策发力要适当靠前,人民银行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2021年12月特别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降准0.5个百分点,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引导1年期LPR下降5个基点,将两项直达工具转化为支持小微企业的市场化政策工具。

  “当前经济面临三重压力,‘稳’本身就是最大的‘进’。在经济下行压力根本缓解之前,‘进’要服务于‘稳’,不利于‘稳’的政策不出台,有利于‘稳’的政策多出台,做到以‘进’促‘稳’。简单说,当前重点的目标是‘稳’,政策的要求是发力。”刘国强表示,将从三个方面发力:一是充足发力,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保持总量稳定,避免信贷塌方;二是精准发力,要致广大而尽精微,金融部门不但要迎客上门,还要主动出击,按照新发展理念的要求,主动找好项目,做有效的加法,优化经济结构;三是靠前发力,前瞻操作,走在市场曲线的前面,及时回应市场的普遍关切,不能拖。

  房地产市场预期稳步改善

  去年下半年,恒大等个别房地产企业风险显性化,受此影响,房地产各类主体避险情绪上升,金融机构也出现了短期的应激反应。邹澜介绍,针对这一情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金融管理部门第一时间采取应对措施,重点开展了以下工作:一是坚持法治化、市场化原则,配合广东省政府、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做好出险企业风险化解工作。二是指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准确把握和执行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保持房地产信贷平稳有序投放,满足房地产市场合理融资需求。三是出台《关于做好重点房地产企业风险处置项目并购金融服务的通知》,指导金融机构以市场化方式支持风险化解和行业出清。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近期房地产销售、购地、融资等行为已逐步回归常态,市场预期稳步改善。从数据上看,2021年末,全国房地产贷款余额52.2万亿元,同比增长7.9%,增速比9月末提高了0.3个百分点,其中四季度房地产贷款新增7734亿元,同比多增2020亿元,较三季度多增1578亿元。

  邹澜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认真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按照探索新发展模式的要求,全面落实房地产长效机制,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稳妥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加大住房租赁金融支持力度,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

  货币政策主动作为、靠前发力

  1月17日,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和7天期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利率均下降了10个基点。孙国峰谈到,此次中期借贷便利和公开市场操作中标利率下降,体现了货币政策主动作为、靠前发力,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通过LPR传导降低企业贷款利率,促进债券利率下行,推动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有助于激发市场主体融资需求,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稳定性,支持国债和地方债发行,稳定经济大盘,保持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

  近期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开始调整,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和缩表也有较强预期。对此,孙国峰指出,我国的宏观经济体量大、韧性强,疫情以来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没有搞大水漫灌,而是做好跨周期设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金融体系自主性和稳定性增强,人民币汇率预期平稳,这些都有助于缓和和应对外部风险。总的看,发达经济体政策调整对我国影响有限。

  社融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

  2021年,社会融资规模全年的增量是31.35万亿元,比上年少3.44万亿元,但是比2019年多5.68万亿元。2021年末,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是10.3%,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与名义的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对于社融增长的结构性特点,阮健弘介绍:

  一是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贷款保持平稳。2021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增加20.11万亿元,与2020年基本持平,比2019年多3.36万亿元。

  二是债券融资回归常态,股票融资增加较多。2021年政府债券融资为7.02万亿元,比上年少1.31万亿元,主要是上一年发行1万亿元的抗疫特别国债,2021年回归常态发行。非金融企业债券融资是3.29万亿元,比上年少1.09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1.24万亿元,比上年多3434亿元。

  三是表外融资减少较多。2021年,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三项表外融资净减少2.67万亿元,比上年多减1.35万亿元。

  阮健弘表示,2022年,人民银行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

  稳妥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

  谈及数字人民币的推进情况,邹澜介绍,目前,人民银行已经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等地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场景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基本涵盖了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中部、西部、东北、西北等不同地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过808.51万个,累计开立个人钱包2.61亿个,交易金额875.65亿元,试点有效验证了数字人民币业务技术设计及系统稳定性、产品易用性和场景适用性,增进了社会公众对数字人民币设计理念的理解。

  邹澜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按照国家“十四五”规划部署,继续稳妥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进一步深化在零售交易、生活缴费、政务服务等场景试点使用数字人民币,把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试点落脚到服务实体经济和百姓生活上去,让更多企业、个人能感受到数字人民币的价值,充分激发产业各方的积极性。

  实际贷款利率继续稳中有降

  在利率方面,刘国强指出,2021年以来,人民银行通过持续优化LPR改革,畅通货币政策传导,增强信贷市场竞争性,有效推动实际贷款利率在上年大幅度下降的基础上继续稳中有降。2021年全年企业贷款利率为4.61%,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谈及准备金率,刘国强表示,2021年,人民银行分别于7月与12月两次实施全面降准各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2.2万亿元。长期资金优化了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体现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降准之后,当前金融机构平均存款准备金率是8.4%,这个水平已经不高了,无论是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还是与我们历史上的存款准备金率相比,应该说存款准备金率的水平都不高了,下一步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变小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空间变小了但仍然还有一定的空间,我们可以根据经济金融运行情况以及宏观调控的需要使用。”刘国强说。

  人民币汇率合理均衡、双向波动

  谈及汇率,刘国强表示,当下,汇率的观察变得越来越难。比如原来人民币和美元汇率关系的互动是比较有规律的,经常出现“跷跷板”,也就是美元升一点,人民币就相对贬一点。但2021年出现了几次美元走强,人民币更强的情况。

  “这好像不可理解,短期的观察难度增大。但这又在情理之中。”刘国强指出,由于去年中国经济增长较快,贸易顺差较大,支撑了人民币走强,这就导致短期出现了美元强、人民币更强的情况。但是,如果把这个时间拉长成一个阶段来看,还是比较合理的,总体还是合理均衡、双向波动。

  另外,刘国强强调,中国是大国,持续的单边升值或持续的单边贬值,在大国很难出现,在中国更不可能出现。因为我们的宏观调控是有度的,在政策上也没有大水漫灌,还是按照经济规律做事,微观的市场机制也比较有效,虽然可能会有一些干扰因素存在,但总体还是合理均衡、基本稳定。

  对此孙国峰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坚持稳字当头、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以我为主,发挥人民币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功能,加强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强化预期管理,引导企业金融机构树立“风险中性”理念,处理好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