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粤港澳大湾区首批“跨境理财通”试点业务正式落地

 

  2021年10月18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深圳中支官方网站公布了完成报备的“跨境理财通”首批试点银行名单。粤港澳大湾区三地居民纷纷争饮“头啖汤”,19日上午实现了首批业务成功落地,“北向通”和“南向通”业务同步开展,业务落地的银行覆盖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外资银行。

  “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旨在便利粤港澳大湾区内地及港澳居民个人跨境投资对方银行销售的合资格投资产品,按照投资主体身份可分为“南向通”和“北向通”。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解释,其中,“南向通”指粤港澳大湾区内地投资者在港澳销售银行开立个人投资账户,通过闭环式资金管道汇出资金购买港澳销售银行销售的投资产品;“北向通”指港澳投资者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代销银行开立个人投资账户,通过闭环式资金管道汇入资金购买内地代销银行销售的投资产品。

  这也是人民银行牵头推动的又一项金融创新举措。该试点坚持市场驱动,在宏观审慎和资金闭环管理的框架下,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居民便捷地跨境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进行跨境资产配置。

  银行积极参与 市场热情响应

  10月11日《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施细则》正式生效以来,人民银行广州分行、深圳中支会同广东银保监局、广东证监局、深圳银保监局和深圳证监局,扎实高效开展试点银行报备材料的审核指导工作。根据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公布的名单,截至10月18日,深圳地区首批试点银行共有20家,分别为六大国有银行深圳分行;股份制银行中,囊括了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等7家股份行的深圳分行;其余为外资银行,包括东亚银行(中国)、大新银行(中国)、恒生银行(中国)、汇丰银行(中国)、南洋商业银行(中国)、星展银行(中国)、渣打银行(中国)的深圳分行。其中,邮储、东亚、大新、星展只开展南向通业务,其余银行均开展南向通/北向通业务。

  实际上,早在2020年6月,人民银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澳门金融管理局联合公告,拟在粤港澳大湾区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此后市场对此一直高度关注。

  2021年2月,三地金融监管部门共同签署《关于在粤港澳大湾区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的谅解备忘录》,明确“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各方监管职责和协调配合机制。2021年5月,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拟定了《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施细则》公开征求意见,从投资者资质、投资产品范围、投资者保护、跨境资金流动管理等方面对“跨境理财通”业务进行全面规范。9月10日,该细则与港澳地区实施细则同步发布,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经过细致准备后正式启动。

  从试点落地首日数据来看,业务也呈现覆盖范围广、主体类型多、业务品种丰富的特点。据初步统计,19日上午业务开通一小时后,大湾区境内9市、香港和澳门均已有业务体现。内地代销银行已成功通过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S)为港澳个人投资者办理“北向通”投资资金入账41笔,涉及金额249.6万元。内地合作银行通过代理见证服务,协助港澳销售银行为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个人投资者开立“南向通”投资户115个,成功汇出投资资金8笔,涉及金额39.8万元。

  “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金融机构名单的公布和业务的落地,标志着区域性金融开放试点又取得了新突破。”招商证券研发中心董事总经理谢亚轩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别是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南沙自由贸易试验区牢牢把握国家赋予的建设先机,在“跨境理财通”首批试点业务落地中积极部署、率先垂范,通过线上签约、代理见证开户、线上风险测评、远程购买产品等全流程远程办理服务。

  更好满足旺盛的跨境金融服务需求

  实际上,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跨境金融业务也是大湾区金融工作的重点。管涛对记者介绍,2018年以来,围绕如何推动跨境金融创新,2019年形成的《粤港澳大湾区金融融合发展研究》课题成果提出的35条政策建议中有22条具体建议在2020年5月出台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有所体现。

  “这促进了各项金融政策早落地、早见效。”管涛表示,《意见》中需要人民银行深圳中支落实的具体措施中,有21条措施早在2020年10月份就已落地,2021年以来,则进一步落地了本外币一体化资金池和本外币合一银行结算账户试点,“跨境理财通”也在稳步落地。深圳综合改革试点方案中,人民银行深圳中支牵头的4项工作也取得重要进展。此外,深圳资本项目数字化服务试点等多项跨境金融创新试点走在全国前列,“出口跨境电商直通车”业务等多项跨境试点业务规模位居全国首位。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政策的落地,原有市场需求逐步得到满足的同时,新的市场需求还会持续涌现。管涛表示,粤港澳大湾区经贸往来密切、人员交流频繁,居民个人在区内跨境工作生活非常普遍,对跨境理财存在较大需求。一方面,港澳地区个人希望购买内地银行的理财产品,进一步拓宽到内地投资的渠道;另一方面,内地居民希望购买港澳银行的投资产品,实现个人资产配置多元化。

  据管涛介绍,“跨境理财通”从机制设计上考虑了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他解释,资金实现闭环汇划和封闭管理,使用范围仅限于购买限定的投资产品,资金均通过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S)、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结算,资金兑换在离岸市场完成。此外,采取额度管理模式,南(北)向通初始额度上限为净流出(入)1500亿元,单个投资者额度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

  在谢亚轩看来,跨境理财通的落地有几项重要意义。“一是双向‘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是内地金融双向开放的新尝试,有助于进一步丰富三地个人投资者的跨境投资选择;二是为各金融机构拓展业务、实现更多业务场景创立了条件;三是进一步推动了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他表示。

  而管涛则强调,“跨境理财通”试点有利于探索个人资本项目跨境交易,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此外,也有助于增加离岸人民币外汇交易,推动国际支付和外汇交易环节的人民币国际化。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人民银行广州分行、深圳中支表示,将继续发挥好金融改革主力军作用,稳妥有序开展创新试点。积极开展“跨境理财通”试点宣传,指导银行依法合规展业,与港澳金融管理部门一同做好投资者保护工作。支持市场主体用足用好金融改革的政策红利,以实际行动推动粤港澳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国际金融枢纽的建设。

责任编辑: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