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链”动数据 长三角征信链探路可持续发展

  数据,还是数据。

  在《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多家金融机构和征信机构中,大家普遍认为,做好征信业务,更好助力普惠金融业务落地,数据是关键的生命线。

  然而,在具体实践中,数据共享与应用仍面临重重挑战。一方面,共享时代下的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备受外界关注,从采集、获取到流转、应用的每一个环节都尚未有一套成熟的制度安排;另一方面,市场化机构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对于数据共享也心存迟疑。

  在业内专家看来,现阶段“政府+市场”双轮驱动,同时借助技术来确保数据安全及合理共享是一个解决方案。“如果能在政府的支持下建设一个有公信力的平台,通过区块链等新技术实现征信信息的互联互通,帮助小微企业群体及时获得征信服务,将是一个很大的贡献。”上述专家表示。记者了解到,当前,人民银行正在以长三角为基地率先试行,推动区域一体化征信联盟链落地。

  借力区块链 平衡安全与发展

  与传统征信多以借贷信息为主不同,“长三角征信链”主要是利用替代数据刻画企业的信用状况。按照世界银行的定义,借贷信息以外的数据统称为替代数据。近几年的实践证明,作为借贷征信数据的补充,替代数据能够很好地刻画企业信用状况,潜在的商业价值正逐步体现。

  参照《长三角征信链征信一体化服务规范》团体标准,信用报告主要包含工商基本信息、股东信息、董事监事及高管信息、社保公积金缴存信息、资产负债表主要信息、利润表主要信息、主要财务指标信息、纳税信息、海关进出口信息、水电气缴费信息等29项信息。有了这些替代数据,银行可以更清晰、全面地了解企业,再作出授信与否的判断,尤其对于缺乏借贷信息的首贷户、信用“白户”,多维度的替代数据能够更好提升银行的风控能力。

  替代数据是作为传统借贷数据的补充而存在的。苏州企业征信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康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仅仅依靠传统的模型、线下营销等方式,银行难以找到适合放款的小微企业。他表示:“传统模式并不适合面对大量分散的小微企业,单纯依靠信贷、失信、惩戒数据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市场上还存在大量的缺乏信贷记录甚至没有信贷记录的‘白户’,这就需要能够归集到反映小微企业经营行为的先导性数据,形成客户营销指标,为金融机构普惠金融等提供营销获客支撑。”

  相比传统借贷信息,多维度替代数据可以反映企业持续经营行为以及法人、实际控制人等相关内容,刻画小微企业画像维度更多,也更为完整和清晰,通过对违约先导性标签、行业指标、经营异动、法人、高管等深度刻画,帮助金融机构提前预警,降低风险和成本。

  当然,让相关部门拿出自己的数据并不容易。“有些数据源单位总是觉得数据共享至企业征信公司,有着各种数据安全及泄露的风险,因此共享意愿较低。”人民银行苏州中支征信管理科科长殷贵梅告诉记者。

  “数字经济时代,技术对征信业创造的机遇令人兴奋,但一些技术的有效性和可靠性仍需进一步评估,应采取哪些措施控制负面影响需要业界在试用验证中逐步明确。”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对记者表示,新技术应用带来的网络安全风险、数据泄露风险等必须谨慎对待。

  那么,如何保障上链数据安全?殷贵梅介绍,区块链技术作为一种纯数字加密技术,各数据源单位可以仅将数据摘要值存储至链上,原始数据仍保留在数据源单位,使得查询者既能查询所需数据又无需访问原始数据,解决信息源单位的顾虑,降低信息采集难度。

  对于这一问题,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表示,如何让数据合规安全地在“链”上流通、确保数据信息安全是“长三角征信链”平台存亡的生命线。“作为‘长三角征信链’的主要筹建机构,苏州企业征信在2020年1月接到了人民银行(总行)关于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展征信领域应用试点的工作任务,在人民银行以及地方政府的指导帮助下,筹建了长三角征信链研发实验室。”姚康表示,“长三角征信链”将提供这些信息的单位作为业务节点上链管理,在充分保障数据安全、可靠的基础上实现互联互通,拓展征信数据维度,为小微企业完整画像,进一步为提升普惠金融创新发展提供更好基础条件。

  同样作为上链的征信机构,杭州征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赵磊也对记者表示,对数据安全问题不必过度担忧。“征信链充分利用了区块链的不可篡改技术特性和将数据哈希摘要上链,有效保障数据共享全程透明可审计,确保数据使用的合法合规,可以说对征信链在数据采集、存储、传输、使用等过程中潜在的数据安全隐患采取了多方面措施。”

  初探市场化 深挖数据资源潜力

  “我们愿意为此付费。”一家商业银行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反复强调,他们愿意以付费的方式享受优质的征信服务。

  这也是大多数业内机构的共同态度。“高质量的征信服务能够帮助企业降风险、降成本、提效率、优服务。”苏州银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范骏斌对记者表示,“加入征信链后,我行在授信审批时可以参考更丰富的征信链信息,形成企业初步画像,降低了小微企业授信审批的难度,提高了审批效率。如果征信产品符合我们的需求,即便收费也是笔好生意。”

  征信机构也看好这片业务蓝海。“目前‘长三角征信链’的服务是一项金融基础设施,这些基础服务应该是公益的。”上海卫诚企业征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中伟表示,“但将来我们一定会探索市场化发展路径,找到可持续发展模式。现阶段 ‘长三角征信链’还处于起步阶段,包括数据积累、共享模式等都还在探索中。”

  邓中伟介绍,作为金融基础设施,“长三角征信链”已经构建完成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在上链数据的丰富度、质量和应用方面还面临挑战。他表示,目前各家上链的数据内容重复度较高,税务、公积金和社保等核心数据归集和清洗存在差异。在应用层面,目前还主要是征信报告查询方式,多是辅助决策作用,但在诸如支撑商业银行线上“秒批秒贷”产品开发、贷后管理等深度应用场景,需要突破数据线上授权、数据线上调用、数据质量管控方面的不少瓶颈。

  “‘长三角征信链’的应用服务质量取决于上链的数据。”天翼征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翼征信”)副总经理谢杰告诉记者,与此同时,数据要素作为生产资料,要合理合规地流通和共享才能发挥价值。

  以标准规范数据源,几乎是所有受访机构的迫切呼吁。记者了解到,当前,不同源数据质量参差不齐,时效性、覆盖率也不尽相同。尽管这些数据给银行提供了多角度参考和数据补充,但由于缺乏对各机构数据的详细说明,银行对链上数据所覆盖地区、数据覆盖率、数据包含维度以及数据来源缺乏了解,向下推广业务存在困难,数据的时效性和数据质量也有待提升。多数机构都表示,需要通过“长三角征信链”的探索,形成统一的数据规范,系统地进行数据治理,实现高效可靠的应用。

  展望下一步市场化发展路径,谢杰从数据、产品和服务方面提出了对“长三角征信链”发展的建议。例如,数据层面,建议逐步推动市场化运作的方式,让更多拥有合规数据的企业愿意加入,满足链上金融机构实际场景需求,快速建立起服务生态;产品层面,建议供需双方“结对子”,加强方案研讨和加快应用落地,鼓励先行先试,探索适合“长三角征信链”的模式,开发有征信链特色的征信产品。

  “可以在征信链中增加运营商特色数据,帮助金融机构全方位、多维度掌握企业的信用信息。”谢杰建议。据他介绍,天翼征信可依托母公司中国电信对运营商自身供应链数据进行挖掘和应用。“我们首次提出供应链征信的概念,与现有公开数据整合互补,形成新的能力,未来通过与链上金融机构合作从而更好为中小企业提供普惠的金融服务。”他表示。

  当然,除了安全考量,各家机构也坦言,在数据共享时还有其他顾虑。“越是大型机构,数据共享难度越大,直接原因是初期很难提供行之有效的对价机制。一般的市场化征信机构商业对价能力相对较弱,这背后主要是各数据拥有人对数据出库的利益、合法合规性的认识不一致。”一家市场化征信机构对记者表示。

  “技术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谢杰对记者表示,采用安全多方计算和联邦学习为核心的隐私计算技术,可以在保护数据本身不对外泄露的基础上实现多方参与的计算任务,解决数据流通中兼顾“可用性”与“隐私性”的难题,进而为数据孤岛间价值流通搭建合规桥梁。

  “平台在人民银行的支持和监督、在各征信机构公益性定位下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下一步,可结合征信链平台的运营现状,进行有效、合理的市场化运作,使平台可持续良性发展。”邓中伟表示,“银行在实际业务开展中各条线、各部门都已接触了大量数据服务商。下一步,要进行市场化探索,在已有数据基础上加强探索,强调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时效性和专项特色,提高数据挖掘和模型加工的附加价值。”

  此外,也有机构建议,利用区块链智能合约对隐私计算任务进行调度,满足应用层服务的智能化、可信性与稳定性,最终形成征信链参与方之间可持续的商业生态。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