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加入世贸组织20周年:非银机构走向多元化发展道路

  20年前,中国叩开了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世贸组织”)的大门,开启了更深融入全球经济发展的新篇章。

  20载栉风沐雨,在政策红利下,一批具有外资背景的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公司、财务公司等外商独资或中外合资非银机构在国内落地生根并快速发展,将经验带到中国的同时,与中国持续开放的金融业共享机遇、共同成长、共谋未来。

  20载只争朝夕,在日益开放包容的市场环境下,外资非银机构与中资机构一道,扎根中国市场,深度洞察本土市场,结合国际化的金融服务经验,加强服务创新、科技创新、模式创新。

  “加入世贸组织加速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我们作为具有国际背景的消费金融公司享受到了更加开放的政策和更加宽松的市场展业环境。”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信”)总经理翁德雷·弗里德里奇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市场的开放意味着企业需要苦练内功,顺应市场和消费者需求,推动行业的参与者更加优秀,更具创新精神,更能为客户着想。

  乘开放东风蓬勃兴起

  将时光的指针拨回20年前。2001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01]第1号称,我国2001年12月11日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将按照承诺逐步开放银行业。其中,自2001年12月11日起,外资非银行金融机构可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即将公布的有关管理办法,申请设立独资或合资汽车金融服务公司,办理汽车消费信贷业务;外国投资者可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申请设立独资或合资金融租赁公司,提供金融租赁服务。原银监会于2009年在《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中提出,“消费金融公司的主要出资人应为境内外金融机构和银监会认可的其他出资人”。

  响应政策号召,一批外资、中外合资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诞生,为金融业注入了新鲜“血液”。

  在加入世贸组织3年后,中国首家汽车金融公司,同时也是首家中外合资汽车金融公司——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上汽通用汽车金融”)成立。

  “可以说,中国汽车金融公司的诞生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息息相关。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汽车金融公司迅速发展,这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作为行业亲历者,上汽通用汽车金融董事、总经理余亚瑞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引入外方股东不单单是引入资本,更是学习业务流程和管理理念,通过本土团队的创新实践转化为本土生产力,促进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翁德雷·弗里德里奇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他认为,随着中国金融业全方位对外开放,消费金融公司基于在全球市场积累的业务模式和实践经验,运用先进的金融工具和服务理念,能够更好地服务中国消费者。

  作为我国首批获得牌照的消费金融公司之一,捷信围绕本土消费场景开发定制普惠金融产品,并积极引入业务模式新理念、新业态,使消费者可以获取无缝衔接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目前其业务已覆盖全国29个省份、300余个城市。

  狮桥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狮桥集团”)作为由商务部批准成立的外商投资融资租赁公司,成立不久后便引入外资股东贝恩资本。发展至今,狮桥集团股东背景愈发多元化,已先后获得百度、招商局集团以及建信信托注资,中资与外资共同努力,为行业持续发展注入动力。

  同样具有外资背景的日立(中国)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立财务”)持续专注主业,通过小而精的资金管理,积极支持60多家成员单位在中国发展。在这一过程中,日立财务也见证了财务公司行业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发展壮大:从2001年的69家发展到2021年的257家,资产总额从3377.72亿元增长到11.33万亿元,从粗放式管理迈向精细化管理,从最初的传统系统升级到AI系统……日立财务董事小田雅巳表示,随着中国金融业高水平开放,财务公司的作用越来越被认可,财务公司的数量和质量得到了巨大提升。

  深植本土 谋新谋变

  “在发展之初我们没有思想包袱,学习和创新精神一直贯穿于我们的工作中。我们向外方股东学习运营流程以提升效率,向银行业学习行业经验以扩大效能。”余亚瑞回忆道,“中外合资的股东背景既让我们拥有全球视野,又能充分发挥本土优势,边摸索、边创新,不断思索如何把国外的实践经验转变成适合我国国情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如今,伴随我国金融市场开放水平的不断提高,汽车金融公司融资渠道不断增加,产品越来越丰富,进一步为汽车产业的发展注入动力。

  不仅是汽车产业,翁德雷·弗里德里奇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后,过去10年间,中国消费市场持续升级,消费渠道下沉至三四五线城市,促进了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消费金融公司也从中获益。

  加入世贸组织20年,更加开放、包容、创新的经济环境和金融市场,给非银机构的发展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平台。非银机构在持续释放改革开放红利的同时,积极植根本土化发展,主动把握数字化机遇,走出了各具特色的转型发展之路。

  据了解,捷信从2020年开始全面实施数字化敏捷转型,在业务上成功实现了三大转变,即客户服务全流程数字化、产品组合多元化以及业务运营智能化,通过数字化转型进一步提升在中国市场的灵活性、适应性和创新性。

  狮桥集团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多种科技手段赋能中小企业,在带动自身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促进合作伙伴的快速成长。

  上汽通用汽车金融也将数字化转型作为公司战略重心,持续加大技术创新投入,自主开发了“北斗星”零售信贷审批系统、“小管家”APP、“闪电”批发资产管理系统等。

  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各行业的对外开放、交流、合作不断推进。

  正如余亚瑞所言:“加入世贸组织为中国汽车金融行业更深地融入全球体系并获取更多资金、吸收经验搭建了桥梁。但我们更应该看到,中国汽车金融行业的高速发展与取得的成就,不仅因加入世贸组织而取得,更是改革红利、开放红利、劳动红利、创新红利、城市化红利等因素叠加后形成的,是中国经济的腾飞催生和创造的。”

  不仅是汽车金融行业,消费金融、融资租赁、财务公司等其他行业也是如此。在持续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非银机构积极谋变,勇于创新,以融促产、以产兴融,践行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使命。

  与“世”俱进 华丽转型

  可以看到,过去20年来,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全面深化,一批具有外资背景的非银机构迅速发展壮大。当前,国内外环境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我国经济也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以加入世贸组织20周年为新起点,非银机构也迎来了谋转型促发展的新阶段。

  把握新一轮开放机遇,与“世”俱进,成为多家受访机构的共识。

  近年来,我国金融市场开放水平不断提高,汽车金融公司在融资端切实享受到了改革红利,为其服务实体经济提供了强大的“造血”能力。例如,上汽通用汽车金融在2015年就通过借助上海自贸区跨境融资的利好政策打通了跨境融资渠道,从中国银行韩国首尔分行借入5亿元跨境人民币借款,成为自贸区扩区后上海首家完成境外融资的企业。未来,汽车金融公司还需进一步把握资本市场扩大开放新机遇,拓宽融资渠道,使得资金来源更为丰富,为汽车金融产业转型发展积蓄动能。

  开放还带来了广阔的业务空间。狮桥集团董事长兼CEO万钧表示,随着对外开放持续深入,“一带一路”倡议持续推进,不仅为融资租赁公司助推企业转型、深度参与国民经济发展提供了机遇,同时也为融资租赁公司加快“走出去”、加强国际经贸合作提供了更多支持。

  面对市场变化及各自行业内不同的发展情况,非银机构又该如何进一步实现专业化、差异化发展?

  以汽车金融行业为例,当前,整个汽车产业已发生深刻变化。例如,直销模式开始挑战传统销售模式,新能源汽车加速取代传统燃油车,主流购车人群也更加年轻化。在余亚瑞看来,汽车金融公司需要积极拥抱市场变化,通过零售业务和批发业务的创新实现高质量发展;通过与厂商紧密合作,发挥多场景渠道优势,并基于“信用管理+资产管理”的全新业务逻辑,持续为汽车产业提供稳定金融支持,并为汽车后市场更多的参与主体提供服务。

  万钧则表示,狮桥集团专注于物流产业数字化技术和商用车金融,在未来发展上仍将专注主业,加强细分领域能力建设。通过在细分行业市场精耕细作,将物流和商用车金融科技链条领域做深、做细,同时积极拓展产业链条,增加服务附加值,增强发展韧性。

  毋庸置疑,对外开放加速了国内的消费升级,翁德雷·弗里德里奇认为,未来,消费金融公司应围绕客户需求和消费场景,洞察消费者需求和市场潜力,开发创新型消费信贷产品和服务,并进一步推动数字化转型、拓宽多元化融资渠道,并将ESG发展理念融入企业发展战略。

  “面对时代的变迁,积极参与集团转型,服务于集团主业,就是财务公司最大的发展机遇。”小田雅巳表示,随着日立集团向社会提供更多基于数字化平台解决各种生产领域应用场景的技术产品及服务,日立财务也将顺应集团转型,在数字化方面持续探索集团资金数据统合,为集团决策提供方案。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