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金融风险防控取得重大成效

  2020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年。经过3年的防与治,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工作取得明显成效,监管短板不断补齐。面对疫情冲击,金融系统保持稳健运行,韧性与潜力凸显。不过,今年金融风险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如银行业面临较大的不良贷款攀升压力,宏观杠杆率也出现了阶段性上升等。防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收官并不意味着防风险工作的终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明年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复苏不稳定不平衡,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

  金融风险防控显成效

  今年以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在国务院金融委靠前指挥下,针对银行业、保险业面临的金融风险采取多方面措施,取得积极成果。目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重大成效,为有效应对疫情冲击奠定了坚实基础。

  “经过近3年的集中整治,重点领域的金融乱象已得到有效处置,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长效机制正在健全和完善。”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在他看来,今年治理金融乱象的一个标志性成果是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风险得到根本性整治,P2P网络借贷机构数量归零,互联网资产管理、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虚拟货币交易、互联网外汇交易等领域整治工作也已基本完成。并且,在本轮逆周期调节过程中,影子银行无序扩张现象继续得到有效遏制,影子银行规模持续压缩,今年前11个月,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规模分别下降3395亿元和6399亿元。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2017年以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出发点是消除金融领域存在的监管套利、无序扩张、结构失衡和信用偏离等系统性问题,整治的重点是化解资金空转、影子银行、违法腐败及互联网金融乱象等风险隐患。目前来看,金融风险防控工作已经取得重大成效。

  在重拳治乱象的同时,监管短板也在加快补齐,其中,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不断完善,主要表现为有序推进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加强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开展重点领域宏观审慎管理以及不断完善房地产金融宏观审慎管理等。

  王青提到,随着《中国人民银行法》和《商业银行法》等基础性金融法律制度进入修订过程,统筹监管框架逐步成型。同时,今年开始建立金融委办公室地方协调机制,也是补齐金融监管短板的重要一环。

  金融风险出现新变化

  当前,我国金融风险趋于收敛,整体可控。但受内外部各方面因素影响,尤其是在疫情冲击下,金融业仍然面临一些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因素,风险点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必须充分重视、冷静研判。

  在疫情冲击下,今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金融活动反而必须扩大以对冲下行影响,一些新风险点随之产生。对于不良资产上升压力,监管有充分预估并多次提示,商业银行也加大了不良处置和拨备计提力度,同时多渠道补充资本,提升经营稳健性和信贷投放能力。当前,银行业各项指标均处于合理区间,资产质量较为稳健。

  谈及今年金融风险的新变化,王青表示,今年重要领域的金融风险指标“一升一降”。“升”表现为宏观杠杆率出现阶段性较快上升,不过,随着明年GDP增速快速反弹,以及疫情防控期间特殊政策措施有序退出、社会融资增速相应回落,2021年宏观杠杆率将逐步趋稳,有望进入一个回稳甚至略降过程。“降”表现为房地产泡沫得到有效抑制。

  此外,金融科技风险正在引起监管层更多关注,这也是今年金融风险的一个突出变化。面对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以及可能产生的新型金融风险,监管层明确既要鼓励创新又要守牢底线的积极审慎态度,解决好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

  王青表示,一方面,少数科技公司在小额支付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存在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另一方面,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涉足金融领域,运用自身技术、数据和市场优势开展跨界混业经营,进而形成新的增量金融风险。金融科技监管在全球范围内是一个新监管课题,各国都普遍处在一个探索和完善阶段,总体目标是在创新、效率和安全之间把握好平衡。

  此外,近期以华晨汽车、紫光集团、永城煤电控股集团等为代表的信用债违约事件连续出现。针对债券市场乱象,11月21日,金融委“严厉”表态:秉持“零容忍”态度,维护市场公平和秩序。要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

  抓存量防增量扎紧监管藩篱

  防风险没有完成时。根据监管表态,明年严监管态势还将延续。“我们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中积累了经验,形成了若干行之有效的处置风险模式,但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中的道德风险问题依然突出,市场纪律、破产威慑和惩戒机制尚未真正建立,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以社会稳定为由倒逼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承担高昂救助成本的问题仍未根本扭转。中央银行作为金融体系的最后贷款人,必须在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切实履行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责任。”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文章中谈到。

  防风险的重点任务也已经清晰。12月22日,银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郭树清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会议提出,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前瞻性应对不良资产反弹,精准防控重点领域金融风险。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压实各方责任,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化解风险。坚决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

  “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必须要把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动态平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在永煤违约事件发生之后,监管层显然对于存量风险和增量风险都更为警惕。”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王静文表示。

  存量和增量风险表现在哪些方面,又该如何化解?对此,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从化解存量风险来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和化解“影子银行”风险是两项主要任务。从增量风险来看,需要注意银行业不良资产反弹的压力、中小金融机构资本缺口加速暴露的压力等。不良率上升和非标资产回表,对金融机构资本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需要继续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保障中小银行持续稳健经营,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王青提示,明年要关注各类市场主体债务规模持续较快上升可能带来的潜在信用风险。可以通过引导信用风险有序释放等方式,通过市场约束手段控制包括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在内的信用风险累积。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告诉《金融时报》记者,明年要严防资金池、加杠杆,着力防范住房租赁金融风险。他建议,应尽快出台住房租赁条例,从根本上构建稳定的住房租赁关系,推动金融更好地服务住房租赁市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