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金融开放蹄疾步稳取得多方面进展

  近期,中国通过一系列表态和实际行动宣告了坚持扩大开放的决心。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庄严宣告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进博会顺利举办,15国共同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等,一系列举世瞩目的行动表明,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正越开越大,面向全球的全方位开放稳步推进。这是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举措,也是对逆全球化浪潮的有力回击。

  作为实体经济的血液,金融业为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出了重要贡献。过去两年,金融业开放不断迈出重要步伐,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未来,金融开放将继续稳步向前”,这是当前中国金融业的基本共识。10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的主旨演讲中强调,金融系统要认真落实“十四五”规划建议,推动新一轮发展和改革开放。

  高水平开放蹄疾步稳 对外资吸引力持续增强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尽管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但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可谓蹄疾步稳。

  当前,中国彻底取消银行、证券、基金、期货、人身险领域外资股比限制,外资金融机构积极进入中国市场。2018年以来,新增外资控股证券公司8家、外资控股基金管理公司2家、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20家。2020年5月份,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不断扩大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例如,允许外资银行分行和子行获得基金托管资质等,适当调整了基金托管人净资产准入标准,简化申请材料,优化了审批程序。

  此外,中国还持续提高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程度。今年前9个月,外资累计增持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7191亿元。《金融时报》记者日前获悉,更大力度的开放举措有望推出。人民银行正在与香港货币当局一道,会同各方研究探讨“南向通”的框架性方案。

  不断开放的中国金融业也让中国市场对外资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截至今年10月末,中国债券市场余额已达114.6万亿元人民币,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共有877家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持债总量为2.98万亿元,占中国债券市场总存管量的2.6%。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729亿美元,其中,净增持境内债券596亿美元、股票133亿美元。截至6月末,境外投资者持有的境内债券余额3691亿美元,持有的境内上市公司股票余额3684亿美元,比2019年末的余额分别上升13%和16%,债券余额是2016年末的3倍,股票余额是2016年末的3.4倍。

  “金融业开放是互惠互利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的视频致辞中指出,金融是竞争性服务业,而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也能更好地分享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红利,实现互利共赢。

  高水平开放推动高水平竞争 中资机构不断成长

  金融业高水平开放不仅惠及外资机构,也有助于中国金融业发展和效率的提升,对国内金融机构的成长大有助益。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伴随着国际资本流入和市场准入放宽,国际金融机构料将加速进入中国市场。全球竞争者的涌入将激活“鲶鱼效应”,进一步加快国内金融行业对资产定价、风险管理、资金融通等核心能力的提升。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本报专家委员会委员宗良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中资金融机构要做好与境外金融机构竞争的准备,发挥好其在市场和机构等方面的优势。

  数字化转型是多位专家提出增强竞争力的重要方向。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表示,近年来,我国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认识到金融科技的重要性,将金融科技应用于业务和风险管理场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程实也强调,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金融科技是中国本土金融机构保持竞争力的关键。外资金融机构具备更成熟的全球市场经验和高端技术产品,外资银行业务准入的放宽将会对本土金融机构构成全新挑战。而借助金融科技洞察用户需求、提升渠道效能以及精准防范风险,将显著增强本土金融机构在开放市场中的抗压性。

  开放,当然不只是“引进来”,同样要“走出去”。“近年来,中资银行的对外发展一直在稳步推进。例如,中资银行的国际化业务得到快速增长。2018年以来的相关数据已经清楚表明,整个境外业务的发展势头良好。” 连平表示。

  “走出去”更多体现在国际化方式的多元化。过去,中资银行“走出去”的主要方式是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而现在,中资机构也会通过控股或者兼并重组、参股等多种方式实现国际化发展,同时,对外服务能力、国际业务竞争力也不断提高,一些境外的中介业务占比规律已经证实了这一趋势。

  专家认为,尽管开放是大势所趋,但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审慎推进金融开放,及时防范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守住风险底线是金融开放成败的关键。

  程实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提速的中国金融开放成为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推进器。要在加快开放的同时防范风险,稳妥有序推进高水平开放。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提高金融监管的专业性和有效性,建好各类“防火墙”,提高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使监管能力与开放水平相适应。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