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高端访谈CURRENT AFFAIRS
高端访谈 / 正文
履职故事|国是民生总关情
访全国人大代表、人行天津分行行长周振海

  

  早春三月,两会时节。对于再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人行天津分行行长周振海来说,最近显得格外繁忙。从岁末年初到两会前夕的这段时间,周振海连续参加天津市委、市政府相关会议,深入基层调研,特别是人行天津分行近日召开了天津市银行业管理与服务工作会议,周振海在会上对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相关工作作出部署。“作为全国人大代表,要上接天线、下接地气,既要领会好中央、总行的政策精神,又要把握好地方经济金融发展实际,还要主动对接基层单位和群众需求,这样才能有效履行好人大代表的职责。”周振海对《金融时报》记者说。

  周振海表示,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因此,今年两会的意义格外重大。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一重大判断,是党中央审时度势,准确把握我国经济发展基本特征作出的战略决策。作为金融系统的全国人大代表,必须从思想认识上,深刻理解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意义、科学内涵和实践要求,坚持把支持高质量发展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工作思路、落实宏观调控、制定工作措施的出发点、着力点和落脚点,不断增强适应新时代、实现新目标、落实新部署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

  周振海认为,做好金融工作,不能仅就金融说金融,而要从国家发展战略和人民美好生活的层面来思考金融业的新气象、新作为。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和站位,周振海今年带到人大会议上的几项建议,都聚焦金融如何更好地支持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

  一段时期以来,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业务活动严重侵害了群众利益,也影响了社会稳定。周振海认为,中央高度重视金融风险问题,而取缔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正是当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最直接、有效的措施之一。为此,他今年提出了修改《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的建议。周振海说,该办法的取缔主体设定与上位法律规定不一致,且实践中非法金融活动衍生新变种,仍游离于该办法规定的非法金融活动之外,未纳入取缔范围。周振海建议,应统筹监管资源,明晰职责,重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机制;结合金融实践,重新界定取缔对象;建立健全取缔程序,规范取缔行为,提升取缔执法效能。

  金融业综合统计是国家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具有重要意义。2016年3月份,中国人民银行联合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印发《关于开展金融业综合统计试点工作的通知》,在天津、广东、浙江、安徽四省市正式开展金融业综合统计试点工作。周振海建议,全面推进建立覆盖全部金融机构、全部业务领域的标准统一、协调共享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有利于各监管部门协调统计制度,统一统计标准,通过畅通的信息共享渠道,增强金融监管的协调性、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周振海提出,应加强金融业综合统计的顶层设计,通过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或制定金融统计管理条例,赋予中国人民银行对全部金融业机构进行数据收集、调查、分析和管理、监督、检查金融机构统计工作的职能,使中央银行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有法可依,提高金融业综合统计的法治化水平。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明确对问题金融机构的接管、重组、撤销、破产处置程序和机制,推动问题金融机构有序退出。周振海说,存款保险不仅是金融机构退出时的处置平台,也是维护金融稳定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我国存款保险改革的核心就是要建立市场化的风险防范与处置机制。根据《存款保险条例》,我国存款保险不是单纯的“付款箱”,而是具有必要的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职能。2015年3月份,我国存款保险制度正式建立,实施以来总体运行良好,并取得显著成效,但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功能尚未得到有效发挥。周振海建议,应进一步健全完善《存款保险条例》配套制度体系,明确监管部门在早期纠正与风险处置环节的职责分工,完善风险最小化的模式体系,防范系统性风险,推动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的落实。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