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辟才胡同与中共一大的历史渊源

  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附近的辟才胡同,与党的一大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辟才胡同文化补习学校不仅是北京一大代表选举地,还是当年北京支部筹集建党经费及其主要活动地点,是一段重要的党史见证。

  中共一大13名代表中有两名北京代表。他们是如何产生的?还要从邓中夏、高君宇等人办文化补习班说起。

  在辟才胡同筹集建党经费

  辟才胡同是金融街众多胡同之一,文化底蕴深厚,有600多年的历史。

  1920年冬,以北京大学(时在沙滩红楼)学生为主的共产党北京支部成立后,为了筹措党组织的活动经费与传播马克思主义,在辟才胡同开办了一个文化补习学校,为报考大学的青年学生补课。

  北京大学和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学生党员都在这里兼课,邓中夏教国文、张太雷教俄文、刘仁静教英文、缪伯英教化学,高君宇、罗章龙、李梅羹、易群先、杨华等同志都在这所补习学校教课。他们节衣缩食,教课所得除扣掉生活费用外全部用来交纳党费。辟才胡同文化补习学校,也是北京支部的主要活动地点之一。

  推选出席一大代表

  1921年,陈独秀、李大钊两位中国共产党创始人商定,拟在上海召开全国党代会。

  这年暑假即将来临的时候,北京支部接到上海党组织李达的来信,通知最近要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分配北京支部两个名额。北京支部随即在辟才胡同文化补习学校的一间教室里召开会议,推选赴上海出席一大的人员。参加会议的有邓中夏、张国焘、刘仁静、罗章龙、李梅羹等人。大家首先推选张国焘当代表;在推选第二位代表时,曾经提出过邓中夏和罗章龙,但是这两人十分谦让,都以在长辛店办工人夜校、忙于工人运动不能分身为由辞谢。于是,第二名代表便推选了刘仁静。

  这次极具历史意义的支部会气氛认真、友好。虽然北京党组织成立不到一年,但组织内部已有了制度和纪律。接到上海党组织发出的通知后,其能在暑假期间党员分散的情况下及时地召开会议,通过民主程序选举产生出席党的一大代表,而不是由个别人指定,这充分说明北京支部不仅具有浓厚的民主氛围,更重要的是初步形成了良好的党内民主制度。

  李大钊没有参加这次支部会,是因为他教课与社会活动多,当时习惯于在组织活动中不惊动他,事后再向他汇报,李大钊都会尊重多数人的决定。这次支部会没有推选李大钊,是考虑到他在北京大学暑假前后事务繁忙,同时还在主持北京8所高校教师向北洋政府的索薪斗争,索薪罢教斗争持续了10个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没有推选陈独秀参加一大,是因为陈独秀正在广州忙于筹办大学事项。

  北京代表在一大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使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伟大的新的历史时期。北京党组织和出席一大的代表,为党的创建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1年7月,中共一大期间,北京代表受陈独秀、李大钊委托主持了这次会议,向大会报告了会议的筹备经过,说明了这次大会的任务,最重要的是制定党的纲领和工作计划。北京代表与湖北代表董必武、上海代表李达一起负责起草这两个重要文件。北京代表刘仁静参加一大时19岁,是13名代表中最年轻的一位,他力主将无产阶级专政写入党纲,一大期间他还与上海代表李汉俊一起兼任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的现场翻译。

  在现存中共一大少量珍贵党史资料中,保存着北京代表在这次会议上以专题介绍开展工人运动的经验。

  大会最后一天,转移到嘉兴南湖红船上继续进行,讨论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这虽然不是正式的党章,但包含了党章的内容,规定了党的名称、性质、任务、纲领、组织和纪律,具有党章的初步体例,实际上起到了党章的作用,为后来党章的制定和完善奠定了基础。

  中共一大通过的《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规定党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工人阶级,加强对工人的领导,注意在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中发展党员,在反对军阀官僚的斗争中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该决议的内容能反映对北京支部开展工人运动经验的吸纳。

  两位北京代表在一大期间代表北京支部对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做出了贡献。但是,张国焘后来叛党,客死加拿大;刘仁静后来脱党,1986年被任命为国务院参事,著有《一大回忆录》等党史重大事件回顾。

  从他们两人身上可以看出,坚守初心使命、坚持理想信念对共产党员来说,是多么重要,又是多么不易。

  辟才胡同寻故地

  据罗章龙、刘仁静等人晚年回忆,西城辟才胡同是北京支部一大代表选举地。时隔60年后,当事人还记得如此清晰,可见这件事在他们心中的分量。但令人遗憾的是,回忆中文化补习学校在胡同里的具体位置未能明确,而这对金融街红色资源意义重大。

  既然是为报考大学的青年开办的文化补习学校,一般应具备成人使用的教室、黑板、课桌和座椅,而具备这样条件的只有正规学校。在当时,北京不少中学、大学租借教室、利用社会资源开办文化补习这一类的班次。

  据历史资料记载,实验中学的前身师大女附中于1917年在石驸马大街(现新文化街)建校,毗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1918年迁址辟才胡同,1949年迁址二龙路。辟才胡同校址是在郑王府花园旧址上的30余间破旧平房加以修缮后搬入的。

  从文化补习学校办学时间、办学条件分析师大女附中是最吻合的。师大女附中于1918年迁到辟才胡同,北京支部办学时间1920年到1921年,且具备了罗章龙、刘仁静等当事人回忆中所描述的平房、教室、黑板、课桌和座椅。师大女附中是当年辟才胡同仅有的一所学校。

  师大女附中的具体位置已于2007年9月5日重修旧址门楼时予以确定,现在古香古色的门楼就耸立在辟才胡同中段马路南侧,以前是二龙路中学,如今是实验中学教学楼。不过1921年的辟才胡同比较窄,不到9米宽,而现在的马路已经拓宽到30米。因此当年师大女附中以及门楼的准确位置似应再向北移10米左右。

  辟才胡同文化补习学校,作为北京一大代表选举地、北京支部筹集建党经费及主要活动地点,是重要的党史见证。如果能确定下来并以标识,有助于开展党史教育,还能挖掘出更多更有价值的党史资料。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