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管理的循序与渐进

  《道德经》第六十三章,从切实的实际操作层面,用最简单明了的语言,道破做事成功之根本,堪称有一句顶万句之效,无论面对何种人生阶段、面对各式问题,都能发挥重要的指导意义,往往能使人之行事,立于不败之地。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这段话不仅可以直接指导实操,而且可以助益个人品性与企业文化的修炼。

  逐句推察,能够挖掘出三点重要启示。

  第一,做艰难复杂的事情时,要从容易处入手突破,先把最容易的环节步骤做完做好,再推进其他部分。因为看似简单处,其实不仅是全局操作的基础,而且和许多重要环节是联动的,一旦将其做好,就会忽然发现别的地方也连通了明朗了。

  第二,做大事要事之时,要从细小处开始实操与累积,先把细微环节做到位做完善,再逐渐深入与扩展。因为看似微小处,其实不仅是整体的组成部分,而且往往能够影响全局决定成败。此外,“大事必作于细”的原则,在建立规范、改善状况时,也有重要意义,同时也与“破窗理论”密切相关。企业团体管理时,与其抓大,不如抓小。就像一栋大楼,如果一扇窗户破了而没有人去修补,这栋大楼很快就会出现很多破窗,里面也会堆满垃圾,人人避之不及,最终垮掉。因为当人们注意到第一扇破窗无人修补时,就会知道这是一栋缺乏管理的大楼,可以随意侵犯和破坏,各种违规的人与事就会纷至沓来,而遵纪守法者则会纷纷离去避而远之,等到大楼垮了再来查办,为时已晚,而且于事无补。

  第三,要去除对“大”的迷恋情结。一方面,是冷静务实,不为虚浮空洞之大,不为华而不实之大,不为好大喜功之大,不为盲目自满之大。另一方面,是心态的平和,不要过分执着纠结,更不要刻意贪求,“急之则愈远,宽之则愈近”。

  老子在紧接此章的下一章节,又说了这样一段话: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把老子这两段话结合起来,才能得到更完备的策略。

  根基扎实很重要,起步之初很重要。因此创业之时,管理之初,先要自问两个问题:首先,根基是什么,你最可以依靠的、最稳定的一块基石是什么?无论是人、事、物,都将是你的安身立身之本,也是底线和退路。其次,当下要做的事是什么,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自问自答到这一步,那么接下来具体做事时容易的是什么、难的是什么、主干是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接下来要做的则是保持对上一步思考方案的延续性,经常反思自察,也就是“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再接下来,是后续做什么,和最初所做的事的关系是什么?这就形成了流动性,形成了逻辑链,后面的发展就可以“日有所进,月无忘其所能”。

  换一个角度概括,上文列出的老子的两段章句,一个讲的是“循序”,一个讲的是“渐进”,而“循序”加“渐进”的内在逻辑,又可以用“得陇望蜀”的角度来做进一步阐释。

  从语体色彩来看,得陇望蜀一词,原本具有褒义倾向,至少是个中性词,但后来逐渐含有了一些贬义色彩。然而,从生物本能和事物规律来看,得陇望蜀的思维具有极大普泛性,更是个人和企业团体维系生存与发展的一种基础操作。

  得陇望蜀说的是已经得到了陇地,又想进一步得到蜀地。光武帝刘秀率兵平定西北,在布置妥当攻防战略后,移驾东归,临行前写信给留驻的将领说:如果成功攻下陇地两城(西城、上斳),就可以继续带兵南下去进攻西蜀,然后说道:“人苦不知足,既得陇,复望蜀,每一发兵,头鬓为白。”

  得陇望蜀是步步为营,在既得利益和成果的基础上,迅速寻找下一步发展的方向,是有目标、有计划的行为;而不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只知盲目抢取利益,而缺乏冷静的思考、判断与计划。再举个直观例子,在电脑游戏中,我们迫切地需要练级、升级,不断进阶到新的装备、队伍和综合战斗指数,每一步都是在上一阶段积累的成果基础上的、有目标有计划的一系列操作过程,这便正是一个不断“得陇望蜀”的过程。

  人都有得陇望蜀的欲望,一方面,是“围城”思维,“围在城里面的人想逃出去,城外面的人想冲进来,婚姻也罢事业也罢,人生中的事大多如此”。人总是会对既得的、稳定存在的东西忽视甚至厌弃,对未得的东西孜孜以求;也总是会马上把既得的当成应得的,然后继续索取占有。

  但另一方面,它也是人类能够不断进化和进步的重要内驱力。就以得陇望蜀的故事为例,一代名帝王刘秀正是在不断的“得陇望蜀”中,完成“光武中兴”大业的。我们不妨反向推想,如果就此停滞不前,不考虑得陇望蜀的操作,会怎样呢——陇可能会渐渐失去,得蜀的时机也可能就此失去。

  因此, “得陇望蜀”的思维模式遍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一普遍欲望是柄双刃剑,要看如何引导、如何运用、如何可测可控。

  对于企业运行来说,得陇望蜀的思维与操作,最贴合的对应,就是“存量与增量”逻辑。任何企业团体之发展,最重要的底层逻辑必是如何保持现有存量以及如何另开局面,发展创造新的增长点。这既是“循序渐进”之过程,也是“得陇望蜀”之操作。

  循序渐进和得陇望蜀,实为一体两面。循序渐进,突出的是完成某事的进程与环节;得陇望蜀,突出的是完成某事的目标与规划。二者合一,其事乃成。

  而管理者也当相应地做好两个层面:第一,自己做事循序渐进,节奏平稳,同时也能给别人循序渐进自我发展的路径和指引。第二,自己的拓展进取积极而有度,同时也能给别人合情理、够公平的“得陇望蜀”的制度与平台。

  提到得陇望蜀,一般都会和一个经典的心理学理论联系起来,就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需求可以基本分为五大层次,像金字塔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排列,分别是生存的需要、安全的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只有某一层面的相对更迫切的需要得到满足后,才会向更高一层次发展,而追求更高层次的发展就成为驱使行动的内在动力。当高层次需要发展后,低层次的需要仍然存在,只是对行为影响的程度大大减少。比如,当严重饥荒战乱、民不聊生的时候,生存需求就会压倒一切,顾不上尊严和自我价值实现等内容,有点“仓廪实而知礼义,衣食足而知荣辱”的意味;而当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之后,人就会渐渐寻求社交生活的丰富、文化艺术的熏陶以及社会的关注与认可。

  马斯洛是顶级心理学宗师,他的需求层次理论体系风靡数十年,但往根儿上说,也没超出“得陇望蜀”这四个字的涵盖,人总是在眼下这个阶段得到一定满足之后,就开始惦记着、琢磨着、试探着下一个阶段的事。

  从管理学角度看,只要熟用这一心理规律,就能将人与事导入一个良性推进的轨道,使之为我所用。对于管理者来说,有三个环节至关重要。第一,在员工的心理期待与规划中,他们所关注的、认为的“陇”和“蜀”都是什么,管理者必须要有清晰了解,以便有的放矢地制造诱导与激励。换言之,就是在动态调整中对“马斯洛需求”分析定位。第二,管理者要明确展示出你所设置的“陇”和“蜀”都是什么、都在哪里。第三,要有稳定有效的制度体系,确保员工可以获得“陇”和“蜀”。

  许多人正是通过“得陇望蜀”的设计与试探,洞察心理,掌握每个人的需求,对症用药,因人制宜,利用可见可期的不同层次的利益点,使员工在争取与角力中形成相互制衡,从而最终促成权力的向心性,维系工作场域的平衡,巩固管理者的权威性。不过,从正面看,它也同样可以调动员工的积极主动性,刺激良性竞争和工作的创造性,推动绩效发展。

  最后要强调的是,得陇望蜀的最佳状态,应该是有理性有规划地螺旋上升,而不能在一个较低的欲望层次里面盘桓滞留,甚至是转而沉陷于更低层次的欲望。

  如果“陇”和“蜀”之间不再是递进、跃升的关系,而是没有质变提升的简单重复叠加,甚至是逆行下降时,个体就会堕落,制度就会失效,团体就会混乱。

  特别是对于管理者而言,绝不能仅仅限于设定不同级别的薪金和奖励性报酬,以此低层次方式实现引诱与操控。而应当设计各种需要员工投入智慧与创新的项目,用以激发员工的创造性和实现自我价值的动力;应当设置严密的体系,来保障不同范畴、不同水准、不同兴趣取向的员工都能按部就班、各取所需地获得层级提升与自我认同,获得内心的满足感和对企业的归属感。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