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古代桥梁探源

  从古至今,桥梁建筑与社会经济发展都有密切关联;同时,“桥梁”也用来比喻经济往来的渠道与媒介。在现代汉语中,桥梁是一个词汇,泛指建在水面供人车通行的结构性建筑。然而在中国古代,桥是桥,梁是梁,二者虽然功能相同,但属于两种不同结构的交通建筑。中国的桥和梁起源都很早,从名称追溯,远在商代就有了表示梁和桥的文字。

  梁——平梁桥

  用多根横木并排架设在两岸及石垒桥墩上供人和车辆通行的桥称为平桥。之所以称平桥,是因为这种桥的桥面没有起伏。在中国古代,这种桥称作“梁”,所以平桥又可称为梁桥或平梁桥。从技术上看,梁桥应该是步石桥与独木桥结合的产物。其中步石桥演化成了桥墩,而独木桥则演化成了众多木梁铺成的桥面。

  图1:“梁”字的演变

  在甲文中,“梁”写作“杧”,在币文中写作“杗”(见图1)。都是从木,从亡亦声。其中:木,表示木头。亡,字形从甲文“乍(作)”减笔改形而来,实际是由“刀”旁加一短竖构成,整体构意表示用刀为圆木剥皮,实指意义表示除去。由于圆木去皮后呈光秃形态,而光秃等于没有,所以在卜辞中常用“亡”表示“无”,譬如“亡祸”即“无祸”。又由于圆木去皮后隐匿了原样,于是“亡”又可表示人改头换面隐匿逃亡。为圆木剥皮,实为对圆木进行加工,所以“杧”的整体构意表示剥皮加工之木,实指意义表示木梁。

  《说文》:“杗。棟也。”棟,房脊大梁。《尔雅》:“杗廇谓之梁。”杗廇,尖顶房上的斜梁。需要说明的是,很多字书都将“杗”的读音标注为“亡”或“忙”。这应该是传承有误,把“杗”和“梁”分成了两个字,殊不知“杗”就是“梁”在甲文和币文中的写法,其读音本该读“梁”。在卜辞中,“杧”表示木梁。《卜辞》:“杧……”这是一条占卜上梁的卜辞,说明将盖房或架桥上梁视为隆重大事的习俗在商代就已经存在。那么,怎样知道甲文“杗”可以兼表桥梁义呢?这是因为商代已有高曲桥,而高曲桥包含着平梁桥的结构技术,因此可以断定,“杗”字在商代不仅可以表房梁的“梁”,而且可以兼表桥梁的“梁”。

  到了周代,大概是因为更侧重于表示桥梁义,所以在金文中,无论表示房梁还是桥梁,其“梁”字一律都将偏旁“木”换作了“水”旁,而“亡”旁也有了构意相近的多种变体(见图1)。其中:金文①形从水,从亡亦声。亡,由木材加工转代表示加工之木。整体构意表示架在水上的加工之木,实指意义表示梁桥。金文②形从水,从刅亦声。刅(创),从刀上有两点构形,整体构意表示用刀砍木溅出木屑,实指意义表示创木剥皮,转代也表木梁,加水旁的整体构意与金文①形相同。金文③形从水,从爿(墙)亦声。爿,本表示筑墙桩板,在此可表桥面梁板,加水旁的整体构意也与金文①形相同。

  到了战国盟书中,“梁”变成了从水,从杗亦声(见图1)。而且“杗”中的“亡”也改成了“刅”,这是把金文和货币文两种字形结合成一体的构形,以后的小篆继承了这个字形,隶化以后就成了现代的“梁”字。

  大概从汉代起,“桥”和“梁”的区分变得不再严格,这一点可以从许慎用“桥”解“梁”看出来。《说文》:“梁,水桥也”。由于“梁”与“桥”概念混同,所以后世很多“梁”也都称作“桥”。譬如宋代建成的泉州洛阳桥。

  洛阳桥原名万安桥,位于福建省泉州东郊的洛阳江上,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跨海石梁桥。万安桥工程是由宋代泉州太守蔡襄主持建造的,从北宋皇佑四年(公元1053年)至嘉佑四年(公元1059年),前后历时七年,耗银1400万两,才建成这座跨江接海的大石桥。桥全系花岗岩石砌筑,初建时桥长360丈,宽1.5丈,武士造像分立两旁。造桥工程规模巨大,工艺技术高超,名震四海。建桥900余年以来,先后修复17次。现桥长731.29米、宽4.5米、高7.3米,有44 座船形桥墩、645个扶栏、104只石狮、1座石亭、7座石塔。桥的中亭附近有历代碑刻,有“万古安澜”等宋代刻石;桥北有昭惠庙、真身庵遗址;桥南有蔡襄祠,蔡襄的《万安桥记》碑立于祠内,被誉为书法、记文、雕刻“三绝”。 洛阳桥是世界桥梁筏形基础的开端,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此外,福建泉州的安平桥、广东潮州的广济桥、四川泸州的龙脑桥,如果按商周标准,这些桥本该都称为“梁”,而后世统称为“桥”,则是语言习惯变迁的结果。

  桥——高曲桥

  在司马迁的《史记》和郦道元的《水经注》中都有商代造巨桥的记载,那么商代真的造过巨桥吗?我们可以通过考察甲骨文中是否有“桥”字来印证。“桥”,繁体作“橋”。经查检辨析可知,甲文中就有“橋”字,不过写法与后世有别。甲文“橋”是个象意形声字(见图2)。字形下部从林,上部从高兼作声符。林,本表连绵树木,在此则表众多的桥桩。高,字形象城楼形,本义表“高”,在此则表高而曲的城门形。“林”与“高”的整体构意表示象城门一样的木架建筑,实指意义表示“廊橋”。《卜辞》:“贞桥宕……王其酹。”宕,整体构意为石穴,引义可表空旷、通畅,在此表可表贯通。酹,撒酒祭奠,一种古代礼仪。卜辞大意是问:桥通时要不要商王酹酒祭奠。由此可见,《史记》和《水经注》关于商代造巨桥的记载是可信的。而之所以用巨桥相称,是因为商代的桥为梯形木架拱桥,桥上附带走廊,桥廊连体看上去显得非常庞大。

  图2:“桥”的古文

  “橋”的陶文和秦简写法改为从木,从喬亦声(见图2)。从字形分析,陶文“喬”应为上部从“又”下部从“高”构形。又,本表手,在此表用手操作;高,表示城楼。手在楼顶的构意当表装修楼顶,实指意义应表乔装的“喬”。而“喬”旁加“木”的构意则应表装修楼顶用的高木,实指意义表示桔槔。桔槔,是一种简单的吊架。其结构是在一根立柱上绑上一根横梁,横梁一端用绳钩吊挂重物,另一端则绑上配重,需要起吊时,只要人拉动配重一端并加以转动,就可以把泥瓦等吊上屋顶。由于桔槔横梁的起落与护城河上的吊桥相似,故此表桔槔的“桥”便与表桥梁的“橋”合为了一字。所以“橋”既可表示水桥义,又可表示桔槔义。

  玺文和小篆“橋”中的“喬”,从夭从高亦声(见图2)。夭,像人舞蹈形,本表妖冶义,作构件时仍表人舞蹈,其下部加“高”的整体构意表示人踏高舞蹈,实指意义表示高跷的“跷”。其实,后世的“乔”可以视为“跷”的本字。甲文中也有表高跷的“乔”字,字形从企,从高亦声(见图2)。企,构意为人踮脚张望,实际表示企望。与“高”组合表示人踩高跷。人踩高跷不能并腿,其高而曲的叉腿形态如高架桥洞形,所以小篆“橋”的字形构意为像人踏高跷一样的木架,实指意义表示水桥。

  既然有“梁”字表示桥,为什么还要造个“橋”字呢?许慎是这样解释的。《说文》:“橋,水梁也。从木,喬声。喬,高而曲也。”显然,许慎对“喬”的解释是从踩高跷的“乔”而来。桥与梁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结构形态不同,一个是高而曲,一个是平而直。这是因为“橋”的构造不仅要满足人从桥上通行的要求,还要满足船从桥下通过的要求。正是因为功能不同,所以才有了“橋”与“梁”的区别。由于高曲桥的桥面中间如同隆起的弓背,所以民间往往称之为罗锅桥。

  从许慎“高而曲”的标准来看,河北的赵州桥应属于典型的高曲桥。赵州桥又名安济桥,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大跨径石制高曲桥。这座桥建在河北省赵县城南五里的洨河上。它气势宏伟,造型优美,结构奇特,远远看去,好像挂在空中的一道彩虹,美丽而壮观。

  赵州桥建于隋大业年间(公元605-618年),由著名匠师李春设计并主持建造。桥长64.40米,跨径37.02米,是当今世界上跨径最大、建造最早的单孔敞肩式石拱桥。所谓敞肩式,是指桥两端肩部各有二个小孔,不是实心的。这是李春匠心独运的创造。在大拱两肩上各设两个小拱,既可以节省石料,减轻桥身自重,又利于宣泄洪水,美化造型,达到了建筑和艺术的完美统一。在拱型的设计上,李春采用的是扁弧拱而不是半圆拱,如果在37米宽的河面上采用半圆拱的话,拱顶将高达近20米,桥高坡陡,会增加人车通行困难。李春创造性地改用扁弧拱,使石拱高度降到7.23米,这样,桥面坡度平缓,便于人车往来,而且还有用料省、施工快、桥身稳定性高等优点。

  赵州桥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其间经历了10次水灾,8次战乱和多次地震,特别是1966年经历附近邢台7.6级地震时都没有被破坏。赵州桥是我国古代桥梁工程技术上的一项伟大成就,它比欧洲19世纪中叶兴建的同类拱桥早了1200多年。此外,属于高曲桥的古桥还有:北京颐和园的玉带桥、浙江绍兴的广宁桥、温州泰顺的泗溪桥,以及存在于《清明上河图》中的木构汴河桥。

  以上,只是从古文字角度考证了几种桥的起源。其实中国历史上还有多种桥都起源很早。例如,《诗经·大明》有“亲迎于渭,造舟为梁”的诗句,歌颂的是周文王姬昌在渭水上建造浮桥的功绩,这说明至少在周朝初期已有浮桥。另据《蜀记》记载,西汉时蜀中就建了第一座竹制悬索桥——七星桥。这些桥在有关桥梁的书中有更多介绍……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