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记录农民造城“创业史”读《中国农民城》

  日前,一部记录“农民造城”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农民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镇改市”——龙港的发展为主线,全面讲述了龙港从一个偏远落后的小渔村发展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的真实历史。

  “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

  1984年,龙港镇还是一片滩涂,“五爿渔村犹如散落在青龙江边的几枚卵石”。该书的主人公陈定模,本来即将调任苍南县城乡建设指挥部主任,却主动请缨前去龙港镇当镇委书记,他决心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绘出最美最新的图画。

  刚上任时,陈定模白天组织镇机关干部到各个村调研,晚上带领大家讨论龙港建设的规划。在没有国家拨款的情况下,他提出了动员农民进城的方案,“按照中央一号文件‘允许务工、经商、办服务业的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我们要动员农民进城集资建设龙港,走出‘人民城镇人民建’‘谁出钱,谁受益’的新路子。”

  为了动员村民们进城,龙港镇政府设立了“欢迎农民进城办公室”,镇委还成立了12支工作队,前去苍南县的12个区和县辖镇动员。干部们亲自到农民的家门口宣传龙港的地理优势、发展前景和优惠政策。而陈定模负责去自己曾工作过的钱库区动员,由于他之前的积极作为,曾经偏僻的钱库已成为浙南十大小商品市场之一,部分农民发家致富,当地人对他十分信赖。“你想做生意,龙港可以给你批地开店;想办工厂,龙港有优惠政策;想跑运输,有水旱两路。进城是几代农民的梦想……”他在百姓面前畅谈。为了打动村民,陈定模回到陈家堡,率先动员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乡亲来龙港买地建房。

  在集体的努力下,“欢迎农民进城办公室”迎来一波波申请的农民,“五千多户农民申请到龙港建房,还不断有农民背包罗伞,拖家带口来龙港创业”“有上千人申请到龙港开店、办厂或幼儿园、影剧院”。

  “龙港是人民创业的沃土,哪怕你想上天也会有人帮你扶梯子。”钻研刺绣工艺、经营绣花店的陈智慧,四处跑业务、销售编织袋致富的杨恩柱,“胆大包天”、成立中国第一家民营包机公司的王均瑶三兄弟……书中的一个个亲切的农民形象,真实地呈现在眼前。正是这样一群敢闯敢拼的龙港人,用自己的勤奋和胆魄,谱写下精彩的创业史。

  “改革就是要突破原有的制约和限制,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陈定模说。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尝试和探索下,龙港渐渐变成公共设施配套,码头、仓库、商场、宾馆以及文化娱乐活动场所齐备,具有一定规模的新型城镇。

  从20世纪80年代初几个“灯不亮,水不清,地不平”的小渔村,到2019年的全国首个“镇改市”,龙港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龙港在实践中走出了三条路子,第一条路子,农村城市化路子,一是动员农民进城,自理口粮,二是发动农民集资建城,实行土地的有偿转让;第二条路子,走出来一个股份经济为基础的工业化路子;第三,走出了小政府大服务的路子。”该书的另一位主人公、龙港镇前镇长李其铁这样总结道。

  深入基层,以人民为中心

  从动员农民进城到拆迁、征地、建设公路,再到管理企业、引导创业、解决住房、教育等问题,龙港的每一步发展,都有着龙港干部们深入基层、以民为本的坚持。

  在改革之路上,他们敢于尝试和突破,勇于担当,想尽一切办法来解决群众的困难,甚至无暇顾及个人处境。正如陈定模所说,“共产党的干部都这样明哲保身,不为人民谋幸福,不为百姓负责,还能称得上‘人民的公仆’吗?”他们充分地了解农民的心理和诉求,为农民的生存和发展创造有利的环境。

  面对困难时,陈定模和同事们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同时讲求工作方式和方法。在港区农民房的拆迁时,面对“钉子户”的阻挠,他专门成立政策处理小组,负责征地和拆迁的调查和处理。他叮嘱小组成员,“要站在村民的位置和角度去思考、去分析、去解释,帮助他们看得远一点儿”“走破鞋子,讲破嗓子,最后再卖点儿面子也就把事情搞成了”。在小组认真细致的思想工作后,“钉子户”们自觉自愿进行了拆迁。

  该书的描写充满了现场感。比如,在修建进港公路时,基层干部们深入群众,与大家打成一片。“陈定模接过任务后,第二天就一身农民工的打扮,戴顶草帽,冒着暑热下到工地。他要进入前沿阵地,在现场指挥。他有他的打法,他采取乡、村负责制,把进港公路沿路和周边的村干部召集起来……”“各乡各村都被调动起来,没有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村民就用铁锹、镐头和竹筐;白天骄阳似火,村民就晚上挑灯夜战……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组织村民上山采石。”终于,几个月后,进港公路全线贯通,龙港有了第一条公路。

曾经的龙港方岩老街旧貌

  城市化的路径与经验

  2019年9月25日,龙港市正式挂牌。龙港终于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城市,成为中国首个“镇改市”。

  设镇时,龙港仅有五个小渔村、一片滩涂,没有国家投资,镇委、镇政府便动员农民集资建城。数千户农民怀着“城市梦”聚集龙港,创造了震惊全国的“龙港速度”,五年步入强镇,三十五年撤镇设市。龙港实现了从小渔村到农民城、农民城到超级大镇、超级大镇到县级市的三大跨越,区域面积从4.1平方公里扩至183.99平方公里,下辖区域由五个小渔村发展到七个行政村、三十个社区,人口从6000人增长到38.87万人。2018年,龙港的地区生产总值就已达300亿元,综合实力位列全国百强镇第十七位。

  该书作者朱晓军认为,龙港最了不起的是在没被列入国家基本建设计划的情况下,依靠改革开放政策和198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独辟蹊径,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城建史上的奇迹——农民集资建城。而这座“城”也改变了几十万农民的命运。

  在他看来,《中国农民城》的写作别具意义,不仅填补了空白,也具有紧迫性和抢救性。距离龙港集资建城已过去了近40年,亲历者大多已有七八十岁,有的已患有阿尔茨海默病,有的已经过世。如果再过些年,随着这些人的老去,大量历史事实和生动的细节将无法获知,再想写出这么一部作品难度更大。在创作过程中,面对百万字的采访资料、难懂的方言、疫情来袭等诸多挑战,朱晓军迎难而上,先后对书稿进行了四次修改。“这是我写作生涯中最为艰难的一次创作,但是我觉得非常值得。”

  龙港为中国城市化提供了路径与经验,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提供了实践样本。回顾这段历史,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成功经验,更重要的是将一代代奋斗者们肯吃苦、敢突破的精神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