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寻访鄂豫皖苏维埃银行

  一场狂风大雨后,湖北红安县七星坪的空气格外清新。清石板路,马头墙,翘拱飞檐,店铺林立。长胜街中段55号,一座不起眼的民居,条石的门楣之上,写着“银行”二字,这便是当年苏维埃银行的所在地。这里有前辈们筚路蓝缕创办银行的辛劳,这里是共和国银行业的滥觞。

鄂豫皖特区苏维埃银行一元银币券

  走进屋内,不大的面积里,右边是黢黑的柜台,柜台后的墙上贴着当年的“寄售规则”,原来这里曾经是“鼎泰祥”当铺,柜内有个侧门,上书“金库”字样;左边是一些情况介绍和银行发行的银元和纸币照片。1927年11月,黄麻起义开始,起义军迅速占领了原黄安县城,建立了县农民政府和工农革命军鄂东军。随后,大别山地区的革命斗争如火如荼,到1930年春,以黄(安)麻(城)光(山)边界地区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2月25日,中共中央给湖北省委、河南省委和六安中心县委发出指示信,决定将鄂豫皖相邻的21县划为鄂豫皖边特区,7月,特区苏维埃政府在黄安(今红安)七里坪成立,政府下设了财经委员会,郑位三任委员长。并根据中央政治局“统一金融和统一币制的规划”,筹备成立苏维埃银行。10月,苏维埃银行成立,郑位三兼任行长(后由郑行瑞兼任)。

  据李正山老人在1978年(时年81岁)回忆,鄂豫皖特区苏维埃银行是在郑位三主持下筹建的,并开过一次筹备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王功国、郑行瑞、徐朋云、曹学秀、吴子清。银行成立后,一共五个人:曹学秀是会计,负责管账;吴子清是出纳,管钱;李正山是押运员,负责运送;方思训是炊事员;还有个小同志郑国南专门做勤杂。银行的主要任务是支援苏区发展生产和红军建设,彻底粉碎敌人对苏区的经济封锁。主要业务是集中管理现金,组织存款,代理财政金库;建立印钞厂,发行纸币,组织货币流通;发放贷款;兑换货币;设立商业市场与扶持出入境贸易等。郑位三虽然兼任行长时间不长,但一辈子都记得这段经历。新中国成立后,他还专门给红安的人民银行写信,将自己工资的大部分存入该行,以资助贫困亲戚。信曰“红安银行的同志:寄上贰佰元,请作为活存以作为我帮助亲友之用……”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受他资助的军烈属达数百人之多。

  1931年2月,红军打下新集(今河南新县)后,鄂豫皖党政军机关便迁到新集城,并成立了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省委、军委、省工农民主政府和红四方面军总部。鄂豫皖特区苏维埃银行也随之迁来,4、5月间在新集开业,并更名为“鄂豫皖省苏维埃银行”,亦称“鄂豫皖省工农银行”,也叫总银行。行长仍由郑位三兼任。时有会计、出纳、保管员等9人,既是货币发行机关,又是财政拨款机关,下设一个(道)区级银行和两个县级银行。在没有设立银行的地区,银行业务由“经济公社”代理,红军每打下一个地方,就设立一个经济公社,银行业务都委托各地经济公社负责办理。鄂豫皖省苏维埃银行的建立,标志着根据地金融业的兴盛。

  建立苏维埃银行,资本金何来?存款如何组织?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工农政权在白色恐怖的包围之下,存在都十分艰难,要组织资金来源,实属不易。据介绍,资金来源主要靠缴获国民党军队的货币、没收土豪劣绅的钱物,征税及经济公社的销货收入等,也鼓励群众存款和捐献,但不做强求。如1931年,红军活捉了国民党军第三十四师师长岳维峻,以其为人质,与国民党谈判,最后以9万银元成交。同一年,红军南下,没收豪富黄金5公斤,白银500多公斤。收获的金银和各种货币,由银行分类清点,记账装箱,金银按重量,银元100枚1包,纸币100张1包。如此组织资金来源,其艰辛不说,甚至还要牺牲生命。筹集来的资金,苏维埃银行支持经济发展,保障苏区经济运转。1931年9月21日,鄂豫皖苏区政府致函各地经济公社、合作社“没有钱用的时候,可由银行去挪借,或由银行委托经济公社代收。这样才能使你们自身营业不致停滞,而农村的经济亦得畅行无阻”。银行还发放贷款,主要分为农业、工业和商贸3类,农业贷款的对象是农民,特别是贫苦农民,其次是从事农产品加工的各类小作坊。期限一般2至6个月,利息1至2厘,贫苦农民的贷款到期如不能偿还,还可延期,有的还免息。真正体现了“人民至上”的理念。据李正山回忆,他曾在七里坪放过一笔皮油贷款,放给红安县城附近郭十九湾的一个油榨坊,用途是买木梓,再加工成油,后来连本带息共收回13个半皮油(1个皮油有100多斤)。

  展厅里一张张精美的纸币和一枚枚质地上乘的银元,令人感叹那一代共产党人的认真,在那样简陋的工作环境和匮乏的物资条件下,他们表现出过人的智慧。据有关资料介绍,鄂豫皖苏区的货币按质地划分有纸币、硬币和布币(主要由“经济公社”印制);按货币面额划分,有主币和辅币。种类多,券别多,迄今为止,已发现33种之多,是全国苏区发行货币券别较多的地区之一。经专家推测,鄂豫皖苏维埃银行发行的货币总币值超过80万元。印制纸币和铸造银元的地方,主要有三处:一是杨家畈石印科。何谓石印?简言之,就是在石块上凿刻纸币模型,然后上色印制。1930年6月至1931年5月,石印科厂址设在七里坪附近的杨家畈,鼎盛时,工人有60人;二是朳棚石印科。1931年5月迁到新集朳棚,石印科改名朳棚石印科。有石印机6台,一台机器只能印一种颜色。石印科印制的纸币有浅黄色,蓝色和棕色。当时做版的师傅是专门从黄陂请来的,一个叫芦楚桥,一个叫芦汉桥。当时的一元纸币,正面图案为哥特式的楼房上飘着斧头镰刀的旗帜,上书“鄂豫皖省苏维埃银行”,下书“凭票兑现全国通行”,背面是“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文字图案清晰、美观、大方。票子印好后,还要用号码机打上号码,然后再盖上财经委员会的公章,交银行入账使用。银行还印过布票子,方法是:先把白布剪成长方形,一块一块的,再印上字,编好号码,盖上道委会和郑位三的印章,再用明油油,吊在绳子晾干,就可以使用;三是皖西北苏维埃银行印钞厂和造币厂。是鄂豫皖苏区唯一正规的造币(铸币)厂,先设在金家寨阳山小学,后迁往麻埠等地。铸造的银元质地光滑,真是精美。苏维埃银行的纸币和银元曾在根据地风行,有很高的信誉和美誉。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西征途中,贺健将军将1931年底在红安县城照的一张照片和身上仅有的一元五角钱边币寄给了家中的母亲。母亲一直舍不得用,冒着生命危险,保持到新中国成立,现已成为贺健将军家的传家宝。

  回眸90多年前的苏维埃银行的历史,看看今天中国银行业的发展,不禁令人感慨:“其作始也简,其将毕必也巨”。目前,小小红安竟有十多家银行在此扎根,为全县60多万老百姓和数以百计的工商企业服务,成为红色金融在红安这块红色土地上的赓续和传承。

鄂豫皖特区苏维埃银行一元银币券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