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细说“经济”的涵义

  在现代社会中,“经济”是个常见词汇。从理论上说,经济统指人类所有物质精神资料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活动。作为一个满足人们需要的动态过程,经济的起点是生产,终点是消费,所以经济可以简单地由生产和消费直接构成,譬如以家庭为基本生产和消费单位可以构成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现代经济是由自然经济发展而来的市场经济,在社会分工生产和产品交换消费的基础上,更加突出了流通和分配对生产和消费的社会联结和配置作用。从宏观上说,经济可以指一个地区或国家的国民经济;从微观上说,经济可以指一个家庭的收支或资财状况。

  从文献考察,“经济”一词最早见于《晋书·殷浩传》。其中有这样的用例:“足下沉积淹长,思综通练,起而明之,足以经济。”“足以经济”即“足以经世济民”之意,所以“经济”可以被看作是“经世济民”的略称。那么在“经世济民”中的“经”和“济”又具体表示何意呢?这就需要分别考察一下这两个字的起源和意义演变。

  “经”字溯源

  先来看“经”字。在金文中,“經”早期写作“坙”。许慎《说文·川部》:“坙,水脉也。”“水脉”即水流之义,这是按“涇”义解释“坙”字。

 

  对于许慎的解释,现代文字学家们多有不同解释。如林义光《文源·卷二》:“坙,即古文經,织纵丝也。‘巛’象缕,‘壬’持之,机中持經者也。”林义光的意思是:“坙”是“經”的古文写法,字形构意表示纵向绷在织机上的经线。其中“巛”象线缕,“壬”表示织机中绷线的木架。戴家祥《金文大字典》:“金文坙,用作‘經’之本字。”戴家祥的意思是:金文中的“坙”字,是“經”的本字。

  通过字形分析可以认定,林义光和戴家祥的解释应该是正确的。由金文可见,“坙”是由“壬”字加“巛”构成的组合字。“壬”,甲文①形象“工”字。为了区别于“工”,甲文②形在“工”字之上加一短横,其字形像织机架子,所以其字形构意本表织机木架。金文虽然承继甲文,但改为在“工”中间加一圆点。币文对金文进一步改进,就变成了与后世基本相同的“壬”字。

  “壬”表示的织机木架需要交叉挂载经线,故此“壬”在组合字中转代可表交叉义和负重义。比如:“衽”字,“衣”字旁表示同衣服有关,“壬”字旁表示交叉之处,整体构意表示古代袍服交叉于胸前的大襟;再如“任”字,整体构意表示人负重;又如“妊”字,整体构意表示妇女怀孕负重。

  “巛”是“川”字的变形写法,虽然独立成字表示河流,但与“壬”字组合并不表河流,而是表绷在织机木架上的经线,所以“坙”字构意表示的应该是经线。至于其中的“巛”旁,只能算是“川”的同形字,并非是指水流。不过在织布过程中,织机上绷挂的经线经常需要上下交换,看上去很像起伏的水流,故此“坙”在组合字“泾”中可以譬喻表示像经线一样波动的水流。

  由于织布需要长时面对坚持不懈,而排列有序的经线又是穿梭织纬的依据,所以在金文中,“坙”通过转代可以表示“经常持守”和“效法依据”义,例如出土文物《大克鼎》:“坙念氒圣保祖师华父。”坙念,即持念,经常念及。由“经常持守”和“效法依据”义引申,“坙”还可表示“遵守”“师法”义,例如出土文物《毛公鼎》:“今余唯肇坙先王命。”意思是:至今我始终谨遵先王遗命。在后世经典中“持守”或“师法”义都改用“经”字表示,譬如《尚书·酒诰》:“经德秉哲。”意思是,持守法则秉持理智。后世把很多典籍称为“经”,这是“持守”和“效法依据”义的综合用法,指应当持守效法的准则性典籍,譬如《书经》(尚书)、《诗经》,等等。

  在金文中,由于“坙”引申义较多,所以又造了“經”字表示经线义。《说文·糸部》:“經,织也。”其实,“經”是“坙”的加旁分化字,虽然加“糸”突出了经线义,但“經”并不限于表示经线,而是可以通过譬喻和转代表示与经线有关的多种意义,其中就包括许慎所说的“织”义。“织”即织布义,经过抽象引申即为治理义,比如在《周礼·天官·太宰》:“以经邦国。”中,就表示治理义。这个意思后世用成语表示就是“经邦治国”,而“经世济民”中的“经”用的也是“治理”义,所谓“经世”就是治理世事之义。

  “济”字的奥秘

  再来看“济”字。“濟”字属会意兼形声字,由“水、齊”组成。“水”字旁表与水有关,“齊”(齐)的构意比较复杂,需要对字源做一番考察。

 

  《说文·齊部》:“齊,禾麦吐穗上平也。象形。”许慎所说是就小篆而论,从古文来看,许说不确。在甲文中,“齊”有二形,所以后世的“齊”属于有两个源头的二源字。

  “齊”的甲文①形由四个谷粒组成(也有三粒构形),其构意当表谷种,是后世“穧”(籽)的本字。《说文·禾部》:“穧,稷也。”又:“稷,穧也。五谷之长。”许慎用“稷”(小米)和“穧”互解属同类互释,并非说二字完全同义。事物意义的形成,一方面在于事物对象的性质,另一方面还在于它和人构成了怎样的互动关系,所以同一事物在与人的不同互动关系中可以体现出不同的意义。比如粮食和种子,虽然是同一种谷物,但粮食强调的是食用性,种子强调的是种植性。从字义演化而言,由于种子选取要求饱满一致,播种需要分撒均匀,覆土需要薄厚适度,所以“齐”可以引申出“整齐一致”“分配调剂”“整饬治理”等用义。

  “齐”的甲文②形由三支带杆的箭构形,三支箭并非实指,而是表多支箭,所以其字形构意表示箭捆,也即一捆尚未加羽的箭。在甲金文中,“齊”主要用于表示地名,也即后来的齐国之地。大概是由于齐地人善于射箭制箭,故此才名之以“齊”,传说中的后羿就是齐地人。由于形成箭捆需要将箭支切成等长并按定量戳齐打捆,所以“齊”可以引申表示“整理致齐”“整治收束”“聚集排列”等用义。

  可能是因为表种子的“齊”和表箭梱的“齊”在引申义上有较多重合,因此金文便将二字之义改成了都用箭捆“齊”表示,而表种子的“齊”后世则用“穧”字表示。金文“齊”早期写法从甲文②形继承而来,但后来为表意更加清楚对字形进行了繁化,一是将三支箭杆连在一起,二是在下部添加了“二”。“二”在汉字偏旁中可以表示连续连接义,在“齊”字中则表成捆相连义。陶文“齊”由金文的两种写法统合而成,字形与后世的“齊”字基本相同。

  由于形成箭捆包含切齐箭杆捆扎成束环节,所以“齐”可以转代表示整治戒束、整理致齐义。譬如《礼记·大学》:“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所谓“齐家”就是整治家风家务,使家庭成员勤俭持正关系和睦。又由于形成箭捆需要调配箭支数量,使之完备无缺,所以“齐”又可转代表示调理调配义。《韩非子·定法》:“夫匠者手巧也,而医者齐药也。”“齐药”即调配药,这个意义后世用“剂”表示。

  在“濟”字中,“齊”旁用的也是调理义,与“水”组合,整体构意表示“调理水流”,实指意义表示用桨划水,引申表示渡水。《左传·文公三年》:“秦伯伐晋,济河焚舟。”济河焚舟犹言“破釜沉舟”,即渡河后把船烧掉,表示有进无退,决一死战。由于划桨可以助船前进,所以“济”引申又表助力、救助,助益、增益。譬如成语有“悬壶济世”,旧时指医生行医治病救助世人。又由于划桨可以稳定船向到达目的地,所以“济”引申又表安稳达成义,譬如“既济”,是《周易》六十四卦之一,象征事物安稳达成。

  从“经世济民”说开去

  由于“济”既有助益义又有安稳义,故此“济民”之义既可按“益民”理解,又可按“安民”理解,更可按二义兼有理解。由此推演,“经济”的初始涵义既可理解为“治理世事安定民生”,又可理解为“治理世事助益民生”。当然,还可以简要理解为“治国安民”义。

  虽然“经济”一词的初始用义是“经世济民”,但在漫长的历史使用中,其涵义在逐渐发生着演化。简要而言,其逐步的演化过程如下所示:

  1.指经世济民或治国安民。杜甫《上水遣怀》诗:“古来经济才,何事独罕有。”

  2.由治国安民引申,指治国安民才干。《睢阳袁氏家谱序》:“与参由明经高第为沁源令,吏治明敏,清节著闻,秩满擢新宁守,才品经济尤为世重。”

  3.由治国安民才干引申,泛指才干、干练、才力。孔尚任《桃花扇·修札》:“写得激情婉转,有情有理,叫他不好不依,又不敢不依,足见世兄经济。”

  4.由经理世事助益民生和才干引申,指懂经营实业的才干。沈涛《文萃轩笔记·卷一》:“论海运始末利害甚悉,儒生之有真实经济者。”

  5.由才干才力引申,又指财力物力。鲁迅《书信集·致何白涛》:“《中国木刻选》要开始付印了,共二十四幅,因经济关系,只能印百二十本。”

  6.由才干、干练引申,又指简要,节省成本,效益高。朱自清《历史在战斗中》:“著者是个诗人,能够经济他的语言,所以差不多每句话都有分量。”

  7.指一个地区或国家的国民经济,也指国民经济的某一个部门。如工业经济、农业经济等。

  8.指一定历史时期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即经济基础。是政治、思想意识形态等上层建筑形成的基础。

  需要说明的是,现代“经济”概念,是在日语翻译英语词汇(economy)基础上形成的,其初始涵义主要指物质资料的循环生产和增值过程。此涵义应该是从“财力、物力”和“投入少产出高”综合引申而成的意译。后来这个“经济”概念被引入中国,由于在使用中发生了进一步引申,所以才又有了“社会生产关系总和”的内涵。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