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讲好大众文化的动人故事

      策划人语

  好故事在哪里?正襟危坐的高雅殿堂里有,街头巷尾的摊铺中也有。“观人于揖让,不若观人于游戏。”世俗百态、人间烟火更能透露真性情与真面貌。更何况,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辗转流变自古而然:三千年前人人能够哼唱的《诗三百》,后世就摇身变为经书;一千年前诞生在勾栏瓦舍的戏曲、话本、小说,如今也被奉为经典,精心装裱后放在书架的最上层……当下,大众文化因其真实、可爱,又包含传统元素融入其中,令他们具有了意想不到的感染力与传播力,正走向更宽广的视野。那些没有恪守创作格律,不那么追求宏大叙事,甚至不那么完美,但细腻可触的作品和形象,正走上人们心中的舞台,《心居》如是,《原神》等亦如是。

 中国当代大众文化的影响力,正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展开。

  “可叹——秋鸿折单复难双,痴人痴怨恨迷狂……”当国产游戏与传统戏曲相融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日前,由米哈游研发的开放世界冒险类游戏《原神》推出新角色“云堇”。该角色在设计之初创新融合中国传统戏曲文化的“璃月戏”,甫一亮相,便收获了海内外网友的喜爱。云堇专属戏曲唱段《神女劈观》播放量已超500万……

  传统故事的现代表达

  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文化碰撞交流之激烈前所未有。

  如果询问外国朋友对中国文化的印象,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四大名著、古诗词、戏剧……实际上,这些文化元素或符号代表着经典文化的高峰。但当代中国鲜活的大众文化该如何在国际视野下演绎与表达?

  《原神》正在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输出提供着新范式。在2021年商务部发布的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的企业和项目名单的通知中,《原神》入选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同时上榜的还有上海鹰角出品的《明日方舟》等一批游戏产品。网络游戏作品如何“摇身一变”,成了当代中国文化海外传播的“排头兵”?

  以角色“云堇”为例。“云堇”是《原神》2.4版本推出的新角色。在游戏设定中,她是来自“璃月”的戏曲表演艺术家——一个极具东方意境的设定。与之相适应,设计师为其设计了“舞花枪”的待机动作、带有戏曲神韵的服装、“云婵娟来花婵娟,风流尽在山水间”的戏腔语音以及戏曲唱段《神女劈观》,将传统文化元素融入游戏的“沉浸式”体验当中,让更多玩家开始关注中国戏曲文化。

  “以戏曲元素为基础,理解并吸收新的文化要素,将传统的内容以创新的形式演绎,唤起观众对传统文化的热情,这既是云堇的心愿,也是我们作为游戏内容创作者的一份期待。”谈及这一角色的成功,创作团队表示。

  实际上,“云堇”并非《原神》的首次“破圈”——个人或其作品突破某一个小圈子,被更多人接纳和认可——2021年9月,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举办线上招待会,就使用了多首《原神》曲目;同样是2021年,《原神》官方账号发布的以中国传统说书为形式的角色介绍视频《钟离:听书人》,收获了超过2400万观看量……

  显然,游戏作品正在成为传承传统文化的新载体,创新传统文化的表达形式。

  大众文化的意外走红

  游戏成功“破圈”的背后,引出了一个值得社会思考的话题——究竟什么样的中国元素流行海外会产生强烈的反响?是不是只有以传统经典文化为代表的“严肃”作品才能代表中国文化,从而形成影响力?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继2018年“中国新四大发明”走红网络后,不久前,网友们又评选出了中国“对外输出新四大文化”,它们分别是:螺蛳粉、网络文学、广场舞和网购国产商品。相较传统文化而言,这四种新文化看起来似乎不太“高级”,但“威力”却不小。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柳州螺蛳粉出口贸易持续走俏,柳州海关共完成螺蛳粉出口申报前监管235批,同比增长89.5%;货值824.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56万元),同比增长79.8%。在国际上的一些视频网站上,测评螺蛳粉的短视频比比皆是,播放量也颇为可观。柳州螺蛳粉的新目标是,2025年力争出口总额达到1亿元人民币以上。

  网络文学影响力也不容小觑,有专业人士直截了当地指出,中国网络文学已成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中国作家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共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1万余部,网站订阅和阅读类App用户达1亿多人,覆盖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

  广场舞和网购国产商品更具时代特色。虽饱受质疑,广场舞却已被各国爱好者广泛认可,将其看作是强身健体的好习惯;在网购领域,“双11”购物节早已不是国人的专属,甚至,“双11”这一销售模式正在被诸多国家复制,成为刺激消费的重要方式。

  自然而然的文化影响

  当代大众文化所具有的影响力,正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展开。

  规模呈现,质疑也随之而来。不少网友就对“新四大文化”持怀疑态度,认为螺蛳粉“不体面”“太低端”,广场舞过于随性、难登大雅之堂等。然而,果真如此吗?

  同样的疑惑,各国在文化领域都曾遇到。提到日本,人们首先想到的并非相扑、茶道,而是日本动漫,是“二次元”;提到韩国,冲入脑海的也不是假面舞、高丽参,而是韩剧、娱乐公司;提及阿根廷,人们对罗纳尔多、梅西印象深刻,而不曾记得其三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经历。有时,流行文化的影响力和传播范围,或许远大于传统的经典。何况,优秀的流行文化作载体,带动传统经典“出海”,先行一步吸引眼球,进而让更多人关注传统文化,或许更能达到潜移默化的渗透效果,如“无心插柳柳成荫”。

  螺蛳粉作为地方小吃,其背后是中华饮食文化——2021年,其制作技艺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广场舞亦在彰显着普通大众热爱生活的真实形象,与各国人民能歌善舞的形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凭借这种通俗性的文娱活动,《最炫民族风》等中国原创歌曲得以成功迈出国门。

  生活除了阳春白雪的华美,也有下里巴人的质朴;中国文化,除了云髻高挽的端庄,也应该有烟火人家的温婉。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