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乡村振兴:从人心开始

  策划人语:民生,向来都是人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发展阶段,人们关心的角度和方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今年两会期间,当通讯基础设施不断发展的同时,提速降费成为热点;当贫困人口与地区不断减少后,乡村振兴提上议事日程;经济发展与机构改革持续前进,完善、优化制度成为内生需求。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考验管理者的经验与能力,也考验着代表、委员发现问题的慧眼与提供解决方案的智慧。

  近年来,四川通过“农业+生态+旅游”等模式,打造生态旅游休闲目的地,积极推进农业、生态与旅游等产业融合,以“花”为媒,做强美丽经济,实现乡村振兴。 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摄

  “农民群众的幸福生活不仅仅要有饭吃,还要有更好的生活环境、精神文化生活。”乡村经济振兴之时,乡村文化、产业模式、人才建设的振兴,更是支撑经济振兴必不可少的基石,相对于以往的发展经验与教训,乡村振兴,更应从人心开始。

  过去5年间,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进展,贫困人口减少6800多万,易地扶贫搬迁830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下降到3.1%。脱贫之后,乡村振兴战略的必要性愈加凸显。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2018年政府工作提出建议,其第五条指出,“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科学制定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

  2017年起,浙江省建德市努力打造“乡村文创客厅”,促进乡村振兴。图为小朋友在大同镇高桥村文化礼堂参观畲族彩带编织。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全国人大代表蔡学恩听取报告后,对“乡村振兴战略”做了进一步解释:“农民群众的幸福生活不仅仅要有饭吃,还要有更好的生活环境、精神文化生活。”乡村经济振兴之时,乡村文化、产业模式、人才建设的振兴,更是支撑经济振兴必不可少的基石,相对于以往的发展经验与教训,乡村振兴,更应从人心开始。

  移风易俗 建设新乡村文化

  精神文明,是社会全面发展的关键,政府工作报告提及“乡村振兴”时,明确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就此,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针对“以新乡贤文化推进乡村社会治理”进行了细致探索和解读。他说,“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创新乡村治理体系,实现乡村善治是关键”,并提议,“积极发挥新乡贤作用,以新乡贤文化推进乡村社会治理。”

  连玉明说,现代乡贤的资历、经验、学识、专长、技能、财富、文化、影响参与乡村治理,能把城市文明、工业文明、信息文明、生态文明带回乡村。推进新乡贤文化和乡村社会结构有机融合,逐步建立健全乡村居民利益表达机制,提升乡村居民参与治理乡村事务的能力,构建兼具乡土性与现代化的乡村治理新模式。对于如何吸引乡贤,连玉明也有着自己的方案:他主张建立新乡贤文化中心,“让现代贤达人士回得去,有事干,留得住,有奔头。在推动农村基础设施提档升级和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基础上,要重点繁荣兴盛乡村文化,焕发乡风文明。”

  大同镇高桥村畲族彩带非遗传承人雷国香在家中编织和展示畲族彩带。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焕发乡风文明,移风易俗是关键。一些地区的落后风俗,成为精神文明建设的羁绊,给居民带来经济负担,降低幸福指数。譬如一些地方的乡村彩礼,就严重困扰人们生活和家庭和谐。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促进农村移风易俗”。

  全国政协委员、邯郸市肢残人协会副主席、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曙光学校校长刘卫昌,就农村彩礼现象提出,“遏制高价彩礼需疏堵结合”。

  他例举所在当地农村的情况,“彩礼问题比较突出,在农村,结个婚,家里最起码盖套院子,买个好车,婚嫁彩礼少则十来万,多则20多万元,娶个媳妇就得花40万元,外债累累了。举债结婚,因婚致贫、因婚返贫屡见不鲜”。

  为遏制这种风俗,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把治理高价彩礼作为整治重点,深入开展移风易俗专项整治,全区上下各级党员干部带头签订“移风易俗、抵制彩礼”承诺书,还评选表彰“移风易俗好家庭”,做到位的,给予免费体检、健康指导等6项激励政策,获得成效。

  但破除陈规陋习,决非一日之功。全国乡村遏制高价彩礼,需堵疏结合、多措并举。刘卫昌提议,相关部门要加强顶层设计,加大宣传力度,推广落实配套优惠政策,引导群众树立新型婚俗理念。还应充分发挥村规民约作用,把树立文明婚嫁新风等内容纳入村规民约之中。“只有多方用力,才能在全社会迅速形成倡导文明的新风”。

  近年来,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在推进精准扶贫过程中,通过减免医疗费用,建立乡村医生包户、乡镇卫生院医生包村、区直医疗机构包乡的三级帮扶体系,为困难群众撑起健康保护伞。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启迪智慧 产业兴农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是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乡村振兴战略工作规划中的重要内容。“加快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和特色农产品优势区”以及“发展‘互联网+农业’,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因地制宜发挥优势,方能克敌制胜。

  全国政协委员李云才以茶叶为例,阐述了这种发展理念。他举湖南省茶文化旅游为例:“湖南的50多个茶叶主产县,已经不同程度推动了茶文化生态旅游。”当地一块两三千亩的茶叶基地,每到采茶时节,一天茶旅收入可以达到两三万元,高峰时期能达到四五万元。在茶文化旅游过程中,游客可以学习采茶技术,观摩生产加工,甚至亲手制茶留存。茶文化生态园、茶文化博物馆等正在逐步完善。“现在在湖南,茶文化旅游产业做得风生水起。”李云才希望能把这样好的经验传播出去。

  而全国,依托区位优势和新兴技术,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资源并不稀缺,凭借一双慧眼和开拓的勇气,就不乏光明的前景。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会主委董新光,解读南疆地区的现状,提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适度规模化”更有效。董新光认为,新疆南疆是全国确定的“三区三州”重点贫困地区之一,南疆农民不愿“离土离乡”的意识更浓,农牧民劳动力转移难度更大。家庭收入中种植业的份额独大,农户经营规模小而散,资源利用率低。农牧民的收入多年来增加缓慢。就此,他指出,规模化经营是解决土地高效产出与农村人口规模转移的双赢有效措施。同时,他提出,农村、农业、农民工作,核心是教育、组织和发展问题。其中,教育是基础,全面提高广大农民整体素质是根本出路。振兴乡村经济,不能少了人才的力量。

  近年来,“四好农村路”建设为农村带来了人气财气,凝聚了基层民心。图为村民在山东省蒙阴县宗路果品专业合作社分装苹果。 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筑牢农村人才基础

  特色产业是留住乡村人口的重要途径,人口的兴旺,更是特色产业发展的重要保障,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农村各项事业全面发展”。人才是“全面发展”的未来所在。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省文联主席张帆提出:乡村振兴首先要人才振兴。他说,“培养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所在。”

  张帆认为,目前乡村在人才方面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个是存量劳动者素质偏低。2016年全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31422万人,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的仅占8.3%,小学及以下的占43.4%。实用型人才仅占农村劳动力的7%;其次是人才留不住、引不进;此外,人才返乡在土地、户籍、医保、社保等制度方面的机制不畅阻碍了乡村人才发展。

  “乡村振兴还应实施人才协同战略,系统解决农村各项社会事业全面落后的现状。”在张帆看来,一方面,要到农村一线锻炼作为培养干部的重要途径;另一方面,坚持以培养当地农民人才为主,加快实现由简单“办班”向系统“育人”转变。

  张帆的想法,与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民盟江西省委会主委刘晓庄不谋而合,刘晓庄指出,“新时代农村改革人才建设不可少。”他说,一些农村地区精英人才单向流入城市,城乡人才不能形成良性互动,要更加重视农民的主体地位,筑牢农村人才基础,主动回应农民的需求与关切,增强他们的获得感。

  留住人,引进人必不可少,培养人更加重要,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腊县职业高级中学教研组张敏呼吁,要让职业教育更好地助力脱贫攻坚。

  张敏所在的勐腊县是国家级重点贫困县。这些年,西双版纳州的各级职业学校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积极深入到农村,去了解农民需要什么,为服务“三农”、培养新型农民做了很多努力。张敏提出,相对于全国的教育水平来看,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的职业教育现在还非常落后和薄弱,师资力量非常紧缺,需继续加大对少数民族贫困地区职业教育的扶持,让更多的贫困孩子、贫困群众共享优质的教育资源,让职业教育更好地助力经济发展、助力脱贫攻坚。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