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古希腊钱币管窥

2018年阿富汗巴尔赫省唐加克尔汗窖藏记略

  自20世纪初起,钱币学者、收藏家与钱币商人意识到,窖藏的发现地、钱币出土的品类与数量可提供丰富且珍贵的历史信息,这些资料可以弥补钱币学甚至是历史研究的空白。记录、研究窖藏信息也成为钱币学研究的重要手段之一,这些记录也被视作钱币断代研究和铸造次序排列的重要原始资料。窖藏信息在确定各类钱币年代的考证上独显重要,系因钱币入土的时间必定是晚于其开始流通时间。“古”钱币多会和“新”钱币一道入土,窖藏也因此为钱币的流通状况与钱币的流通范围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对比不同窖藏钱币品类之间的区别,可以大致推算出钱币出现时间的先后顺序。但钱币窖藏多是由私人发现,多数窖藏在发现后便将进入文物市场,如能得到及时的统计,其价值亦不可限量。早在20世纪初,西方古典学界就已高度关注钱币窖藏的发现情况,通过各种渠道记录、研究新近出现的窖藏钱币。1925年,S·P·诺伊(S.P.Noe)出版了《希腊钱币窖藏参考录》(Bibliography of Greek Coin Hoards),在其1937年修订版中,又增加了将近1186座窖藏。1973年,马格丽特·汤普逊(M.Thompson)、奥托·莫克姆和C. M. 克莱伊(C.M.Kraay)合著出版了《希腊钱币窖藏目录》(An Inventory of Greek Coin Hoards),该书收录了2000多座窖藏资料,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过私人渠道收入并记录的。英国皇家钱币学会于1981年出版的一套《钱币窖藏》(Coin Hoards),也是重要的第一手资料;近期,美国钱币学会与皇家钱币学会联合出版了《钱币窖藏·卷十》,该书收录了近471座新窖藏。

唐加克尔汗二号窖藏

  位于今阿富汗、巴基斯坦北部的巴克特里亚王国是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希腊化国家,由于古典学家对该国历史的着墨极少,其历史研究几乎完全依赖钱币学研究,自然成为希腊化历史和丝绸之路历史最具有挑战性的研究领域。1946年,在阿富汗的昆都士省发现了一座钱币大窖藏,其间出土了大量晚期国王的钱币,其间不乏许多巴克特里亚王国中、晚期国王,如欧克拉提德斯一世(Eucratides I)、欧克拉提德斯二世(Eucratides II)、赫里奥克利斯一世(Heliocles I)、泰奥菲鲁斯(Theophilus)、阿尔卡比乌斯(Arcabius)、莱西阿斯(Lysias)、安提阿尔齐达斯(Antialkcidas)腓洛克塞努斯(Philoxenus)、赫尔马伊奥斯(Hermaius)、阿明塔斯(Amytas)等。学者们认为,该窖藏的入土时间应在公元前1世纪末。在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前,法国考古队在阿富汗东北部的阿伊卡努姆发掘了两座钱币窖藏。根据报告称,这两座钱币窖藏出土的国王为塞琉古的安条克一世(Antiochus I Theos)、迪奥多图斯(Diodotus)、巴克特里亚的安条克(Antiochus Nikator)、欧提德莫斯一世(Euthydemus I)、德米特里乌斯一世(Demetrius I)、欧提德莫斯二世(Euthydemus II)、阿加托克利斯(Agathocles)、安提马库斯一世(Antimachus I),阿波罗多图斯一世(ApollodotusI)和欧克拉提德斯一世。根据考古学家研究,该窖藏的入土时间应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统治时期。在这两座钱币窖藏以及阿伊卡努姆的其他地方,都未发现巴克特里亚中晚期国王的钱币,如赫里奥克利斯一世、欧克拉提德斯二世等人的钱币。有证据表明,阿伊卡努姆遗址有明显被人为焚毁、破坏的痕迹,它应约公元前150年毁于北方民族的入侵,希腊人自此也未能返回该地。这一现象表明,北方民族南下入侵的时间应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时。阿伊卡努姆钱币窖藏因此成为巴克特里亚王国重要的考古学年代标尺。与1946年发现的昆都士钱币窖藏对比,可知赫里奥克利斯一世、欧克拉提德斯二世等人是晚于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巴克特里亚君主,而欧提德莫斯一世、德米特里乌斯一世、欧提德莫斯二世、阿加托克利斯、安提马库斯一世,阿波罗多图斯一世则是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前任君主。这两座窖藏为重建巴克特里亚王国历史提供了宝贵的证据。

唐加克尔汗一号窖藏细部

  然而,由于1946年昆都士窖藏的入土时间约在公元前1世纪末,距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在位时间较远,其间跨度较大,其间仍有诸多君主。仅靠昆都士窖藏和阿伊卡努姆窖藏的历史信息,对于后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巴克特里亚王国历史仍无法提供准确的标尺。但近年来发现的窖藏,或可为这一问题提供较为可靠的证据和线索。

  2018年春季,在阿富汗西部巴尔赫省的唐加克尔汗(Tajqurghan)发现了两座巴克特里亚中型钱币窖藏。据称,唐加克尔汗1号发现于沙漠地带,该窖藏出土了54枚阿提卡币制的四德拉克马钱币,分别为1枚德米特里乌斯一世,3枚安提马库斯一世,1枚欧提德莫斯二世,17枚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和32枚赫里奥克利斯一世钱币。唐加克尔汗2号窖藏的发现地距离1号窖藏不远,但根据钱币原始氧化层的形态,可推断其埋藏环境与后者差异较大,据说出土于河谷地区。但二者出土的钱币品类与结构大体相当。该窖藏出土了41枚巴克特里亚王国时期的钱币,分别为2枚欧提德莫斯一世钱币,2枚欧提德莫斯二世钱币,1枚阿加托克利斯发行的纪念安条克王的大统钱币,1枚安提马库斯一世发行的纪念欧提德莫斯一世的大统钱币,3枚赫里奥克利斯与拉奥迪克发行的纪念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钱币,9枚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钱币,23枚赫里奥克利斯一世的钱币。

唐加克尔汗二号窖藏

  两座唐加克尔汗窖藏都出土了欧提德莫斯一世、德米特里乌斯一世、欧提德莫斯二世、阿加托克利斯和安提马库斯一世的钱币,这与阿伊卡努姆钱币窖藏的发现相印证,表明他们都是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前任君主。此外,两座唐加克尔汗窖藏由于并未出土欧克拉提德斯二世以及其他晚期国王的钱币,且其他国王的钱币都是先于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诸王钱币,应为零星混入,因此从该窖藏的品类分布,可推断它们的入土时间应在赫里奥克利斯一世时期。

唐加克尔汗二号窖藏

  这两座窖藏的共同特点,都是以赫里奥克利斯一世和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钱币为主,其中出土赫里奥克利斯一世钱币为最多,其次为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钱币。这两座窖藏并未出土其他与赫里奥克利斯一世和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在位时间接近的君主钱币。笔者以为,这表明在窖藏入土时,欧克拉提德斯一世仍是当时主要的流通钱币,表明其距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统治时间相距不远,表明欧克拉提德斯一世与赫里奥克利斯一世之间的关系最为紧密,其间可能并无其他君主。赫里奥克利斯一世钱币的发行时间应上接欧克拉提德斯一世末期,显示赫里奥克利斯一世很可能是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继任者。阿伊卡努姆的几座银币窖藏入土时间最早,约为公元前2世纪中,其次为两座唐加克尔汗窖藏,其入土时间应在赫里奥克利斯一世时期,最晚者为1946年昆都士大窖藏,为公元前1世纪末。赫里奥克利斯一世的统治时期大体应在公元前145年至公元前1世纪末的范围之内。

唐加克尔汗一号窖藏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