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大头”银元的信用与得失

  铸有袁世凯头像的银圆,民间称其为“袁大头”。“袁大头”只在民国三、八、九、十,四个年头铸造,但铸量特别大,多达7.5亿枚以上,流通数十年,至今还有人收藏。其原因是足斤足两、货真价实,信用好。有人说,袁大头称帝与银圆“袁大头”无关。真是这样吗?

民国三年壹圆“袁大头”

  窃取革命果实

  1911年10月10日晚,武昌城头一声枪响,震撼天下。2000多年帝制统治下的中华民族终于苏醒,武汉三镇宣告光复。

  革命消息传到北京,举朝惊恐,唯有依靠北洋军前去镇压,可北洋军的行动却十分迟缓。此外,帝国列强的恐惧程度,不亚于清廷,他们预感,清朝帝制政府不可能镇压住蜂拥而来的民主革命,这个“工具”,将失去作用。随后,革命形势一发不可收拾。腐朽清廷,四面楚歌。可已赋闲在家三年的袁世凯,心里却乐开了花。

  彼时,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已经去世,金銮殿上坐着的是三岁的小皇帝。清廷在要求袁世凯出山的呼声中,任命其为钦差大臣。袁世凯一方面从起义军手中夺回汉口,显示实力;一方面逼迫清廷解散“皇族内阁”,授命他为总理大臣。紧接着,他又来到东交民巷,拜见帝国主义列强,请求支持。就这样,袁世凯接收了清朝统治的全部权力。稳住北方,又掉头对付南方。通过谈判,软硬兼施,一方面令冯国璋攻陷汉阳;另一方面,又换段祺瑞署理湖广,停止轰击武昌,暗通款曲,表示只要能举袁世凯为总统,“共和可望”。

  就在袁世凯于“足球栏门”前诱和时,革命家孙中山从国外归来,鼓舞了革命党人斗志,反对议和呼声顿时高涨。1911年12月27日南京,孙中山被选举为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慌了,革命党人软弱者乱了。孙中山正义凛然地说:“清帝退位,宣布共和,我即解职,首推袁氏。”

  1912年2月13日,孙中山实践诺言,推荐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就这样,辛亥革命果实被袁世凯篡夺。

  铸造“大头”银元

  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后,解散议会、撤销国务院、击败国民党“二次革命”,专制独裁的嘴脸暴露无遗。“军”已在手,袁世凯如何控制“钱”呢?

  其实,袁世凯很有金融头脑。他曾向清廷上奏:“窃维国之本记,财政为先,财之管枢,银行为要。”其任直隶总督期间,天津是中国北方金融中心,对统一币制也早有认识。

  清末民初,中国货币流通混乱不堪,只有银元流通较广。但银元种类繁多,中国龙洋、宣统元宝、墨西哥鹰洋等皆流通在市。袁世凯清楚,武器中的武器,是钱币。

  1914年(民国三年)2月,袁世凯以“中华民国总统”名义,颁发了《中华民国国币条例》,明确规定:国币铸发权专属政府;旧有官方铸发的银币,统统以国币兑换改铸,并规定期限,一定时期内,与国币—圆等同价格;国币以一圆银元为主币,重量统一,规定为库平纯银六钱四分八厘,以“银九铜一”(后改为银89铜11)比例铸造,每枚成品总重量为七钱二分。国币壹圆银币形式以总统令颁布,正面镌袁世凯戌装左侧面光头像,上方发行年号;背面铸两株交叉嘉禾纹饰(稻穗),下系结带与币值。民间称它为“袁大头”。

  新货币能否在市场流通,质量是关键,信用最重要。袁世凯的北洋政府在天津设立造币厂,于南京、武昌、成都等地设立分厂,规定“各种货币之祖模,皆由总厂铸发,严把质量关”,所有造币厂均按照统一币型、重量、成色等开铸。“袁大头”也是我国银元史上铸造量最多的一种。

  “袁大头”发行后广受欢迎,一定程度上抵制了外币的侵入,改善了清朝长期实行不完全银、铜平行本位制的混乱局面,对民国时期军阀分割的经济状态,有一定推动作用。1917年,官方又规定以“袁大头”为税收本位币,巩固了袁大头的第一主币地位。即使在20世纪40年代末,通货膨胀最严重的时候,北平地区傅作义部队发军饷,用的还是“袁大头”。

  倒行逆施 终失信用

  袁世凯窃得民国临时大总统后,出尔反尔,原形毕露。他承认共和制度,只不过是扑灭辛亥革命烈火的一个策略手腕。

  袁世凯看出,革命党人有弱点,内部心不齐、外部又怕帝国列强干涉,只要施展骗术,软硬兼施,就可轻易制服。他两面行骗:一方面悯天怜人,说不辜负清廷;一方面又称保卫民主共和,逼退清廷,瓦解革命。

  1911年2月12日,清帝退位;15日,孙中山履行诺言,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在建都、约法、组阁、统一等诸多“障眼法”下,袁世凯偷偷将政权、财权集于一身。终于在宋教仁被刺身亡后,找到机会赢得上风。彼时那种形势,只有孙中山几个人看出来,主张“二次革命”,兴师讨袁。但全国响应冷淡,只有江西李烈钧支持,孤掌难鸣。1913年(民国二年)10月10日,袁世凯正式就任总统,紧接着解散国会,修改约法,恢复帝制。

  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可袁世凯要走回头路,推倒清帝自己当皇帝。一时间,自以为“聪明绝顶”的袁世凯成了光天化日下的“司马昭”,复辟之心,路人皆知。全国共诛之,天下共讨之。

  1915年12月25日,云南首先发出独立通电。领头的是袁世凯拥护者、立宪派进步党领袖、梁启超的学生蔡锷。1916年1月1日,袁世凯申令取消民国,改洪宪元年,至3月22日,总计83天。众叛亲离的他一命呜呼。应了那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7.5亿枚银圆,上面都镌刻了袁大头戎装侧面像,流通在街头巷尾,对于人民群众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有人疑惑:袁世凯所为,有真有假,如何辨别?关键看信用。

  他在接过孙中山禅让的临时大总统时,娓娓动听地说:“共和为最良国体,世界之公认,今由帝政一跃而跻及之,实诸公累年之心血,亦民国无穷之幸福。”可最后,他却威逼利诱众人请他称帝。这就暴露了袁世凯是个完全不讲信用的人。

  袁世凯临死之前,大叫:“是‘他’误了我?”这个“他”,众说纷纭。现在看来,这个“他”,或许是银圆“袁大头”,骗取天下信用,害了想称帝的袁世凯。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