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傅抱石笔下的屈原

  屈原是古代文人崇高的精神偶像,吟咏屈原作品,描绘楚辞诗意画,是古代文人雅好。自文人画兴起后,屈原画像成为艺术家描摹的典范,并赋予其深厚意味:在描绘屈原画像时,艺术家们对其精神品格心向往之,其中的虔诚之心与用笔的斟酌,不亚于描绘圣像。自古至今,不少画家绘画过屈原像。据传,赵孟頫就作有《屈原像》,用笔与表现方式和传统人物画并无二致。明代陈洪绶以屈原的《九歌》为题材创作了系列作品,也绘制过《屈原像》,其笔下的屈原造型开始以《涉江》里的自我描写为依据,并且结合《渔夫》词句,塑造出“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的外貌特征。近代张大千绘制的《屈原像》,与赵孟頫相似,张大千使用他惯用的白描手法塑造屈原,并不刻意表现屈原的精神状态和抗争精神。

  现代画家傅抱石,对屈原题材创作十分热衷,也许是久居战火排解苦闷,也许是一腔热忱借笔墨抒发。擅长大写意山水的傅抱石,在创作屈原形象时,不仅有《涉江》、《渔夫》中的憔悴,更着《离骚》、《九歌》中的写意与豪迈。据悉,傅抱石至少有了七幅《屈原像》。南京博物院藏有两幅作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屈原像》;傅家也曾藏有一幅1953所作的《屈原行吟图》;50年代的另一作品则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另3件为私人收藏。

  一幅诞生于1942年的《屈原》,凸显出傅抱石早期绘画风貌,是现存傅抱石创作的最早的屈原形象。画中,屈原昂首独行,在瑟瑟秋风中,头发与衣衫迎风摆动。屈原身旁,丛生的芦苇茂密过膝,眼前是苍茫浩瀚的汨罗江,江水茫茫,无边无际。整幅画面营造出屈原滔滔不绝的心绪。即便如此,画中的屈原仍旧目光坚毅,炯炯有神。画家以精细的线描,用心勾画了屈原形象,画面大面留白,表现江水,使得观者能够感受屈原此时孤独无助的悲凉。创作这幅作品时,傅抱石皴法尚未老辣,用笔仍显得谨慎细致,人物描绘也有着古代文人绘画的风貌。

  这幅作品诞生的年代,正是抗日战争中期,郭沫若的话剧《屈原》在重庆热演,傅抱石此时创作屈原画像,也更注重于体现其精神品格。据传,傅抱石创作屈原,大量参考了郭沫若的意见,从年龄相貌到身世、作品,无一不仔细考究。因此,他的每一根线条与皴点,无不饱含对屈原的钦佩,更有对民族上下一致对外的渴盼。

  翌年,又一幅《屈原》诞生,成为傅氏较成熟的屈原像。画中屈原宽袍长袖立于水边,同样是秋风中,头发与衣衫飞舞。画中大量留白,用以表现苍茫无边的江水,也侧面表现出屈原当时波涛不宁的内心世界。人物轮廓并不进行细致勾描,其线条走势迅疾,笔画中饱含遒劲的力量,画面风格宛若梁楷画风。这些超凡脱俗的笔墨形式随着画家心灵律动起伏飞跃而出,画面风格高古,格调不凡,显示出傅抱石人物画艺术走向成熟与老辣。

  新中国成立后,傅抱石的笔法愈加炉火纯青,用笔更加大胆自由。1954年,傅抱石创作了《屈原渔父图》,呈现出另一番意境。

  傅抱石的《屈原渔父图》,此时已不是屈原一人,而描绘了三闾大夫与渔父的对话。画上题诗为楚辞作品《渔父》,屈原以一段虚构的对话表达自己的志向、情绪与价值取向。憔悴枯槁的屈原在河边遇见渔父,渔父问诗人,为何在此流放。屈原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渔父告诉屈原,圣人不应受到外物牵绊,应随世俗进行自我调整;但屈原坚决拒绝渔父的意见。屈原的回答,成为千古名句:“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最后渔父唱着歌,慢慢泛舟而去。

  此幅《屈原渔父图》是难得一见的双人物构图,在画家精心描绘下,人物的外貌、神态、性格得到凸显。屈原衣冠整洁、神色坚定,流露出反对同流合污的高尚品格;渔父皮肤黝黑,面目苍老,凸显出其作为劳动阶层的艰辛。傅抱石熟练且深刻地描绘出二人眼神情感的交流,让后世观赏者能迅速捕捉到画中意境与屈原的精神追求。

  傅抱石是画家又是艺术历史学者,他对现代中国艺术发展贡献深远。他的人物画中常见有历史故事和古代诗词的参考。傅抱石对屈原形象创作的偏爱,受到友人郭沫若的影响颇多。郭沫若与傅抱石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于日本相识。上世纪四十年代,郭沫若创作《屈原研究》,并编写话剧《屈原》,对傅抱石产生影响,他对屈原作品的掌握与表现,与郭沫若的学术考证与文学创作有着直接关系。几乎同时,他开始尝试创作屈原画像,同时也创作屈原楚辞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其中,《九歌》最多,湘君及湘夫人画像成为傅抱石人物画经典之作。

  傅抱石的人物画来自于最传统的中国古典绘画技法,结合自身努力,成就了一代宗师的艺术风格。虽然他的笔下都是古代形象,用笔也是传统用笔,但他却并不脱离时代,他致力于连接过去与当下,成功地为历史故事添加时代感。创作屈原形象的同时,反射出对当时政治、历史环境的强烈情感,凸显出屈原留给后人高尚的品德与人格。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