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那是完美的残损

  2022年3月4日晚,北京冬残奥会开幕,鸟巢如星海,史上首次盲人点火——一切的一切堪称完美。

  笔者注意到:波兰运动员入场,缺少一条腿的旗手跳跃着,一支金属拐杖上插着国旗,另一支拐杖举向天空。各国运动员或坐着轮椅、或摇摇晃晃乃至东倒西歪,但是,他们/她们却是那样欢乐、自信、坚定而自然地缓缓前行,与美丽大方的引导员姑娘珠联璧合。

  陆陆续续的入场式与夏奥、冬奥没有区别。服装已经告诉我们运动员来自哪一块土地。而笔者强烈感到:就人格与尊严而言,所有伤残运动员丝毫不逊色于常人,就毅力与坚韧而言,他们正是我们的老师。

3月6日,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残奥高山滑雪项目女子超级大回转(站姿)比赛举行,中国选手张梦秋夺冠。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央视的短视频介绍说:“想象一下,你站在数百米高的雪山之上,将以近百公里的时速滑下去,如果慢慢闭上眼睛,面对不断缩小的视野和眼前一片黑暗,你还会有滑下去那种期望?在冬残奥会的赛场上,视障运动员们就是这样在努力挑战人类极限。”

  ? 就是面对如此的危险与艰辛,3月6日,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冬残奥会上收获4金1银3铜:张梦秋率先获得女子超级大回转站姿组别金牌,为中国夺得首金并实现残奥高山滑雪项目金牌“零的突破”。男子超级大回转站姿,梁景怡夺得第二金。女子长距离(坐姿)杨洪琼夺冠。越野滑雪男子长距离(坐姿)郑鹏夺冠。?

  何谓“坐姿”?就是在一对滑雪板上装备一个椅子,运动员坐在椅子上滑行。视障运动员与一名视力正常的引导员一起参加比赛。

  “她是上初中的时候去的,体能方面刚开始跟不上,连基本的长跑都很难坚持下来。”张梦秋母亲回忆说,“但她也非常独立,总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只要教练安排了计划,再苦再累,她也一定完成。2021年4月,她在全国残运会获得大回转、回转和全能项目金牌。她说:“我的梦想就是站上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的最高领奖台。这次备战北京冬残奥,她每周6天训练,每天滑行6个小时。三四月份雪季结束后回家一次,只待了7天。

3月6日,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越野滑雪——男子长距离(坐姿)比赛举行,

中国选手郑鹏夺得金牌,毛忠武获得银牌,杜天获得第四名。

图为郑鹏(右)、毛忠武在比赛后。

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 摄

  这是怎样的信仰者与幸福者。

  郑鹏在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越野滑雪男子坐姿已经获得第四名,是历史上我国选手个人项目的最好成绩。但他说:“回去继续加把劲,努力争取登上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的领奖台。”15公里,对于正常人已经是“百步九折萦岩峦”“畏途巉岩不可攀”,但29岁的郑鹏在一次次滑倒摔伤之后咬牙坚持,时隔四年终于圆梦。

  在冬残奥开幕式升国旗奏国歌全场合唱之际,在开幕式火炬起燃的一刹那,笔者蓦然想起了北京作家史铁生——那位“距离上帝比我们更近”的人。他一生“扶轮问路”,2010年的最后一天——距离自己六十岁生日还差四天——悄然离去。无奈他的作品顽强而温润地活在无数读者心中。这位顽强的“灵魂拷问者”,却从来没有一味地呼唤“人啊,理解我们吧”从而换取一掬同情的泪水。他始终保持着人格上的独立和完整,以一个自由人的形象与同类比肩而立。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从他的侃侃而谈的小说中,总是能觉察到一股坚韧前进的阳刚之气。

3月7日,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单板滑雪男子障碍追逐UL级决赛举行,

中国选手纪立家、王鹏耀、朱永钢、张义琦分别获得冠军、亚军、季军和第四名。

图为纪立家(左)和王鹏耀在比赛中。

 新华社记者 颜麟蕴 摄

  史铁生在写给《文学评论》编辑部的信中指出:“‘残疾’问题若能再深且广泛研究一下,还可以有更深且广的意蕴,那就是人的广义残疾,即人的命运的局限。”可以说,他以心灵的完整和充实提醒了所有心理上的残疾者,他密切关注的是幅员更廓大的伤痛。因为“命运”作为深不可测的必然,正是人们奔赴归宿过程中无数个偶然的总和。在幅员辽阔的心理世界,有坚毅、勇敢、健全、善良,也有专制、奴性、媚态、自私,“广义残疾”的存在,造就着心理世界中的精神盲人。而冬残奥的历史使命,绝不仅仅是奖牌,而是把一种完美的精神财富分发给不同民族、国籍、肤色的人,意在像史铁生说的:把人类的三种困境——孤独、痛苦和恐惧——变成“既是三种困境又是三种获得欢乐的机会”。

  十年前,在德国叫作“鹰巢”的景点,笔者见到了多位拄着登山杖的伤残人,了解到很多年前,德国已经有法律:任何有超过20个工作岗位的公共或私家雇主都要保留5%的职位给严重残疾的人,有些联邦机构达到6%。如果完不成,就要缴纳大笔税款用来资助伤残人。

  可以说,对待残疾人的态度与他们得到的待遇,是世界文明程度的标志。而残奥会恰恰诠释了何谓“完美的残损”。伤残运动员在滑冰、冰球、冰壶、滑雪、雪车和雪橇赛场的表演,正是给所有健全人上了人生哲学的重要一课。

  写出《老人与海》的美国小说家海明威的墓碑上写着:“恕我不起来了!”——躺下的他依旧是不可战胜的硬汉。因此,欣赏冬残奥会,我们更需要关注运动员行进的过程而醉心于所有完美的残损。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