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怎样才是盲盒的“正确打开方式”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吃到的是什么味道。”

  盲盒,就是这盒口味各异的巧克力。

  近年来,“盲盒+”模式的行业发展欣欣向荣,但转念一想,“盲盒”概念已不新,这是不是与干脆面里的英雄卡片、扭蛋里的小玩具有着同工异曲之妙。

  盲盒起源于日本的福袋文化,而随着近年来潮流玩具的兴起,尤其是广受年轻一代青睐的二次元手办、娃娃、周边等商品大热,商家将形象IP与福袋这种购买方式融合,成就了当前潮玩界的“流量担当”——盲盒,盲盒经济应运而生。《2020盲盒经济洞察报告》统计显示,盲盒以受众面广、热度高的特点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全行业蓬勃发展,市场规模高速增长,18-34岁人群占总消费人群的74.9%,大城市的女性白领、“Z世代”大学生成为消费主力。

  大学生作为能够独立思考判断、有相当消费能力但涉世未深的群体,对于要不要“入坑”盲盒,对于盲盒经济,他们各有话说。

  一掷千金只为心头好

  “买了七个,五个都开出了不一样的款式。”

  “这个玩偶好可爱,好想拥有啊。”

  “想要的款一直抽不到,怎么办?”

  “为什么别人一下能开出隐藏款,我买了这么多都还没有呢?”

  踏上盲盒“不归路”,每个娃娃都可爱,唯有一掷千金投得“心头好”。想要拿到喜欢的娃娃样式,除了疯狂“买买买”,还有一种简单直接的方式——“端盒”,指的是一次性将全系列的基础款式都拿下,但这种方式的花费较高,可以保证盲盒的款式不重样。

  除此之外,在盲盒中还有“隐藏款”,与该系列基本款不同,这是抽中概率最低的款式,仅约为1/114。端盒也不一定“端”到的隐藏款,唯有消费者疯狂投钱开盒,或者在网络平台上寻求卖家,以高价将其收入囊中。

  “盲盒+”作为一种成功的商品营销模式,被广泛应用在各行各业,万物皆可“盲”,除了最开始的手办、玩偶和玩具,还有文具盲盒、化妆品盲盒、衣服盲盒,乃至宠物盲盒,定价说不上高,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同时,盲盒模式存在一定的饥饿营销,商家打上“隐藏”“限定”等标签,极大激发了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和收藏欲望。正如那一盒口味各异的巧克力,只有吃到了下一块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的,只有买到了下一个盲盒才知道这是不是想要的款式。

  有相关心理学研究表明,这种带有惊喜的随机不确定性会形成购买刺激,反复加强购买需求,这就是盲盒能收割一大波忠实拥趸、甚至有人不惜挥尽千金也要“端盒”收“隐藏”的原因。

  究其根本,盲盒的本质只是披着商品外衣的精神刺激和满足。大学生仍处在求学阶段,大多数人也没有固定独自收入来源、充裕的资金支持,为满足一“盒”之欲,降低原本的生活质量,甚至有新闻称有学生借钱买盲盒,为其“剁手”“烧钱”并不理智,面对商家夸大的营销方式,更应该有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过分沉迷“入坑”大可不必。

  潮玩跟风,盲盒也成社交圈

  盲盒出圈,受众面不断增广的同时,跳出惊喜与未知的趣味性质,“强社交属性”成为其第二种核心竞争力。在各网络平台搜索“盲盒”,不难发现有用户挂出“已拆,出某款”“重复款,有意换”等商品标签。当消费者购买到重复或者不喜欢的款式,会产生置换的需求,在一来一往的交易中,盲盒促成了社交圈的形成。泡泡玛特在中国盲盒市场中首创私域流量池,推出一款名为“葩趣”的潮玩社区App,盲盒玩家可以在社区里交流经验,获得盲盒消费的认同感和情感共鸣,从而培养品牌忠实粉丝,提升商品复购率。据统计,目前该App已覆盖超过600个潮玩品牌,应用活跃天数在20天以上的用户占比49.5%。

  如果说普通的商品盲盒交易只是在无意中促成了社交圈,那么“交友盲盒”就是直接把社交做成了盲盒。

  2021年7月,一名长沙大学生开设“月老办事处”地摊,推出“一元交友盲盒”,本意在让身边的朋友认识交流、扩大社交圈。自此,脱单盲盒逐渐兴起,形成线上与线下并行的产业链,在长沙有一家售卖脱单盲盒的“脱单便利店”,而更常见的是线上的各种交友盲盒小程序,玩法也很简单:只需花费1元到99元不等的价钱,就可以抽取一个联系方式,或者将自己的联系方式放入盲盒中。脱单便利店店员表示:顾客多为“00后”,爱好新鲜感的年轻人会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结识新的朋友。

  盲盒社交固然新奇,但贴上“盲盒”标签后,又难免会带有相当大的不透明性和不确定性,由于该行业还没有特定的法律规范,个人信息与隐私的保护成为一大问题,某电商平台上架的“脱单盲盒”出售链接被平台下架,原因是“店铺或商品违反平台违禁信息管理规则”。“Z世代”大学生在“试一试”的同时,要“擦亮双眼”对网络信息理性分析,对各种网络诈骗套路多加防范,不要从“花钱买盲盒”变成“花钱买教训”。

  “抽”盲盒,体验感更重于结果

  “盲盒经济”的火热,是当下中国年轻群体消费理念与消费方式升级的侧面体现,从基本物质消费到精神娱乐消费。比起已经步入社会工作的人群,“Z世代”大学生除开基本生活费、学杂费,可以投入到精神娱乐的资金也较多,因此成为盲盒消费主力军不足为奇。说到底,盲盒模式本身也不过是一种商品售卖模式,其特殊的“拆盒”方式增添了一份体验感,“抽”盲盒重在“抽”,重在揭开未知的体验感,它本身不是为了集藏、也不是为了社交,而是为了满足对下一块巧克力的好奇心罢了。

  盲盒已不新,但“盲盒+”模式可以玩出更多的新花样。

  河南博物馆推出“考古盲盒”,寓教于乐,将文物藏在土块之中,玩家需用随配的考古小工具一点点将文物挖出,体验一把考古工作者的乐趣;“花盆盲盒”随附泥土、种子和营养液,玩家需精心照料,直至种子破土而出、开花结果才能得知盲盒里究竟是什么植物……

  盲盒产业经历过以玩偶、手办为主的1.0时代,又走到了“万物皆可盲”的2.0时代,到了以参与、互动的体验感为重的3.0时代。立足当下,放眼未来,盲盒行业方兴未艾,同时盲盒的衍生经济也逐步兴起,盲盒开箱测评、抽盒攻略成为B站一大热门视频主题,相关视频播放量高达640.4万;为修改盲盒娃娃妆容、装扮而兴起的新型职业“改娃师”月入过万……

  面对盲盒,有人会为消费主义“上头”,一掷千金只为投得心头好,有人热衷投入各种社交圈子,获得情感共鸣。盲盒不应成为大学生的“盲玩游戏”,作为盲盒的消费主力,大学生更应当树立正确的消费观,正确看待盲盒商品,对自己的经济有合理规划,不盲目为自身喜爱做出承受能力之外的消费,提高自身风险防范意识和危机识别能力,避免陷入盲盒背后的漩涡之中。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