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不是风动,是心动

  2016年国庆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下行。一时间,舆论纷纷,甚至弥漫一些焦虑气氛。这不由让笔者想起那个著名的禅宗典故:六祖慧能继承五祖弘忍衣钵,到广州法性寺弘法,法性寺主持引宗法师正在讲经,风吹幡动,引宗问:“是风动还是幡动?”弟子中有的说是风动,有的说是幡动。慧能合掌上前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心者,道之主宰”、“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人的一切行为,归根到底是心理反映的结果,其发端于预期——追求安全的预期或追求发展的预期,而预期发端于心对客观存在的感应——关于风险的感应或关于机遇的感应。虽然客观不以尧存、不以舜亡,但感应主体不同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故云:是非曲直,自在人心。面对风起云涌、惊滔拍岸,众志成城,固若金汤;众志涣散,大厦可倾。心念动摇,虽磐石不可压舱;信心溃退,虽泰山不足擎天。天下事,何不如此?无论是1933年资本主义经济大萧条,还是六国谋秦、吴越纷争的你死我活,纵览上下五千年,无论立功、立德、立言,还是为政、为学、为商,凡功业成就、有所建树者,哪个不是长存慷慨激昂之心,长守坚韧不拔之志,破困局,斩荆棘,信守笃行,百折不扰? 

  由是观之,当下由汇率波动引发的焦虑多少有点反应过激的味道。正如罗斯福所说:“唯一值得我们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一种莫名其妙的、丧失理智的、毫无根据的恐惧。”打铁还需自身硬,之所以这么说,原因有四:

  其一,我们基础坚实。就像商品价格虽受市场供求影响上下波动、但最终离不开商品价值的牵引一样,对世界大型经济体而言,汇率作为其货币的国际价格,根本上取决于该经济体的基本面和运行状况。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率达6.7%,而美国经济增长率只有3.2%,欧盟只有1.8%,日本只有2.2%(据英国金融时报数据),中国PMI、PPI均处于荣枯线以上并进一步向好,特别是新兴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增长率均在10%以上,中国依然是最具现实增长力和长远发展潜力的经济体。作为中国经济国际表现的晴雨表,人民币汇率没有理由、没有可能长期贬值。即使有人恶意唱空,最终只能是竹篮打水,因为中国经济基本面不允许,资本逐利的本性不允许。

  其二,我们储备厚实。如果说良好的经济基本面是确保汇市长期稳定的定海神针,雄厚的外汇储备就是即期稳定的压舱石。截至2016年11月末中国外汇储备30516亿美元,仍居全球首位,接近全球的30%,分别是排名第二位的日本和第三位的沙特阿拉伯的2.6倍和5.7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国的外汇储备都是非常充裕的,覆盖全部外债和6个月进口后还有充足余量。雄厚的外汇储备使我们有实力、有信心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确保合理安全的外汇流动性。

  其三,我们对手务实。近期美元走强主要受美联储加息影响。但世上没有一本万利的事,美元加息本身是把双刃剑。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持续的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促使金融机构和个人杠杆率迅速恢复,它们的积极投资推动美国股市一派繁荣。如果美联储持续加息,必然促使资金脱股入债,从而重创刚刚恢复的股市,再度被戳破极度宽松政策促成的金融泡沫。另一个方面,当前美国经济好转与出口增长直接相关,美元升值势必削弱美国的出口竞争力。长此下去,美国也未必扛得住。比如20世纪80年代,美元升值与美国利率上涨同时发生,迫使里根政府不得不用七国集团机制干预市场,把美元汇率压下来,把德国马克与日元汇率“扶”上去。

  其四,我们走势踏实。美联储12月份加息,是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的第二次,且只提高了0.25%,目前,美元基准利率只有0.50%-0.75%,不足1%的杠杆率的冲击力十分有限。近来,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有所贬值,但明显小于其他货币贬值幅度,人民币汇率走势总体稳健踏实。如11月份美元指数单月上涨3%,全球主要货币几乎全线下跌,日元、欧元、瑞士法郎对美元分别贬值8.42%、3.57%、2.78%;土耳其里拉、墨西哥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对美元分别贬值9.9%、8.31%、6.10%、5.67%、4.40%,而同期人民币对美元仅贬值1.69%,且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升值。11月30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94.68,较10月末上涨0.49%。从长周期看,5年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参考BIS货币篮子和SDR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指数、以及对美元汇率分别升值10.9%、11%、4.4%和8.8%,总体呈现稳中有升的态势。

  正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所说:“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仍表现出稳定强势货币特征,未来人民币汇率完全有条件继续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虽然“不排除一些经济主体出于经济下行、营商环境等因素的担忧,表现出较强的向外寻求安全资产的倾向。但谁也无法忽视中国13亿人口的庞大市场,随着中国经济回升、体制机制改革和营商环境的改善,出去的资本还是会回来的”。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当站在理性、客观、全面、长远的视角观察时,我们完全可以信心满怀地说:虽有烈风萧萧,我心岿然不动。 

责任编辑:吴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