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博物馆CURRENT AFFAIRS
金融博物馆 / 正文
“红军银行”寻踪记

  1931年,大革命时期,赣西古城万载。这里是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和腹地,发生过许多红色传奇故事。万载县工农兵银行,便是九十年前,耸立在根据地的一座红色金融丰碑。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们前往实地,重温这段红色金融历史,开启了“红军银行”寻踪之旅。

  红星闪耀下的金融服务角

  仲夏五月,我们开始了“红军银行”的第一次寻踪之旅。绿树掩映的潭埠大木山下,坐落着一幢幢清末民居。在此,我们相继找到了原中共万载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等旧址,但翻山越岭,就是寻不着当年的银行旧址。当我们正在犯愁,一位路过的阿婆指着前面说:“你们要找红军造‘花边’(银元)的银行?到了那家超市就知道了!”顺着她的指向,只见前面山坡下,有几幢农家新屋。新屋雨廊尽头,高墙处开了一扇大门,上头镶嵌着一颗红五星。阳光照耀,闪闪红星下映出四个大字:农家超市。走近一看,墙上挂有两块牌子:银行卡助农取款点、反假币宣传站。店内日常百货琳琅满目。靠窗向阳处,墙壁上赫然贴着五个大字:金融服务角。窗下,一排长木桌,依次放着POS机、转账大电话机、一台电脑和验钞机,旁边竹制宣传架上摆着金融普及资料。墙上贴着惠农服务内容:取款、汇款、转账、缴费、消费和查询。

  不久,白发阿婆也拄着拐杖到了。她见我们正在店中,就说:“同志呀,这个超市老板,知道你们要找的地方在哪里,因为他的爷爷,就是九十年前红军银行造花边的同志,不幸牺牲了。如今他开办这超市,为农民取款不要钱,也是学他爷爷为人民服务!”

  说着,她掏出一张用蓝布包了好几层的惠农卡,对超市老板说:“三伢子,我孙子汇款了,你帮我取300元,等一下我在店里还要消费哩!”

  谈起银行卡,阿婆说:“现在取款可方便了,我孙子在东莞的银行将钱一存,我拿卡到这里一刷,钱就到手了。”有人接着说:“现在打工的年轻人回家,一张车票、一个背包、一张银行卡、轻装上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接着说道:“我们低保金以前每月都要跑镇上领。有一次跑了六趟,排了三次队,才领到那月的低保金。现在可好,足不出村,在超市一刷卡,就享受到政府的照顾了。”

  另一位农家大妈更是激动:“上月我儿子送媳妇到万载县医院生孩子,说是难产要剖腹,钱没带够,急得直跺脚。我半夜跑来超市敲门,老板就帮我在大电话机上,把手术费转到了县里。不一会儿,我就在电话里听到刚出生的孙子哇哇的哭声,高兴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很快,天马上要黑了。阿婆说:“人家特地从城里来找红军银行的,天晚了怎么办?”我们说:“没关系,下次再来。没找到旧址,可我们已感受到了传承下来的红军精神。”从这家农民超市可以看出,金融业的科学发展,给农民朋友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方便和实惠。

  告别大木山,天已黑了。灯光照耀下,那扇大门上的红星,在夜空中依然闪闪发亮。

  民居掩护着红军银行旧址

  后来,我们如约,开始了“红军银行”的第二次寻踪之旅,又来到了万载潭埠大木山下的黄家湾。见是老朋友来了,一位白发老翁,将我们介绍给了一位中年大嫂:“去‘红军银行’,她带路就找得到。”几经转折,这位热心的老表嫂,把我们带到一座新落成的三层农舍,穿过走道,突然一堵淡红墙壁横亘在屋后,壁上横跨四米,均匀地嵌着八个纸筋白石灰粉平的大圆饼(直径约30厘米);圆饼上用浓浓的墨汁,镌刻着俊秀苍劲的楷书字体“万载县工农兵银行”。登上老表新房的二楼,通过窗口仔细观看,只见几乎每个字,都被刀刮过。

  据说,那是九十年前,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白军用刺刀干的坏事。经过九十年风雨冲刷,字迹依然清晰苍劲,刀痕反添了它们的凛然正气。这个时候,我们才恍然大悟,九十年来,红军银行,一直是被民居农舍这样遮挡着、掩护着。所不同的,现在是新楼房代替了原来的旧泥房。正因为这样,旧址才逃过种种劫难,保存得完好无损。房东领着我们进入当年红军银行旧址参观,并逐一介绍。红军银行办公地方,当时是在县苏维埃政府右厢房,这在当时是公开的。然而,由于钱币发行、保管的特殊性,其内部管理严密,设施虽然简陋,但对外不公开。

  我们参观了银行的内部工作室,目前虽然被老表堆放杂物,没有桌椅,但房间较大,保存尚为完好。接着,我们又看了会议室,其实就是一间一通到顶的泥房,中间放有一张薄板方桌和几条长凳,地上一个旧热水瓶。

  走进当年干部职工宿舍,泥壁上几行白粉大字依稀可辨:“治白军伤兵”,猜测其可能是反围剿临时医治敌伤兵的场所。走到最后,只见残垣断壁,似乎是一幢倒坍多年的破屋。房东说:“这是当年日本鬼子烧毁的,原为银行后院。”

  整个参观过程,我们都受到老表热情的招待。当我们依依不舍告别时,几位上了年纪的老表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的愿望是,希望银行旧址修复时,能写上当年参与其中的爷爷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这些山里‘造花边’的革命者,将来一定要在大城市建最高最漂亮的银行大楼!”

  红色金融创业精神代代相传

  我们开始了“红军银行”的第三次寻踪之旅。早晨从宜春出发时,犹是彩霞满天,可一到万载,就乌云密布,倾盆大雨。好不容易冒雨到了装修一新的万载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却是雨打铁门,不得进。

  这时,我们拨打了贴在门墙上的馆长电话。一会儿,就有一位女同志骑着电动车,冲浪而来(此时街道已成“小河”),为我们开了馆门。坐落在苍松翠柏中的纪念馆,共两层楼,肃穆庄严,在暴雨中迎接我们这伙“不速之客”。开门的中年女同志,兼做讲解员,在散发着油漆味的大厅中,从一楼到二楼,她在讲,我们跟在后面听,刚漆过的红地板上,便留下了一双双湿漉漉的鞋印。大革命时代的故事,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在我们眼前展开……走到二楼转角处,我们眼前突然一亮,这里是专门介绍红色金融的专栏专柜。专栏最显眼的,便是湘鄂赣红色金融先行者成功烈士的事迹。成功,原名陈鸿钧,万载大桥(双桥)西江沙园洲人,学徒出身,精通书纸和石印业务。1928年他秘密加入赤色工会,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将石印机等财产捐献出来,筹办万载县工农兵银行。1932年4月,也被调到湘鄂赣省苏维埃,任财政部长、省银行经理等职,1934年底,在湘鄂赣边区坚持游击斗争。1937年9月3日,他率队前往浏阳井泉大王坪,被叛徒出卖,遭伏击,壮烈牺牲,年仅四十三岁。群众将其忠骨葬于七宝山草坪月亮湾。其兄弟祥钧、轩钧也先后牺牲。成功为革命事业,理财有法、生财有道。他艰苦创业、廉洁奉公,连妻子结婚的金银首饰都捐献出来。他经常是一双赤脚、一顶斗笠、一身补衣,奔波于红色土地上,为革命财政金融呕心沥血。全家三口,一床补被过夜,过着清贫生活。以他为榜样,万载县工农兵银行和造币厂的负责人钟学槐、欧阳成明及其他职工,也是勤俭从业、艰苦朴素。当地老表带我们参观了当年银行的食堂,厨房、餐厅挤在同一间小破房,泥垛上摆一扇门板,就是餐桌。七八个人站在四周就餐。当时苏维埃的口号是:“不做苏维埃工作的,不准吃苏维埃的饭”。银行工作人员,“每天只吃二餐粥,一餐饭(薯丝饭),晚上不要点灯过夜”,要养成“最艰苦、最积极、人员少、工作精的苏维埃工作作风”。万载县工农兵银行,成立于1931年1月,是湘鄂赣根据地最早的一批县级苏维埃银行,先后发行了票面为一角、二角和一元等三种银洋流通券,共计六千元,对当地经济、发展生产和群众借贷都起到了积极作用。更重要的是,革命老区金融前辈艰苦创业的事迹,激励着我们这些金融事业继承者,代代相传,使红色金融创业精神永放光芒!

万载县工农兵银行旧址壁墙

万载县工农兵银行干部职工宿舍旧址

万载县革命烈士纪念馆红色金融专柜展品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