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贝壳币”的起源

  仓颉作“?”字,“?”是会意货币文字。“?”:《玉篇》音昨;《篇海》定义为“财”义;又定“货”义。钱财、货币,这里货币泛指“实体货币physical currency——原生定型货币native currency”,特指具备货币基本职能属性,可以在完全货币意义上履行货币作用的“实体货币”,或曰“实体货币——原生定型货币”如“贝壳币money cowrie shell”。

  贝壳币、泉贝、货贝、贝币、货币……“贝壳币”作为理论技术概念,极鲜明、清晰、精准地代表和标明了玛瑙贝、虎斑贝、绶贝等人类初始的各类贝币。“贝币money cowrie”概念亦很简约、精辟,作为通俗语言或理论技术文字被通常采用。“贝币”“贝壳币”共通。古代的先辈们在多种贝壳中精选“贝壳币”,其经典之作包括“虎斑宝贝Cyptaea tigris”“图纹绶贝Cypraea mappa”“玛瑙贝 cowrie”等,因为当钱用的玛瑙贝是“贝壳币”中的主角,作为货币的“玛瑙贝 money cowrie”构成上述几种主要的“贝壳币”,它们相当于当代的纸币和金属币,但更优越于当代的纸币和金属币,在货币全集中独一无二呈现的只有“贝壳币”这样的“原生定型货币”。

古代“北京人”以海贝制作“贝壳币”,图片来自首都博物馆。

  考察当下,依据各国货币的不同状况,当前的“实体货币physical currency——纸币和金属币”在货币全集量化占比中只有5%-20%左右,而10000-5000年以来的古代的“原生定型货币”,在货币全集量化占比中为100%。依照货币文字考证,古代作为钱财、货币之“?”覆盖现代资金、贷款过程中的一切融资行为和货币流通现象,它们有史以来都是最活跃的、信用值高的货币,作为法偿货币也是最严肃认真、最敏感的货币。

  “?”字左右结构,右为会意字“乍”,甲骨文像做衣服,始成衣领之形,本义忽然、刚刚、初起、张开义;左为“貝(贝)”,即“贝壳币”古代货币。汉字10万余个,有“貝(贝)”结构的,趋向上千字,“貝(贝)”是货币之魂。仓颉造字,一个“貝乍”字鹤立鸡群,充满了智慧。“作”本义起、兴起、正在、时时展开活动义;又劳作、写作、作品、作坊义。货币文字“貝乍”作为能愿动词(助动词)超脱“作”区别“造”,在起到实词中的动词作用的基础上,意思是“古老的贝丰富了中国的文字结构”,特指像古人、古文以“貝”集结了一个“货币文字氏族”一样,旗帜鲜明、开门见山地站位货币。

古人制作的近似文字的符号,图片来自西安半坡博物馆。

  文学家高尔基说:“人啊,多么骄傲的字眼!”呈现了人类的高光时刻。人是高级动物,然而,人也是生物进化的产物。人首先是动物,一种特殊动物,是具有自觉能动性和高度社会化的动物。进化的动力是生物的遗传与适应的交互作用。生物多样性决定人类并不是大地的唯一主人,人类应注重定位自己的角色。人类仿生活动具有上万年的历史,近几十年才刚刚萌生的仿生学为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插上了翅膀,而现代科学技术又在极大程度上促进了仿生学的发展。未来的“智能计算机”将模拟人的大脑进行逻辑思维、推理和运算;未来的机器人将能够完成人所不能完成的许多任务。达尔文《物种起源》《人类的由来及性选择》用“自然选择”理论解释从动物进化到人的全过程。在人类生命为了生存而斗争的反复实践中,先辈们上下求索仿生生物的结构和特性,在新石器时代盛行的打制和磨制方法,利用“中介体”制造形形色色工具的同时,“符号”“语言”和“文字”作为特殊的工具为现代人所特有,这其中不乏萌生制作和使用“货币”。

大约在1.5~1.2万年以前,古人在岩石上作画。图片来自北京自然博物馆。

  万物同源,软体动物是脊椎动物的祖先,它们从深藏的黑暗中游曳到明亮的陆地上,使得脊椎动物从此焕然一新。人类用来当作货币的贝类,就属于软体动物家族。

  历史长河流淌至今,人类从“地猿群、南猿群、能人群、直立人群、化石智人群”5个阶段孕育而生,直到腭骨和胫骨具有“准人类”特征的各种“类人猿”以“直立人”的身份出现,它们是人类的童年。人类的各文化阶段,包括“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文明时代”的古人,大体在距今10万年前的“化石智人”阶段,尤其是距今7—2万年前的“化石智人”鼎盛期,“氏族”逐渐形成和确立,“狼、熊、龟、海狸、鹿、鹬、苍鹭、鹰”等以动物命名的氏族渐进产生。不难发现,龟、海狸生活在江河湖海中,而熊、鹬、苍鹭、鹰一类食鱼、食贝壳类的动物亦与水域关联,人类是从软体动物至脊椎动物“鱼”起源进化而来,货币是从有生命的软体动物“贝”起源,货币是长寿的生命体。

图为2004年作者仿秦简笔书“貨(货)”字。

  人类的童年,即人类文明的初期,部分人住在树上,以野果、坚果、根茎作为食物,在关乎生存危机的急迫情形下只会发出“分节语”呐喊救命。人类诞生后的中期依然以捕捉鱼类、虾类以及软体贝壳类等微生物作为主要食物,他们在很久之后才发现火和设法保留火种。当弓箭被发明和使用后,人类以猎物作为维持生命的主要食物,这样一个漫长过程应该定位在250—3万年以前。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与现代国际大都市北京城中心的王府井古人类文化遗址博物馆均清晰留下大约3万年前的人类活动的遗迹。人类前仆后继、阔步前行,大约在3—2.5万年前的旧石器与新石器时代,发明并可以借用独木制作小舟或吹胀羊皮筏子漂浮在江河湖海之上。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博物馆,湿地上如网点密布的木桩托起的大草房子、偌大的独木舟和妙龄女子用“梭”编织网状物的情景展现在人们眼前。大约在1.5—1.2万年以前,人类萌生了符号、岩画、文字的意识,以贝类或小野兽为食,从居无定所直至出现定居性的农耕生活……

“图纹绶贝”,图片来自北京自然博物馆。

  安阳中国文字博物馆与汉中博物馆详证了汉字萌生。北京“东胡林人遗址”1906年发现于北京门头沟区东胡林村,属于新石器时代早期。人类开始以贝壳或兽骨打制、磨制颈饰等颇为精细的工艺品。大约在5000—4000年前,氏族部落中的武器、饰物、各种工具等归属私有,货币类钱财归公,黄帝曰:“有熊氏始作货币。”丰富多彩、金碧辉煌的货币远征史由此开始。直到近现代科学技术的发明与创新,金银铜铁锌镍等冶炼与铸造和造纸、雕刻、印刷等科学技术在货币上大量应用,货币为人类提供了掌控世界和自己命运的物质条件与精神食粮。

  现代“实体货币——纸币和金属币”泛指纸币和普通金属流通性硬币与贵金属金银币。实体货币的古老概念是“原生定型货币”,它们是在“实物货币——准货币”基础上已经完全生成的定型货币。“实体货币——纸币和金属币”有别于在它们诞生之前的物物交换,被称为“实物货币——准货币”,诸如盐巴、粮食、禽兽类、药材、布匹等物质,充其量是作为准货币的东西。显而易见,它们不具备任何作为货币基本职能属性的条件,不具备充当货币流通的条件,或起码不能作为货币支付工具应用。“实体货币——纸币和金属币”即是在以票据和账务承载的“转账支付清算货币”呈现之前,类似“贝壳币”这样可以实实在在充当古代货币的纯天然货币,其百分之百皆为“原生定型货币”。贝壳,泉贝、货贝,天然海贝包括虎斑贝、玛瑙贝、绶贝、珧贝;人化自然之货贝包括石贝、玉贝、陶贝、骨贝、铜贝、金贝、银贝、形似贝壳的蚁鼻钱……它们均为早期最古老的“原生定型货币”,诞生在10000—5000年前,并一直延续到近现代,新中国成立前的云南少数民族地区依然存在以贝壳为货币的买卖交易现象。

  针对古钱币、历史货币的研究,黄帝曰:“有熊氏始作货币。”此论中,可以率先肯定其所作的货币是“贝币”。可以作为货币的贝壳主要生成于中国南海以及印度洋地区,从1万至5000年前以来,从货币衍生状况考察,天然海贝和人化自然形成的各类贝币奠定了中华民族货币诞生的基础,也覆盖了国际货币领域,世界诸多民族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贝壳作为货币。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