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古希腊钱币新见品种管窥
记欧克拉提德斯一世三德拉克马和五德拉克马银币新品

  2019年末,在阿富汗昆都士省发现了入土于公元前2世纪末的钱币大窖藏,出土了大约1200枚巴克特里亚王国时期的钱币,此外也有少量亚历山大大帝钱币和塞琉古帝国钱币。从出土钱币的品类,可知该窖藏与1946年发现的昆都士窖藏极为相似,此次出土的窖藏品类更为丰富,是21世纪发现的最重要的古希腊钱币窖藏之一。这其中发现了许多之前不为人所知的创见品和稀见版别。其中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三德拉克马与五德拉克马是此次发现的最重要新品之一。五德拉克马与三德拉克马是先前从未出现过的巴克特里亚钱币单位,西方钱币学界也从未著录过该品种,因此尚无系统研究。对此新发现,我们应给予特别的关注。

欧克拉提德斯五德拉克马

  欧克拉提德斯一世是巴克特里亚王国最重要的君主,他曾让巴克特里亚王国达到国力的巅峰,也是因为他穷兵黩武,导致该国极盛而衰。他的统治是巴克特里亚王国的转捩点。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统治期间,王国发行过品类丰富的金、银、铜币,其中就包括重达160多克的二十斯塔德金币,是古代世界最大的金币,现存于巴黎国家图书馆。该王的其他钱币则是较为规整的古希腊通行钱币单位,如四德拉克马、一德拉克马、半德拉克马和奥波儿等。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钱币是巴克特里亚王国最重要的钱币系列。

  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钱币主要分为四组。第一组的正面为头戴束带、身披阿纳波拉披肩的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半身像;背面为两名手持长矛和棕榈叶的迪奥斯库里骑士,铭文为双排直列铭文,其上侧为“国王ΒΑΣΙΛΕΩΣ”,下侧为“EYKRPATIΔOY”。第二组的正面为头戴比奥提亚头盔、两肩穿戴垂条肩甲、外披阿纳波拉披肩的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半身像,头带两端下垂;背面为两名手持长矛和棕榈叶的迪奥斯库里骑士;属格铭文为上排以弧形排列着“大帝”(ΒΑΣΙΛΕΩΣMEΓAΛOY),下排直列为“欧克拉提德斯”(EYKPATIΔOY)。第三类的正面为左向的欧克拉提德斯头像,他头戴比奥提亚头盔,上身赤裸背向人们,展现他雄健背肌的姿态,其右手上举手持长矛。这应该是欧克拉提德斯比照战神雅典娜的姿态而做,背面的图案与第II式相同。第四组可能是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统治时,其子赫里奥克利斯发行的纪念币,俗称三人头钱币。钱币正面为赫里奥克利斯与拉奥迪克的半身像,铭文为双排直列,上侧为阳性属格“赫里奥克利斯的”(ΗΛΙΟΚΛΕΟΥΣ),下侧为阴性属格“与拉奥迪克的”(ΚΑΙΛΑΟΔΙΚΗΣ);钱币背面有两种铭文排列,一为直列,一为上弧下直,上侧为大帝欧克拉提德斯(ΒΑΣΙΛΕΥΣ ΜΕΓΑΣ),下侧为欧克拉提德斯(ΕΥΚΡΑΤΙΔΗΣ),皆为原型。欧克拉提德斯的半身像位列其中,其中有右向头戴阿提卡头盔、头系束带的欧克拉提德斯一世的半身像以及左向的雅典娜式的半身像。

欧克拉提德斯一世五德拉克马

  在大窖藏发现前,上述四类钱币大多为一德拉克马和四德拉克马银币。其中,在第一组钱币中,部分钱币背面的铭文排列与其他略有不同。除常规的“国王欧克拉提德斯”铭文外,也会出现单独的字母,其中一德拉克马为A,四德拉克马为Δ,学术界对单独的字母铭文未审其所以,因此不知其所指。

  2019年昆都士窖藏出土了4枚重约21.4克的五德拉克马银币和1枚重约12.6克的三德拉克马银币。这4枚五德拉克马皆分属已知的3大座造币厂花押系列,其头像雕刻风格与其所属各厂的雕刻风格极为接近。钱币背面除常规铭文外也镌刻了字母E。三德拉克马则为Γ。若将这两种钱币放进已知的钱币系列,我们可以发现它们是有独立的排列规律:若将钱币从小到大摆放,单独字母是按希腊字母表顺序排列。若此,新出土的这两品新币能确定单独的字母铭文应是面值铭文,代表了钱币的重量单位,即A代表一德拉克马,Γ代表三德拉克马,Δ代表四德拉克马,E代表五德拉克马。

欧克拉提德斯一世三德拉克马

  然而,当我们反观欧克拉提德斯所发行的钱币,并非所有钱币都标有代表面值单位的字母,仅在第一类中的三种花押造币厂中偶尔出现。即便是在这三种花押系列的钱币中,也并非所有钱币都镌有面值单位的铭文,这表明它并未成为欧克拉提德斯钱币的通例。根据前人的研究,第一类钱币是欧克拉提德斯继位后不久所发行的钱币,在取得了重大的军事胜利后,欧克拉提德斯的钱币遂加上了徽号“大帝”(MEΓAΛOY),巴克特里亚王国于是开始发行第二类钱币,第一类钱币可能就此停止发行。第二类钱币的式样应继承自第一类钱币,面值单位铭文并未出现在第一类之后的钱币系列。笔者假设,镌有面值单位的铭文钱币的发行时间可能并不在第一类晚期。或许存在有两种可能:其一,面值单位的铭文钱币可能出现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即位初期,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即位时,他改革了旧有的钱币体系,加入了三德拉克马和五德拉克马单位(或许还有更多),并镌刻上标识,从而形成了完整的钱币单位体系。最终,可能由于新单位的接受程度比较低,最终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又将其舍弃,回归发行传统的钱币单位。其二,在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即位之初,他曾发行了部分未标识重量单位的五德拉克马银币,但从外观上看,由于四德拉克马与五德拉克马都是用了较为扁平的大坯子,外观上并无很明显差异,扰乱了钱币的使用、流通。于是,造币厂特意加上了面值单位铭文以示区别。

  笔者以为,第一种假设的可能性比较大。由于标识了面值单位铭文的钱币发行量较少,并未大规模成型,尤其是三德拉克马和五德拉克马,在过去的200年间并未发现,可见其存世量极为稀少,当初的发行量也可能不多。因此,它们更似货币改革初期的试验品。在钱币新体系流通一段时间后,国内反响可能不佳,此事遂寝之。若如此,这批标识了面值单位铭文的钱币可能是欧克拉提德斯一世即位初期最早发行的钱币,它可能见证了一次不太成功的货币改革。

  (本文图片 乐山)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