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货币百字歌》与货币文字

  编者按 货币领域专家、国务院反假货币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陈宝山,多年以来致力于研究、挖掘中华汉字文化和货币文化,找到其中相通的文化基因。早在2016年,他创作了《货币百字歌》。综合其多年对货币文化与汉字文化的研究,他对与货币相关的汉字进行了系统梳理与分析,旨在将发散的货币文字集结起来,让它们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货币百字歌

  赑屭货贝财,贾赁贸買賣。

  赊贩负责质,购贮赓资贷。

  赕赇赈賉得,赙赗赡賹。

  馈赠贻赐具,赞赏侦赜蕒。

  贎貣賏赒贶,赪贤賸實债。

  聩腻则懶赘,贿赂赌渍侧。

  贼贪贫贱赝,赟损幣溃败。

  贳赎账公式罂,貞婴赋贯赉。

  愤讀圆勋贬,赔赚竇赢赛。

  寳贵贡贺鼎,價赆费積赅。

  仓颉造字,后人修辞,在中华5000年文明中,汉字文化与货币文化意义非常重要。货币有属性,货币有颜色,货币有着基因密码和价值规律的传承。其中,表货币的文字与货币文化传承发展关系紧密。此前,众多汉字名家已经将一些“货币文字”赋其义,然典籍里的“货币文字”基本处于“各自为政”状态,未曾冠“货币文字”之名,未曾作为系统工程进行雕琢,缺乏深刻性,尤其是“货币文字”之本源、本义,尚未做到精准表达,未能使其更好地发挥“货币文字”效用。

  《货币百字歌》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基于创新“货币”和“货币文字”的基础理论与技术研究。笔者本着发展经济、繁荣文化的原则,秉承古人今人货币学说,特将“货币文字”系统整合,以《货币百字歌》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形式呈公众。

  “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采纳综合理念、集成思维的思想方法与技术逻辑,旨在将发散的货币文字集结起来,让它们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货币百字歌》则着重呈现了货币苗圃中瑰丽的文化艺术。《货币百字歌》非一家之言,其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是在一个专属范畴内论证货币,以期物尽其用、触类旁通,雕刻货币意义,夯实货币作用。

  “与仓颉会晤”

  依照“货币文字”论证,货币文字萌生的起源在“貝(贝)”,货币诞生于“贝壳币”、泉贝、货贝,“貝(贝)”是货币基因密码属性承传的基本粒子。从汉字构造方法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说起,在中华10万多个汉字中,基于贝字偏旁部首或由贝字构成的汉字约有上千之多,皆与货币相关,在基于贝字偏旁部首或由贝字构成的千余个汉字中,再行筛选源泉性、始祖型、基础型、统领性、主旨性、专用性、典型性的常用货币文字一百多个。

  《货币百字歌》基本圈定了这100个字。以“貨(货)”字为例,论证货物,直击商品,论证钱财,直击货币,“商品”与“货币”捆绑在一处,架构起了人类文明为了生存而斗争的运行轨迹。“貝(贝)”“贝壳币”系中华民族的古代货币,世界多民族也曾经长期将其当作主流货币行使,近现代我国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尚有使用。贝币、泉贝、货贝、货币……“貝(贝)”字作为货币文字,构成了货币基因密码DNA属性传承的细胞核,构成了“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之母本。

 

甲骨文“具”字

  “赑屭货贝财”,“赑屭”两个字由6个贝字构成,货币文字的味道十足,可见货币堆积如山,百字歌百字皆如此。汉字“货币文字”,是汉字研究的创新和发展。从甲骨文、金文、篆书“贎(万萬)”字,可见最为原始的文字,象形、会意、指事、形声等汉字创作诞生的意念颇为突出,甲骨文“贎(万萬)”字很像蝎子,突出大螯和翘尾;篆书“贎(万萬)”已经具备现代文字的影子,与现代汉字更趋同。

  歌好不好听,关键在“声音、声线、声场”;汉字好不好,可与外文比较,亦可自身比较,关键在于“字义准、字义新、字好认、字好看、字好听、字好读、字好写、字好记、字好传、字好用”。汉字发展史上,汉字拆分以隶书奠定基础“点撇捺横折弯钩”简单几笔,其简单的书写操作本质规律在于“写”。篆书之所以不能衍生成为现代汉字,其书写操作的本质规律在于“画”,太过复杂,不易认、不易写、不易用。

  研究《货币百字歌》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的初衷,旨在“与仓颉会晤”,象形会意地挖掘汉字初创的本义,古为今用,将经济、金融、商品、市场中运行的“货币文字”集合起来,使人一目了然,可“望闻问切,君臣佐使”。

  其后,笔者将对《货币百字歌》百字进行一一论证,并商榷面世。

甲骨文“得”字

  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

  先手后手,地球村里、七彩世界中,货币总是先手。货币或“宽松厚强”,或“严紧薄弱”,鹰鸽博弈。它与社会经济生活、与市场经济、与世界经济一体化关系紧密。

  货币在人类文明生存、进步中的作用发挥总是处于先手。在货币基因密码DNA属性得到传承的基础上,货币的价值尺度、流通媒介、贮藏手段、国际货币诸基本职能的作用才能最大发挥,使人们从中获益。若是货币的应用背离了人类所需,至社会公众大多数人于不顾,见死不救、畏缩不前,则背离了货币萌生与演变的初衷。

  其中,“貝(贝)”宛若健全机体中的细胞核,价值规律系该细胞核的核心本质。

  《货币百字歌》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是对汉字进行考古,也是创新,为传承和丰富发展汉字文化添砖添瓦。在三星堆遗址祭祀考古工作中,就继承了传统考古方式,又易改传统挖宝作法而采纳科学考古,建立三维坐标模型,建立文物新生户籍,构成文明进步之集大成。历史轨迹在于泽守,未来辉煌在于创新。货币文字犹如国画,充满着大写意,每个字都可折射出中华文化之根基……

  货币百字歌中100%的字均与“貝(贝)”字直接紧密关联,“貝(贝)”字是货币百字歌百字的灵魂。“貝(贝)”字古文象形会意,货币百字歌取之、从之、用之,作为创新货币文字,旨在寓意货币、泛指货币、从属货币。货币在人类文明进步的里程中地位显赫,尤其是在经济、金融、商品、市场、文化、科学、文明主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通过货币文字,认识经济生活

  在《货币百字歌》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框架下,货币百字皆由贝(貝)部组成。“贝壳币”在流通千年之后,被汉字,尤其是货币文字所确认。

  试问,“得具鼎幣”四字不是不带贝部吗?否,究古老中华民族夏商周时期的甲骨文:一只手去捉“贝壳币”为“得”字;两只手去抓“贝壳币”为“具”字;用锅去烹煮“贝壳币”为“鼎”字。“幤(币)”亦如此,该字的古文写法为上下结构,上部为“敝”,下部为“貝”,《玉篇》作幣;《类篇》帛之义,定义“财”义。春秋战国前后的金文亦如此。

  百字歌是白话诗,起到督促认字,强化汉字功底的作用。笔者通过数十本关于汉字研究的书籍,纵观历代文史学家、汉字专家对《货币百字歌》100个汉字的诠释,从货币意义上博采众长,感悟解析汉字,在一般性采纳汉字的表形、表义、表音基础上,融入经济、金融实践,有机合成《货币百字歌》。

  《货币百字歌》百字不仅呈现在歌里,也运行于日常经济生活中。《货币百字歌》百字中96字含“貝(贝)”字,无论上下左右结构,“貝(贝)”字或为伴侣,或为根基,或为核心,已经绝对撑起一片天或半边天。而许多字的字头或另一半是刀、刂、匕、七、人、亻、彳、化、巾等字,它们于古代都曾经直接作为货币或紧密关联货币。“负”字极为典型,浑身都是货币,赑屭、買賣、赊贩、负责、資貸、賻赗、馈赠、赕赇、赞赏、贫贱、贿赂、溃败、懶赘、赔赚、愤讀等名词、动词、形容词促成逐句歌词连贯,易看、易读、易唱、易解、易用。

  这一百字在新华字典中通常可以找见,基本是通用常用字,属于经济生活中的多用字,尤其是从经济、金融、货币角度考察已经形成了特殊意义上的专用字。新华字典百个贝部首汉字基本覆盖了《货币百字歌》,其与含贝字、然非贝部首汉字两者累加合计约有千字,在各类字典中都可以查阅。但这上千字中,确实有的字已经是生僻字,无注音,无字义,历代汉字专家已经做出清晰判定。

甲骨文“鼎”字

  通过货币文字,了解汉字文化

  《货币百字歌》立义在于认识“货币文字”,解析“货币文字”。

  在简体与繁体字运用中,笔者尽量采用简化字,如“贝”“貝”,大凡有简化“贝”可以利用,既删繁就简采用“贝”字,以适应现代人识读、书写和运用。一些字采用了繁体“貝”字或整体繁体字,原因是若以简体“贝”字组字,在《货币百字歌》中则无法装载“貝(贝)”字偏旁部首之“货币文字”。如“貣”字没有再行简化运用“贝”组合的简化字。如买卖只可输入繁体買賣二字,若采用“买卖”二字,即失去了“贝”“貝”会意象形的意义。再如“宝”字采纳了繁体“寶”字;剩余的“剩”字采纳了繁体“賸”字,古文“貹”与现代“剩”字互通;“万”采纳了繁体“贎”字,开门大吉、黄金贎两;读书的“读”输入了“讀”字,即与“買賣(买卖)”绑定,货币形象立竿见影;作为孔、洞、疑窦之义的“窦”采纳“竇”字;价格的“价”采纳“價”字;起到完毕、全部、都、极、临别时赠礼的“尽”与“赆”采纳“赆”字;积淀、积累、乘积的“积”采纳“積”字;“賹”字的实质在于表达寄人以物,慈善之大爱,在“爱”和“賹”两字间,必然性采纳“賹”字。综上,不然就偏离了《货币百字歌》与“汉字贝氏货币文字结构式”问世的意义。货币的“币”输入了繁体字“幣”字,定义中和、中性。古文字是现代“币”字的原生字,由贝字构成,从古文到现代简化字,“幣”与“币”共通,“貝(贝)”字起到核心作用。作为现代汉字“幣”与“币”虽然不再含有“贝”字部首,但“巾”字起到“贝”字的实质意义。古代由“巾”构成的“布、帛”均鲜明性充当过货币,由“贝”部首字改“巾”部首的“幣、币”等字,依然饱含货币“贝”基因密码于其中,字形虽改变,但字义持衡。败字存在简化字,但以繁体贁字组合《货币百字歌》取决于反响的程度,以解析败字产生的作用力,贝与反文组合,示反向,示剥离或背离,由两个貝字组成的贁字,表示货币量化巨大,若人与货币相悖,若货币失控,尤其是宏观货币游离可控范畴,事态会严峻,这就更具备研究之必要。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