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探索与共生 2021艺术品市场扫描

  随着各大拍行相继落槌,2021秋拍已接近尾声。回顾今年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基本面已呈稳定态势,市场波动较去年显著收窄。与此同时,拍品布局和规划有所调整,呈现出诸多“新旧交替”之象,探索与共生成为今年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关键词。

  

  2021荣宝秋拍精品展,专家在为观众导览。

  李丹琳

  市场“回温”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全球艺术市场的步伐,全球美术馆、画廊、博物馆等传统艺术场所几乎都受到了“社交距离”的限制,2020年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也随之迎来了“调整期”。

  先是各大拍行春拍、秋拍有不同程度的延期,春拍和秋拍之间的间隔也因疫情的不确定性变短,有些拍行甚至暂停或减少拍卖场次,由此导致艺术品征集难度变大,征集重点只能放在国内。中拍协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文物艺术品拍卖业务成交额仅为6.88亿元,同比下降81.99%。而根据中拍协发布的《2020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2020年全国开展有文物艺术品专场拍卖活动的企业下降至202家,但全年成交额却较上年增长15.22%,达264.06亿元(不含买方佣金)。可见,下半年拍场的“复苏”劲头还是相当强劲的。

  相比于2020年的“剧烈调整”,2021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要“沉稳”许多。根据中拍协发布的2021年春拍12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的评述,12家公司共计上拍37248件(套),成交29048件(套),成交额131.54亿元,同比2020年春拍成交额增长11.99%,创2012年春拍以来单季成交额最高。

  今年秋拍表现也十分“亮眼”。率先开场的北京保利2021秋拍,汇聚逾9000件艺术珍品,设置40余个专场,以总成交额33.5亿元圆满收官,共产生1件亿元拍品,66件千万级拍品。其中,被称为“天下第一案”的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以1.15亿元刷新中国古典家具世界拍卖纪录,拔得头筹。傅抱石仕女画巅峰之作《为罗时慧作柳荫仕女图》以9775万元成交,位列第二。清乾隆御制洋彩胭脂紫地番莲花卉套炉钧釉太平有象转心瓶以8222.5万元成交,居于第三。

  12月13日,中国嘉德2021秋拍也圆满收官,43个主题专场,共计7500余件艺术品,总成交额达28.93亿元,其中,有3件拍品成交额过亿元,36件拍品超千万元成交,6个专场荣获白手套,创造了15项拍品成交纪录。在备受期待的“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中,张大千《秋曦图》以1.955亿元成交,创张大千作品内地成交价之最,全场10件拍品成交价突破千万元。

  如此成绩背后,恰恰印证了当下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巨大潜力,也构筑了“十四五”时期艺术品市场发展的鲜明底色。

  

  11月7日,观众在第四届进博会服务贸易展区拍摄雕塑《戴亚高的半身像》。

  新华社记者 邬惠我

  结构化之变

  2021年拍卖市场的强劲表现令人振奋,与此同时,占据市场支柱业务的板块出现了一些新的动向,值得关注。

  其中,成熟市场板块的中国书画在2021年春拍中的整体规模和成交表现虽无明显颓势,但诸多高价拍品遗憾流拍,名家作品的成交价位大幅降低,亿元级、创纪录拍品几近为零。再看分类数据,根据今年12家公司春拍评述,佛教艺术类拍品成交额增幅175.51%,古籍碑帖增幅76.26%,油画及当代艺术增幅62.64%,而近现代书画、当代书画、信札手稿、紫砂茗具、古典家具等门类同比有不同程度下降。

  业界对此波动颇为关注。春拍结束后,永乐文化创始人赵旭就曾表示,以近现代部分为市场最大支撑的中国书画板块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冷静期。“这是由市场发展规律所致。自中国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诞生至今,近现代书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占据了半壁江山,尤其从2010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爆发后这10多年时间,中国内地的拍卖公司多数以近现代书画为主或将其作为唯一项目来运营,长此以往的结果就是近九成的近现代书画作品是曾经拍卖过的,近半数的拍品有两次以上成交记录,以至于如今3年未在市场露面的作品都要被称为生货。在市场持续且深入调整的背景下,收藏沉积不够便让拍品的成交价一次比一次低,这是拍卖行业目前不得不承认的现状。”

  与之相对应的是,现当代艺术板块表现愈发“亮眼”。比如,上半年中国嘉德的“20世纪及当代艺术”6个专场的总成交额超6.2亿元,10件拍品成交价过千万元,刷新6项拍卖纪录;华艺国际今年春拍的现当代艺术板块实现3.99 亿元总成交额,现当代艺术夜场28件拍品全数成交,且刷新多项重要纪录;北京保利的现当代艺术板块夜场成交额达3.83亿元,其中的焦点拍品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牧羊人》最终以1.61亿元打破了由这幅作品保持的陈丹青最高拍卖纪录,并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最高价拍品。

  事实上,艺术品市场结构的调整并非偶然现象。正如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所指出的,当下,中长线收藏理念逐步占据主流,只进不出必然导致拍品资源不足,从而引起现当代艺术品更多地出现在了市场上。而公众对艺术品收藏理念的转变、内地市场的逐步国际化都使得在现当代艺术领域,尤其在西方艺术板块上,内地必然逐渐与其他市场产生紧密跟随与联动。

  加密的“艺术”

  3月11日,一件独特的NFT艺术品——由艺术家Beeple创作的5000张图片组成的《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最终以6900万美元的天价售出。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画家作品瞬间排在了在世艺术家作品的第三高价,似“平地一声惊雷”,为传统的艺术品评价、收藏及消费体系注入了新活力。

  此后短短几个月时间,从拍卖行到画廊,从艺术家到博物馆,传统艺术的各个环节纷纷进军NFT领域。仅在国内,以NFT为主题的展览、论坛就办了不下20场。所谓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中文名为“非同质化通证”,也翻译为“不可替换的通证”,是一种独特的数字资产,而“NFT加密艺术”,可以理解为是将数字艺术品通过区块链方式进行著作权或所有权确权的一种方式。就是这种在交易与流通环节增加了区块链技术的NFT加密艺术,正在掀起世界艺术新潮流。

  继“全球视频连线+电话报价+网络及书面竞拍”等方式转变后,NFT艺术品的“走红”意味着后疫情时代,艺术与科技的融合进一步增强,它是科技对艺术的一次赋能,不仅能够革命性地解决数字艺术品在交易过程中的一些关键性难题,也让公众看到并反思数字艺术独特的价值,更易激发公众创造力。

  结构化调整也好,数字艺术持续“走红”也罢,如此种种新旧之变,既是时代之必然,实则也映射出拍卖行业正在努力拓宽边界,寻求更多“出圈”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